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三年來,中國政府在煽動人們對新冠病毒的恐懼上動用了相當大的宣傳力量,以證明大規模隔離、頻繁的全員核酸檢測,以及對10多億人進行流調追蹤的正當性。隨著當局現在開始改變應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做法,政府面臨著淡化這種恐懼的任務。
直到上週末各地爆發抗議活動,公開反對嚴格的新冠「清零」政策之前,政府官員和官方媒體一直在強調有關此次疫情最壞的醫學消息。還長篇累牘地報導其他地方(尤其是美國)因新冠疫情遭受的大量死亡、長達數月的呼吸系統癥狀、認知障礙,以及其他與長新冠有關的癥狀。
中共官方報紙《人民日報》在11月15日仍警告,任何放鬆防疫措施的做法都將危及中國人民的生命健康:「放鬆防控勢必令易感人群感染風險加大。」
就在一週半前,主管政府新冠疫情防控工作的副總理孫春蘭還說,「應檢盡檢、不落一人。」
但隨著地方政府現在急著取消核酸檢測要求,開始拆除路邊的臨時檢測點,孫春蘭上週三改變了說法。「隨著奧密克戎病毒致病性的減弱,我國疫情防控面臨新形勢新任務,」她說。
北京一個關了門的核酸檢測站,攝於上週五。
北京一個關了門的核酸檢測站,攝於上週五。 Jade Gao/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專家們表示,中國在遏制新冠病毒大流行的響應上面臨著一個充滿挑戰的時刻,這在很大程度上是政府傳遞信息的混亂造成的。政府未能採取許多行之有效的公共衛生措施,例如積極推動全員接種疫苗,使得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裡有許多民眾可能受到傷害。
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本人曾斷言,社會需要為阻止新冠病毒傳播做出犧牲。「寧可暫時影響一點經濟發展,也不能讓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受到傷害,」他曾在今年6月這樣說。
廣告
中國政府現在正在為減輕「清零」的負擔迅速採取行動。一些社區居委會已開始允許感染的居民在自家隔離,而不是將他們轉運到在大型體育場館或用成排集裝箱臨時搭建的方艙醫院,這曾是疫情暴發最初幾個月來的標準做法。過去幾天裡,成都、廣州、天津、北京、重慶和深圳都已取消了要求居民乘坐地鐵或進入許多公共場所必須出示核酸檢測陰性證明的做法。
然而,事實證明,要減輕數百萬人(尤其是老年人)對新冠病毒近乎恐懼的擔憂對中共和官媒來說是一項挑戰。讓這項工作更複雜的是,中國領導人長期以來一直都不想讓自己看來像是因公眾憤怒改變了政策。
在政府固執地堅持清零時,中國一直在為一些最脆弱的人群充分接種疫苗方面舉步維艱:雖然國內80歲及以上的人群中,三分之二的人已完成了最初的(通常是兩劑的)疫苗接種,但只有40%的人打了加強針。
國際上的科學家們表示,需要打三針中國國產疫苗,才能達到相當於兩針西方mRNA疫苗的保護效力。
從北京今年3月的一個呼籲老年人接種新冠疫苗的海報前經過。
從北京今年3月的一個呼籲老年人接種新冠疫苗的海報前經過。 Tingshu Wang/Reuters
中國官媒關於新冠的報導沒有提及最近幾天的抗議活動。官媒的報導已轉向中國科學家對奧密克戎變異株致病性可能不像新冠病毒原始株和以前的變異株那麼危險的研究。
廣州的官方報紙《南方日報》上週六發了一篇報導,強調了該市90%的奧密克戎變異株感染者沒有癥狀的估計數字。報導引用對廣州七位知名醫生的採訪向讀者保證,有癥狀的感染者中很少出現重症,除非是未接種疫苗的老年人。
廣告
世界許多其他地方早已發現,奧密克戎變異株的致死率低,但傳染性更強。全球已確認有近700萬人死於新冠病毒,而中國公布的新冠病毒死亡人數僅略高於5000。
