在西方大部分地区,戈尔巴乔夫都被誉为和平结束冷战的远见卓识者。但对于世界其他地区的专制领导人而言,他的政治遗产是一个关于迅速抛弃权力,却几乎或根本没有获得回报的警示故事,而且在一些人心目中,这种对权力的抛弃是轻率的。
这一教训在中国得到了最充分的重视,在已经宣布将于10月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上,习近平预计将获得作为中国最高领导人的第三任期。苏联的解体,以及随之诞生的独立国家和一个全能政党的消亡,正是习近平毕生致力于避免的政治冲击。
中国领导人“会把苏共最后一位领导人所做的一切视为一本什么事情不应该做的教科书”,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的政治历史学家凯里·布朗说道,他著有多本关于习近平时代的中国的书。
对于一个害怕离心力可能将西藏新疆等在历史和民族上具有鲜明特色的地区分裂出去的政府来说,从曾经单一的苏联实体中分离出去大量独立国家是尤其令人担忧的事情。习近平政府在中国各地打压异见,镇压香港的民主力量,并对新疆维吾尔人实行大规模监禁和强制绝育。
他的政府还加强了对共产党和习近平本人的美化,并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结成了反西方的伙伴关系,后者一直决心扭转他口中由戈尔巴乔夫造成的历史“灾难”。
俄罗斯官方媒体发布的一张照片展示了中国主席习近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今年2月在北京的会晤。
俄罗斯官方媒体发布的一张照片展示了中国主席习近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今年2月在北京的会晤。 Aleksey Druzhinin/Sputnik, via Reuters
“西方或许将戈尔巴乔夫誉为英雄,但在中共看来,他的政治生涯以失败告终,西方的热烈掌声只能证明这一点,”布朗说。
在2013年一场致力于在党内中坚内部弘扬共产主义精神的研讨会上,身为中共元老之子的习近平称苏联的解体是“深刻教训”。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党员干部学习班也都强调了这一信息。
广告
“最后戈尔巴乔夫轻轻一句话,宣布苏联共产党解散,偌大一个党就没了,”根据中国官方媒体引述的讲话摘要,习近平这样说。“最后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
习近平视自己为强人,摒弃了此前几位中共总书记采取的协商式领导,并建立了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直接控制。宣传运动提升了他经过美化的形象,同时贬低了邓小平的成就,后者曾是中国最高领导人,其市场改革促进了中国融入全球经济。
即使是一丝异议都会被压制。新冠疫情也给了中共将中国与世界隔绝开来的理由,把外国影响力连同空气中传播的病毒一起拒之门外。习近平政府还放大了俄罗斯关于入侵乌克兰的政治宣传。
周三,上海的习近平肖像海报。
周三,上海的习近平肖像海报。 Aly Song/Reuters
周三,联合国人权办公室发布报告称,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和其他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的迫害“可能构成国际罪行,特别是危害人类罪”。去年,美国国务院将中国西北地区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群体遭受的镇压称为“种族灭绝”。
外交关系协会高级研究员、《时代的终结——威权复苏如何削弱中国崛起》(End of an Era: How China’s Authoritarian Revival is Undermining Its Rise)一书的作者明克胜(Carl Minzner)表示,“习近平的所有努力——加强意识形态控制,重申党在整个国家和社会的主导地位,以及让中国回到独裁统治——都是为了让中国摆脱(与苏联)类似的命运。”
全世界专制者都得出了类似的结论,特别在中亚的前苏联共和国,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曾经的政府官僚都将自己重塑为绝对统治者。
苏联解体并非戈尔巴乔夫推行开放与改革的唯一后果。随着苏联的衰弱,世界各地的社会主义政权失去了从意识形态老大哥那里得到的资金。从索马里到尼加拉瓜,与苏联结盟的领导人都被赶下台。(一些社会主义政府后来又重新掌权。)其他政府即便幸存也陷入贫困,如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巴。
1989年4月,戈尔巴乔夫与卡斯特罗在哈瓦那。
1989年4月,戈尔巴乔夫与卡斯特罗在哈瓦那。 Carlos Osorio/Associated Press
“苏联的解体在当时也标志着非洲地缘政治重要性的减弱,”塞顿霍尔大学的历史学家马克西姆·马图塞维奇说。“我们现在看到,一些非洲领导人不愿明确谴责普京对乌克兰的战争,其中一些领导人曾在苏联受过教育,这体现了戈尔巴乔夫在非洲遗产的不稳定性。”
从1980年代末到2000年代初,莫斯科和华盛顿之间代理战争的逐渐结束使得亲民主力量最终立足,取代了西方支持的独裁者的长期统治。在非洲,肯尼亚的丹尼尔·阿拉普·莫伊下台,扎伊尔(现刚果民主共和国)的蒙博托·塞塞·塞科掌权。在亚洲,印度尼西亚的苏哈托和菲律宾的费迪南德·马科斯等根深蒂固的独裁者被民众运动推翻,他们都曾因其反共立场赢得美国的支持。
广告
但国际危机组织非洲项目主任穆里蒂·穆蒂加表示,即使在那一代威权统治者的反对者中,也不是所有人都赞赏这位前苏联领导人的历史遗产。
“这片大陆上支持多极世界的知识分子对他的政治遗产评价没有那么热情,”穆蒂加说,他指的是非洲。“因为他们认为苏联的解体开启了一段单极时期,他们认为西方国家对待这个时期的方式是傲慢的。”
而在中国,在另一个时代的另一批知识分子当中,人们对戈尔巴乔夫更为狂热。1989年春天的北京,大学生和其他民主力量涌入天安门广场。他们随着摇滚乐起舞,发表热情洋溢的演讲,呼吁共产党进行改革。
1989年5月4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
1989年5月4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 Chip Hires/Gamma-Rapho, via Getty Images
那年5月,戈尔巴乔夫访问了中国首都,令世人关注聚集在天安门的抗议者。学生们认为他是改革的象征,是共产党领导人可能承诺妥协的典范。6月4日,坦克驶过天安门。数百甚至数千人被杀
中国历史学家指出,与苏联不同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仍然存在,并由一位强有力的领导人掌舵。
评估戈尔巴乔夫的遗产时,中国领导人看到的是,“俄罗斯没有得到自由,而成为了一个遭受贫困、混乱、腐败的俄罗斯,以及最终成为现在普京咄咄逼人的民族主义俄罗斯,”布朗说。
广告
但一些中国观察人士怀疑,习近平对权力的掌控,以及随之而来、令人联想到毛泽东时代的个人崇拜,是否会导致同样动荡的未来。
“可悲的讽刺是,习近平现在选择的路线有可能导致中国直接回到毛泽东时代或俄罗斯现在的不稳定状态,”明克胜说,“国家政策和政治随着一个领导人的心血来潮而疯狂转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