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台北——一家中国的半导体公司提供的工作机会很有吸引力。薪水更高。还可以公费出差去考察新技术。
但对凯文·李来说,开出的条件再好,还是不如他在台湾一家全球领先的芯片制造商上班体面。2018年,中国政府大力发展半导体行业之际,凯文·李迫不及待地搬到中国东北,成为一波企业迁徙潮中的一员。
两年后,随着新冠疫情席卷中国,全球紧张局势加剧,他回到了台湾。其他一些掌握高技能的台湾工程师也纷纷打道回府。
对许多人来说,严格的防疫措施已经够令人烦了。地缘政治使得工作变得更加让人焦虑,因为中国越来越强烈地提出对民主自治的台湾的主权要求。台湾政府开始劝阻工程师前往中国工作,担心他们带走专业情报。
广告
“过去(中国工作)的人,就是一些带机密换财富的小人,”40岁的凯文·李说。“有想脱离在台湾工作压力的人,有认真想去拓荒的人。”
吸引台湾工程人才到中国、为希望参与全球竞争但处于落后的中国半导体企业提供人才管道的前景正在迅速消失。
在美中激烈的地缘政治竞争中,半导体现在是至关重要的战略资产。随着华盛顿试图削弱中国制造先进芯片的能力,世界上最大的高端半导体生产地——台湾——发现自己处于一些人所谓的21世纪版军备竞赛的中心。虽然拜登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本周举行的双方首次面对面会晤中采取了较为温和的语气,但很明显,台湾仍然是两国之间一个严重的争议点。
台湾自身在华盛顿也面临着日益加剧的不安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等人表示,虽然美国继续在军事上支持台湾,但它需要在先进武器所需的芯片方面减少对这个民主岛屿的依赖。
台积创新馆。拜登政府针对中国芯片行业的全面禁令,将台湾主要的芯片制造商台积电推到了可能出现的全球供应链扰动的前沿。
台积创新馆。拜登政府针对中国芯片行业的全面禁令,将台湾主要的芯片制造商台积电推到了可能出现的全球供应链扰动的前沿。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拜登政府上个月对中国芯片行业实施全面禁令,将台湾主要的芯片制造商台积电推到了可能出现的全球供应链扰动的前沿。此外,拜登政府还向台积电施压,要求它在亚利桑那州设厂,帮助美国实现芯片来源的多元化。
北京抨击了美国的新举措,称它们“不仅损害了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也会对美国企业造成严重影响”。中国政府正在半导体等关键领域推行自力更生战略,预计它将以可能波及台积电的方式进行报复。
广告
例如,中国政府可以禁止在中国建立数据中心的美国公司使用台积电生产的高端芯片,台湾前立法委员、现就职于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许毓仁表示。
台积电表示,到目前为止,新规定的影响有限。政府给予该公司为期一年的豁免,允许其继续扩大在南京的生产设施。台积电在上海也有一家工厂。
但华盛顿禁止拥有美国国籍或绿卡的中国大陆和台湾工程师在中国的芯片制造工厂工作。许毓仁说,这项禁令将迫使大约200名大陆和台湾工程师离开中国或放弃其美国公民身份。
“这让每一个在中国半导体行业工作的台湾人都产生了寒蝉效应。所有人都很紧张,”许毓仁说。“如果美国政府情报机构认为你侵犯了美国的安全,要逮捕你,怎么办?”
