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伦敦——今年早春的一个周六,在伦敦郊区亨登(Hendon)一处安静的街区,2015年英国大选国会议员候选人王鑫刚(Xingang Wang)将手上的竞选传单一一折起,挨家挨户塞进信箱。大选临近,亨登选区面临激烈的竞争,这位入籍仅五年的东北小伙儿正在帮助当地保守党候选人拉票。对这个老牌大党的领袖们来说, 他的中国面孔和东北口音投射出该党多元化的新形象。对英国华人来说,他也代表了一股新生力量。
他手上那些A2大小、封页以唐宁街10号为背景的传单上,印着英国首相、保守党党魁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和反对党工党(Labour Party)党魁埃德·米利班德(Ed Miliband)的头像。在他俩的头像下,写着这样的一句话——“此生最重要的一次选举吗?”对于参加今年大选的华裔候选人,答案无疑是肯定的。
华人定居英国的历史已有200多年,英国现有华裔约50万,占总人口6400万的0.7%。但从未进入过下议院。今年大选却创纪录地出现了代表四个不同政党的11位华裔候选人,包括两位来自中国大陆的新移民。11人中很有可能会产生第一位华裔下议院议员(Member of Parliament,即MP)。
“所有的华裔需要有一个声音告诉英国的政界,我们还有这么一批人,” 王鑫刚笑声爽朗。
广告
这场广泛被英国媒体称为一个世纪以来最难分胜负的大选将于5月7号举行,根据权威民调机构UK Polling Report最新民调显示,保守党和工党两大党的支持率分别仅为33%和34%。在这个移民人口不断增加并发挥更关键作用的国家,各政党都在努力争取移民的选票,也招募来自这些群体的候选人,包括华人。历来远离英国政治、很少发声的华裔群体正在竞选和投票中发挥着前所未有的作用。随着人数的增加和社会地位的提升,他们不仅开始影响英国的经济,也为多党政治版图带来变化。
据2011年最新人口普查分析,2015年大选有超过4500万英国公民有资格投票,其中约35万为华裔。英少数族裔组织Operation Black Vote在英格兰和威尔士进行选区调查后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 在下议院全部650个席位的36个,华裔是选区内最大的少数族裔, 而对其中17个边际席位(marginal seats,没有哪一党占有绝对优势的席位),华人的选票可能会起到决定性作用。没有具体统计显示35万中有多少来自中国大陆,但是据媒体报道,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增长迅速,2013年和2014年,中国成为英国移民的最大输出国
继2010年上届大选首次出现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候选人后,来自哈尔滨34岁的王鑫刚和来自重庆29岁的何易(Edward Yi He)加入了2015年的角逐。有趣的是,他们两人都来自历史上与移民和少数族裔较疏远,代表英国传统价值与身份的保守党。保守党交给他们的是两个胜算不大的工党安全区:王鑫刚在竞选曼彻斯特的一个席位,而何易的选区在威尔士南一个仅有5万多人口的小城。但是对他们两人与保守党来说,这次参选的锻炼只是第一步,希望为政治前途打下基础。
今年2月,王鑫刚在亨登为当地的保守党候选人拉票。
今年2月,王鑫刚在亨登为当地的保守党候选人拉票。 Cao L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两人的参选虽然几乎没有受到英国主流英文媒体的关注,却引发中国媒体争相报道,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国内媒体报道两位大陆移民闯入英国政坛,纷纷将原因归于中国经济的崛起。
和另外九位出生在英国的华裔候选人一样,他们都有着优秀的学业纪录,从事专业工作并参与社会工作。他们生活在英国的十几年里,迅速在自己成功中国移民的背景和保守党之间找到了共同联系。两位候选人称,在中国的成长过程中,他们对政治没有什么想法。但来英国仅十多年,入党仅三、四年即参加大选,他们相信保守党对经济、家庭和教育的重视。他们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卡梅伦政府几年来对中英经贸关系与招商引资的高度热情。