上週四,另一份中共出版物《環球時報》引用廣州中山大學一名醫生的話說,被一些學者稱為「長新冠」的臨床表現「尚不能歸類為『新冠肺炎的後遺症』」。長新冠指的是感染新冠病毒後長時間持續的複雜臨床癥狀,有時表現為虛弱,美國政府的流行病學家已對其有廣泛的記錄。
「至少尚沒有證據表明有後遺症,」崇雨田說,他用的醫學術語後遺症指的是,「在恢復期結束後,某些器官的功能長期未能恢復正常。」崇雨田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將中國的公眾輿論引向新的方向並非易事,因為官媒曾有效地壓制了任何有關新冠病毒疾病也許可控的暗示。
「直到最近,國內專家們給出的說法都是支持政府新冠清零政策的,」芝加哥大學政治學家楊大利說。「媒體突然來了個180度大轉彎,全面轉向病毒已經變異、致病性減弱的說法。」
廣州海珠區一家超市的購物者,攝於上週三。
廣州海珠區一家超市的購物者,攝於上週三。 CNS, via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香港大學病毒學家金冬雁說,更好的溝通,包括傳播接種疫苗的重要性對中國設法從新冠清零中走出來至關重要。他警告,中國仍有許多人非常害怕新冠病毒,隨著國家開始開放,他們甚至可能不敢出門買菜,這可能會給經濟帶來進一步的損害。
「教育公眾真的很重要,這是政府需要加強的,因為現在公眾對新冠病毒的認識存在困惑和分歧,」他說。
廣告
廣西省屬於中國貧困地區,當地一名60歲的玉米種植農姜思貴(音)說,他擔心放鬆「清零」限制會導致一波感染潮,可能會讓像他所在的這種農村地區不堪重負,那裡的醫療條件有限。如果他感染了新冠病毒,他擔心無法繼續照看孫輩。
「我支持抗疫,」他說。「我現在在家帶孩子。我當然擔心這個病毒,誰會不擔心?」
不過,中國有許多年輕人和中年人對新冠病毒的擔憂似乎確實已低於他們對新冠清零困擾的擔憂。這種情緒在最近的抗議活動中已變得明顯
中國在新冠病毒大流行開始後幾乎停止了所有國際旅行,並對互聯網進行更加嚴格的審查,包括幾乎完全封鎖了訪問外國網站的管道。許多抗議活動發生在沿海省份,那裡的居民常常知道怎麼使用互聯網工具上海外網站,看到了世界其他地方已適應與新冠病毒共存。
北京首都國際機場排隊辦理值機的旅客,攝於上週三。
北京首都國際機場排隊辦理值機的旅客,攝於上週三。 Mark R Cristino/EPA, via Shutterstock
不過,在中國西部省會城市蘭州進行的採訪表明,改變清零政策的願望也傳到了中國廣闊的內陸地區。
現年20歲的大學生張澤臣(音)說,她在這學期的大部分時間一直被關在宿舍裡。校方要求她每四天做一次核酸檢測。當校方為了減少感染風險,讓學生提前一個月放寒假後,她抓緊機會離開了校園。
廣告
「我感覺很累」,」張女士說。「大家都憋瘋了。」
一名24歲的農民工說,他去年9月在西藏工作時感染過新冠病毒,但發現他的癥狀只是幾天咳嗽。他批評了政府的一些政策,例如將居民封在家中好幾週,有時只因為發現了少數陽性者,就不讓上百萬人出家門。
封控不應該封整個區,影響大家正常出行和工作,」這位只稱自己姓馬的工人在談及他的個人健康時說。
一名男子在北京一個被封小區的圍欄外等親戚,攝於上週五。
一名男子在北京一個被封小區的圍欄外等親戚,攝於上週五。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儘管中國正在設法打消人們對新冠病毒的擔憂,但許多專家敦促謹慎行事。他們認為,政府在為老年人接種疫苗、讓醫院做好準備,以及在教育公眾方面做得還不夠。
「如果他們過快地解除所有限制,可能會導致大量感染病例,擾亂經濟,」諮詢公司策緯駐上海的公共衛生分析師陳昕然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