多年来,中国大陆一直在挖走台湾的半导体工程师,这些工程师通常拥有博士学位,对维持世界上最先进的芯片制造工厂的运转至关重要。
中国南京的台积电工厂。
中国南京的台积电工厂。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根据独立组织台湾经济研究院的数据,2019年,约有3000名台湾半导体工程师在中国大陆工作,占该行业劳动力中四万名核心工程师的近10%。
少数高管也加入了中国竞争对手的公司,包括中国最负盛名的中芯国际,其总部位于上海。中芯国际的主要股东包括了政府实体,五角大楼对中芯国际与中国军方有联系表示了担忧。中芯国际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广告
台积电的前高管梁孟松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工程师,曾任公司研发总监,2017年加入中芯国际,担任联席首席执行官。去年,中国官方媒体报道称,梁孟松带领一个工程师团队开发了中芯国际的七纳米芯片技术,这比中芯国际之前生产的芯片更先进,是一项突如其来的突破,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拜登政府宣布新规定。
台积电另一位前高管蒋尚义曾希望在这家上海公司研究一种生产微芯片的新方法。在今年接受加州计算机历史博物馆采访时,他表示,去中国是他做过的“一件蠢事”。蒋尚义去年离开了中芯国际。
曾在高盛担任科技行业合伙人的台湾经济学家林夏如说,对台湾工程师来说,在大陆公司工作一直是件冒险的事。“人们会说,‘你去过那里吗?’”她说。“很快,就会像去冷战时期的苏联一样。”
31岁的伊芳·王在中国找了一份工作,以扩大自己在台积电以外的经验。
台湾工程师伊芳·王曾在中国为一家美国公司供职,她认为在中国公司工作可能会令自己的声誉受损。
台湾工程师伊芳·王曾在中国为一家美国公司供职,她认为在中国公司工作可能会令自己的声誉受损。 Ellen Hans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几家猎头公司给她提供了机会,但她最终选择了一家设在中国的美国公司。她想,如果她去了一家中国公司,回台湾后她的声誉可能会受损。
“有的台湾半导体公司会对之前在中国的工作经验有疑虑,”伊芳·王说,她也在新冠疫情暴发时返回了台湾。
广告
随着中国大陆工业的进步,台湾已开始采取措施,阻止人才流失,保护一个核心经济驱动力。台湾经济去年增长超过6%,部分原因是全球对半导体的需求激增。
30岁的台湾工程师金·张(音)在中国南方工作了一年,工资翻了一番。他说,他理解台湾对其年轻工程师为中国经济增长做出贡献而日益感到不安。
“我认为我们在中国工作不应该受到限制,”金·张说。“但从台湾政府的角度来看,如果中国大陆经济增长是因为其不断增长的半导体产业,那么台湾的经济形势可能会受到威胁。”
根据2021年初出台的规定,台湾猎头公司不得发布关于中国微芯片行业的招聘广告。台湾法务部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会受命突查在台运营的中国企业。这些中国企业被怀疑是为招聘当地工程师到中国工作而设的幌子;台湾政府9月表示,自去年以来,已经起诉了40多起挖角和窃密案件。
一位名叫迈克尔·卢(音)的猎头表示,大部分挖角行为都与试图获取台湾专业技能的中国企业有关,它们会将这些知识应用到自己的工厂,然后解雇工人。
一块半导体晶圆片。台湾政府9月表示,自去年以来已经起诉了40多起挖角和窃密案件。
一块半导体晶圆片。台湾政府9月表示,自去年以来已经起诉了40多起挖角和窃密案件。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大陆的企业文化就是三个字:养套杀,”迈克尔·卢说。“先培养你,在你身上花很多钱和资源,然后窃取你的技术,最后解雇你。”
那位回国的工程师凯文·李曾在台湾半导体行业一路摸爬滚打。在加入新竹科学园——该园区有时被称为台湾“硅谷”,从首都台北乘高铁30分钟即可抵达——的台积电总部之前,他曾在规模较小的企业做过四份工作。
广告
台积电是台湾的骄傲。其主楼坐落于葱郁树林之中,来访者会看到一个醒目的标志,上面写着公司创始人张忠谋的名字。现年91岁的张忠谋是台湾的亿万富豪之一,在中国长大,曾就读于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在1987年创办台积电之前,他曾在德州仪器工作。
当凯文·李来到台积电,他说感觉自己很幸运,但发现在代工厂里干活的日子很艰苦。
“我在台积时有‘小螺丝钉’的感受,”凯文·李说。“到中国是期待一个没有陈旧框架的束缚,可以放手去干。”
目前,凯文·李留在台湾,为一家在台运营的美国芯片企业工作,他支持高涨的爱国情绪,也崇尚个体自由的精神。
“台湾工作的优点就是不用担心官员一转念就收掉,”他说。“自由的空气也很重要,至少我可以随便看各种批评两岸的节目,不用担心被抓。”
台湾亿万富豪之一张忠谋在中国长大,于1987年创立台积电。
台湾亿万富豪之一张忠谋在中国长大,于1987年创立台积电。 Ann Wang/Reu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