何易在他宣布提名成功的新闻稿里表示,希望自己能帮助增进中国和威尔士的相互理解,他的Facebook主页上有与卡梅伦、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的合照。“中国和威尔士的历史遗产中都有龙的元素,有天然的联系。如今中国是世界贸易领域的重要参与者,建立中国和威尔士的商业联系十分重要。”
广告
这次大选中,保守党超过其他政党,推举出了11位华裔候选人中的五位,另外六位分别来自自由民主党、工党和绿党。虽然,据当地最新的预测,王鑫刚和何易没有多少获胜的希望,但英国历史上第一位华裔议员很可能来自保守党: 出生在英国的华裔Alan Mak。他获得了保守党一个安全选区的提名,在英格兰南部的哈文特(Havant)。
分析人士称,卡梅伦主持的联合政府因经济利益而贴近中国,他们与华人中经济地位提高、寻求政治上发声的精英,达成了同盟。王鑫刚说:“中国在变,英国也在变,保守党也在变。”

关键选票的华人
中国经济的崛起使得中英关系不断变化加深,也提高了历来在政治上沉默的英国华裔的影响力。
2010年卡梅伦上台后大力发展经济,当年即带队包括50多名企业家在内的历史上最大规模代表团访华,英国已超过荷兰成为中国在欧盟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今年3月,英国不顾美国的反对加入了中国发起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21世纪起,来自中国大陆以学生、年轻专业人士和商人为主的移民成为英国华人移民的主流。华人正在英国的经济、政治领域变得越来越重要。除了历来与移民和少数族裔亲近的工党,各政党都开始向他们示好,特别是重视经济发展的保守党。
广告
在华裔群体总体政治热情仍然不高的情况下,一些年轻有为、不再有语言障碍的华人精英得到了他们政党的提名。在2000年出现了第一位华裔候选人竞选立法机构下议院的议席,2010年下议院大选华裔候选人达到八位,2015年11位。
英国保守党华人之友总监黄精明(Jackson Ng)也是其中之一。这位31岁出生在荷兰、成长在英国西北部的第二代华人是一位商业法及诉讼律师,竞选利物浦市中心(Liverpool Riverside)的席位。他说,“我相信,随着中国在世界的崛起,英国的政界自然对中国发生兴趣。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增长最快的经济体,英中更多的积极联系无疑对英国是有好处的。”
卡梅伦从上台起就开始向商业界华人示好。2010年,卡梅伦上台的当年,第一次有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吴克刚(Kegang Wu)代表保守党竞选下议院议席,但这位留学英国后从商的广东人最后并未成功。当年,卡梅伦委任了第二代华人韦鸣恩(Nathanael Ming-Yan Wei)成为终身贵族,进入英国上议院。2013年保守党成立了以增进和华人沟通、促进英中贸易为重要目标的华人组织保守党华人之友(Conservative Friends of the Chinese),韦鸣恩任主席,许多政商界的华人加入。
王鑫刚、何易和另外三位保守党华裔候选人都是保守党华人之友的成员,后者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和经验帮助他们筹款、支持他们,并在媒体和一系列政策领域给予他们建议。保守党华人之友网站的各种活动照片中,不乏保守党资深成员与英国华人商界领袖、中国工商界代表的合照。还有刘晓明的致辞,他赞扬保守党对中英关系的积极作用,还参加过华人之友的活动。
2015年2月,保守党志愿者和保守党华人之友的志愿者在伦敦中国城庆祝新年,发放传单。
2015年2月,保守党志愿者和保守党华人之友的志愿者在伦敦中国城庆祝新年,发放传单。 Courtesy of Conservative Friends of the Chinese
那天在亨登,四位参加拉票的保守党成员中,有两位都来自这一活跃的组织,王鑫刚和保守党华人之友的拉票事务协调人、23岁的法律专业学生、二代华人吕耀聪(Jonathan Lui)。
亨登属于边际席位,在2010年大选中,保守党成员马修·奥福德(Matthew Offord)以42.3%的得票率领先工党候选人0.2个百分点险胜。这里充满多元文化的元素,有着伦敦最大的犹太人社区。上世纪70年代起,一些华人开始迁入。在它主要的商业街上,既有英式的酒吧、也有出售非洲食品、中东清真食品和西印度洋群岛食品的小店,还有中式针灸馆。
广告
