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羅妮·李曾和其他來自中國大陸的學生一起,在澳洲墨爾本高呼支持中國政府的口號。他們試圖蓋過在當地集會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人,香港的那次民主運動給中央政府的權威帶來了多年來最大的挑戰。
那之後,現年23歲的李女士已改變了對香港抗議和許多其他事情的看法。
她說,最近幾天,她和其他來自中國大陸的學生在澳洲舉行示威反對中國政府的政策,要求中國有更多的自由,包括放寬新冠疫情的防控限制。
「大家都醒了,」她說。「慢慢地,轉變有個過程。」
廣告
中國最近的抗議活動已波及遠離中國大陸的地方,擴大到世界上有大量中國留學生的城市,甚至香港——2019年民主抗議活動遭到鎮壓後,任何形式的異見在那裡都有危險。
一些像李女士這樣的年輕人經歷了他們所說的政治覺醒,他們屬於被稱為中國幾十年來最民族主義的一代,在互聯網上長大,政府的審查使他們在網上看到的都是執政的中共永遠正確的內容。目前還不清楚他們代表的是不是極少數人,也不清楚他們對中國政府的批評會超出新冠清零問題多遠。
但一些出於其他原因(例如中國壓制香港的民主、威脅台灣,以及迫害新疆地區的維吾爾人)反對中國政府的抗議者至少不無試探地希望,也許能利用這個時刻與他們找到共同點。
澳洲墨爾本的當地華人社區上週舉行了守夜活動,參加者舉著支持中國反對新冠清零政策抗議活動的標語牌。
澳洲墨爾本的當地華人社區上週舉行了守夜活動,參加者舉著支持中國反對新冠清零政策抗議活動的標語牌。 William West/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我覺得內地的鬥爭和我們的鬥爭是相關相連的,」20歲出頭的香港居民莎拉·劉說。
她參加了11月28日在香港中環一條小巷裡舉行的守夜活動,有約20多名主要來自內地的年輕人參加了活動。他們手舉被內地抗議者用作反抗象徵的白紙,將花束擺放在新疆火災遇難者的祭奠處,那場火災引發了內地的抗議活動。
幾十名警察和記者看著他們。警察用攝像機對他們進行了錄像,並登記了他們的姓名。活動結束後,清潔工將海報、花束和蠟燭裝進了垃圾袋。
廣告
香港已舉行了多次這種安靜的、聲援內地抗議者的示威活動。上週三,香港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把近日的示威描述為「再次顏色革命的雛型」。
他還發出警告:「警方執法一視同仁,不是說中國內地學生就無事。」
一些來自中國大陸的學生,包括留學澳洲的李女士,已在Twitter上就自己之前對香港抗議者的態度表示了悔意。李女士說,去年她在中國被隔離了一個多月後,開始對香港抗議者有更多的同情。
上週,人們在香港中環舉行守夜活動,悼念烏魯木齊火災遇難者,那場火災引發了中國大陸的抗議活動。
上週,人們在香港中環舉行守夜活動,悼念烏魯木齊火災遇難者,那場火災引發了中國大陸的抗議活動。 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只能說中國人被ccp(中國共產黨——編注)洗腦得太好了,」她說。「大家都沒錯,錯的是共產黨。」
現居倫敦的香港著名民主活動人士羅冠聰說,他已在最近幾天多次收到像李女士這樣的人發的道歉信息。「現在我們徹底明白了,」他分享到網上的一條道歉信息寫道:「為我們曾經的無知道歉。」
羅冠聰在接受採訪時說,不清楚這些友好表示對推動中國大陸的抗議活動會起多大作用。但他說,這有助於讓面對中國政府的示威者們感到少一些孤獨。「被了解是很重要的,因為很多人是在非常孤單和恐懼的狀況下在做這些事情,」他說。
廣告
上週三在台灣台北,100多人聚集在國立台灣大學圖書館前,支持大陸的抗議活動。他們用蠟燭組成「A4」,指的是大陸抗議活動中使用的白紙。