王鑫刚表示,他来拉票是希望自己的华人身份能吸引更多华人来支持保守党,反过来保守党也会在制定政策时更多考虑华人。作为新移民,王鑫刚似乎已相当熟悉本地的文化习俗。如果这一天不是犹太人的安息日,他就会挨家挨户地敲门、与当地居民沟通。
2012年加入保守党,新党员王鑫刚对保守党的价值笃信不疑。在他朴素的竞选主页上写着保守党的竞选口号:“Let’s stay on the road to a strong economy。”(让我们在通往更强经济的道路上继续前行)。他的自我介绍中写道:“我不是一位职业政客。我对政治感兴趣,我相信努力工作、教育和家庭这些保守党的核心价值。”
王鑫刚来自哈尔滨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2001年他带着家人和亲戚筹集的十几万块来到帝国理工大学就读交通规划硕士。十几年来,他也像规划交通一样来规划着自己职业和人生的每一步,他用“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来描述自己的人生态度。一年的课程结束时,当其他同学开始找工作或准备回国时,他已经签下了第一份工作合同。在工作之余,他还在牛津大学继续深造,取得了数学硕士。他已婚,有三个女儿,五年前取得了英国国籍。现在的他一边在伦敦东区金融城一家银行担任高级经理,一边在哈佛商学院修EMBA专业,每年飞两次波士顿。
王鑫刚回忆说,他积极地融入英国社会,发现了自己对政治的兴趣。为了克服语言障碍,他会在下班后和同事一起去酒吧,在嘈杂的环境中大声说英语来增强自信,也会在工作之余参加社会工作。“这些都是融入当地社会、融入当地社区的一个切入点。同时,当我进一步融入之后,我发现每一个人的每一天衣食住行都和政治分不开,就开始对政治发生了兴趣。”但是王鑫刚以外交口吻表示,由于在国内的成长过程中并没有对政治发生兴趣,因而难以比较两地的政治环境。
2012年的一天,王鑫刚在谷歌中输入“Which party I should vote for?”(我应该为哪个政党投票),在线回答了一系列测试问题之后,他发现自己与保守党有着相同的价值观。
不久,王鑫刚发现了保守党华人之友这样一个华人团体,“碰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想法都很接近。”入党两年后,他开始准备全国大选。王鑫刚说,2014年底在通过了保守党两轮面试获得候选人资格后,王鑫刚比较各选区的华人人口,选择了离家几个小时车程、英国华人人口占比最高的曼彻斯特中心(Manchester Central)选区。在当地77000名合格选民中,有约8000名华人。又经过当地保守党组织的面试,他最后取得了保守党的提名。王鑫刚说,在当地保守党组织的面试中,他成功取得了候选席位。
广告
临近5月7号大选,执政的保守党和工党在各项民调中势均力敌,王鑫刚忙碌地奔波于各种竞选活动中。除了每周末赶往自己的选区拜访选民拉票,他还和其他华人之友成员穿梭于保守党组织的各种造势活动。他的Facebook主页上贴满了各种活动上华裔和保守党政要的合照,包括了他与戴维·卡梅伦和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合影。
王鑫刚说,“保守党更希望的就是从中国过来的移民,努力工作,为这个社会出力,他们最反感的,也是很多政党反感的就是所谓的‘benefit tourists’(福利游客)。” 2004年欧盟东扩,大量人口从新入盟国涌入其他成员国,在享用当地社会福利的同时不从事任何工作。2014年,欧盟法院作出裁决,欧盟成员国有权拒绝向不工作的欧盟移民提供福利津贴,打击福利旅游(benefit tourism)。
“作为英国的华人,我们希望在这里工作,在这里生活,将来我们的孩子也会在这里工作,在这里生活,我们都希望这个社会变得更好。”
王鑫刚和何易在采访中都反复表示,希望通过自己的参选,带动更多在政治领域不发声的英国华裔对政治产生兴趣,站出来投票甚至参选。
工党领袖埃德·米利班德
工党领袖埃德·米利班德 Peter Nicholls/Reuters

华裔的政治觉醒
从19世纪初华人开始进入英国的两百年后,英国华裔的参政比例依然很低。研究英国华裔问题的曼彻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Manchester)讲师白莲娜(Elena Barabantseva)说,在之前的大选中,英国华裔的选民登记比例是最低的。她表示,由于华人群体与主流社会相对隔绝,也由于英国现有政治领域中缺乏杰出的华人和模范代表,英国华裔长久以来在政治和公共生活一直处于沉默和隐形的状态。由出生在香港的律师李贞驹(Christine Lee)创办的无党派、志愿性组织英国华人参政计划(British Chinese Project)2014年统计,在35万有资格投票的华人中,有30%从不进行选民登记,“是少数族裔中选民登记率最低的”。