來自台灣、香港和大陸的學生在一個小時裡輪流發言。現年22歲的陳薇安呼籲台灣人超越他們與大陸人的政治分歧,甚至是台灣是否應該獨立這種根本分歧,支持大陸的抗議者。「或許我們很難成為爭取同樣目標的夥伴,但是我們支持的心仍然真誠,」陳薇安說。
上週,人們在台北的國立台灣大學舉行集會,支持中國的抗議者。
上週,人們在台北的國立台灣大學舉行集會,支持中國的抗議者。 Ann Wang/Reuters
在中國大陸,抗議活動也許引起了人們對維吾爾人的更多關注。維族是一個以穆斯林為主、講一種突厥語系語言的少數民族,中國政府一直把維吾爾人作為鎮壓對象,將大量維吾爾人關進拘禁營。中國的許多人知道新疆的新冠防疫封控導致了食品和藥品短缺。後來,新疆首府烏魯木齊上個月發生了致命火災,引發了最近的抗議活動。
但活動人士和專家表示,雖然抗議者知道火災的情況,也對被封控的維吾爾人表示聲援,但他們的同情並不一定會延伸到維吾爾人更廣泛的困境上。
「大多數中國人並不真正了解拘禁營系統,」研究中國西北地區少數民族和旅居海外維吾爾人的人類學家雷風(Darren Byler)說。「他們不把新疆看作維吾爾人的家園。他們認為新疆是中國的一部分,是個遙遠的省份。」
但一些參加了最近的抗議活動的海外維吾爾人看到了改變人們想法的希望。
廣告
一名在溫哥華讀書的維吾爾學生說,她好幾天都在看有關火災的影片,後來她決定組織一個悼念遇難者的活動。由於擔心她在新疆的親屬安全,她要求不具名。她在社群媒體上分享了一張蠟燭照片以及活動的時間和地點,大約有100人參加了活動,這讓她非常吃驚。
悼念活動幾乎完全用普通話進行。該學生播放了一段維吾爾民謠,高呼要求結束拘禁營的口號,甚至加入了中國國歌的合唱,她覺得「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這句歌詞非常適合那一刻。
她通常不提拘禁營,她的中國漢族朋友們一直對拘禁營的存在持懷疑態度。但悼念活動給她留下的印象是,至少一些參加活動的人也許正在開始改變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現年29歲的本·嚴屬於中國的另一個少數民族,他說他以前對新疆拘禁營的報導持懷疑態度。但在經歷了他稱之為「人間地獄」的上海封城之後,他相信當局幹得出那種事。
「我完全有理由相信維吾爾人遭受到了難以想像的苦難,」嚴先生已在秋天離開了中國,目前在日本,他在中國駐名古屋領事館前擺放了鮮花和白紙,以示抗議。「但是普遍漢族人還不了解或者不相信他們的遭遇,我認為是個問題。」
旅居美國的維吾爾活動人士薩利赫·胡達亞爾(中)上週在華盛頓的一個支持中國維族人的集會上講話。
旅居美國的維吾爾活動人士薩利赫·胡達亞爾(中)上週在華盛頓的一個支持中國維族人的集會上講話。 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一個自稱由海外的中國學生和年輕人組成的在線團體「不粉紅」表示,抗議活動關注受迫害的維吾爾人很重要。該團體的名字與人們對在網上氣勢洶洶地捍衛中國的傲慢年輕民族主義者的蔑稱有關。
「不粉紅」在一篇被廣泛轉發的帖子中寫道,一些抗議口號,例如「我們都是新疆人」和「我也是火災受害者」,忽視了政府把維吾爾人作為迫害對象的問題。該帖提出理由說,關閉拘禁營應該是抗議運動的訴求之一。
廣告
旅居美國的維吾爾人權律師萊漢·阿薩特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抗議活動「提供了一個真實但有限的機會,讓漢族人了解我們正在經歷的事情」。她說,她曾與對烏魯木齊大火感到憤怒的中國學生交談,但他們繼續捍衛新疆的拘禁營系統。
「想像一下,如果他們抗議所有形式的非法拘禁,譴責新疆拘禁營的存在,我們會看到實效的,」她說。「這場悲劇之後,中國人不能假裝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