对一些华人来说,语言也仍然是一个巨大的障碍。生活在亨登附近30多岁的华人Sam说她2005年从马来西亚来到英国,但至今没有投过票。“很多人不会说英语,所以不去投票吧。我的英语也不大好。”考虑到隐私,她不愿意透露全名。她说自从5岁的儿子上学后,就拒绝在家里讲中文,这令她和她来自广东的丈夫感到十分尴尬,因此每周末Sam会带儿子去唐人街学中文。
64岁出生于香港的卢曼华(Anna Lo)是英国各级立法机构中有史以来第一位通过民选进入的华裔议员(parliamentarian)。在去年退出政坛之前,她是白人占据绝对优势的北爱尔兰地方议会的议员。她23岁时来到英国,从政之前为北爱尔兰当地一间警察局担任英语/广东话的翻译,也在北爱尔兰华人福利会(Chinese Welfare Association)担任英语老师。随着她越来越多地参与华人社区的工作,1997年卢曼华成为北爱尔兰华人福利会主席。2007年,她代表北爱尔兰联合党(Alliance Party of Northern Ireland)当选为南贝尔法斯特郡地方议员。
作为出生在香港的第一代华人移民,卢曼华代表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从香港到此地的多数华人,跟今天占中的参与民运的年轻一代很不一样。 “当时在香港,民众对政治的参与很少。因而他们很少有参与政治的经验,或者完全没有,”她说。对于面临各种挑战的第一代移民来说,他们会将主要精力更多放在做生意、找工作,为孩子找学校上。
与此同时,很多经营餐厅等服务性行业的华人移民为了不影响生意并不愿意参与政治。卢曼华说:“政治具有宗派属性,特别是在北爱尔兰”, 而第二第三代人由于父辈不参与政治,并没有对某一政党有任何天生的归属感。而且为了帮助家庭,他们许多人选择了就读商业专业,而不是政治或社会科学。
韦鸣恩爵士指出,从更大的背景来说,不仅是华人的参政热情不高,英国民众整体缺乏政治热情。“目前,我们处在一个参政的低谷期,特别是年轻人参政,”他通过邮件表示。韦鸣恩的父母在20世纪70年代从香港移民英国。他从牛津大学毕业后曾在麦肯锡工作,从2002年起开始从事慈善事业,招募优秀大学生在学业上帮助贫穷学生,并逐渐参与了更多慈善工作。2010年,卡梅伦发起一项鼓励公民参与社会治理的大社会计划(Big Society),任命具有丰富社会工作经验的韦鸣恩担任顾问,并同时宣布他为终身贵族。
38岁的韦鸣恩说,“事实上从我自身的经历来看,我在30岁以前也并没有太多涉足政治。”
到目前为止,英国的华裔群体中共出现了三位上议院议员,韦鸣恩为第三位。(其他两位是1990年获册封的活跃于香港和英国政坛的邓莲如(Lydia Selina Dunn)及2001年获册封的新加坡裔华人医生曾秋坤(Michael Chew Koon Chan)。)但在民选组成具有立法权的下议院中,至今尚未出现华人。2010年卢曼华代表她所在的政党竞选南贝尔法斯特议席,仅取得了15%的选票,未能当选。
然而,随着早期的华裔在英国扎根,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和商人近年来成为华人移民的主流,华人群体的构成也在发生变化。更多人开始从事专业工作,改变了过去以经营餐饮等服务业为主的局面。白莲娜表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大量的华人从前英属殖民地来到英国,有许多是来自香港因城市化而失去土地的农民。1997年香港回归前,有大量香港家庭移民英国。从21世纪初开始,中国大陆成了主要的华人移民输出地, 大多是商人、年轻的专业人士和学生。根据2011年人口普查,在英国的6400万人口中,有43.3万华人。英国国际学生事务局(UK Council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ffairs )的统计数据显示,2013-2014学年来自中国各级的国际学生超过8.7万,在所有非欧盟国家中高居榜首。而在2001年,申请英国大学的中国人仅有两千多。没有具体统计数据现实,这些留学生中有多少像王鑫刚和何易那样留在了英国,并成为公民。但专家表示,他们已成为移民中的一个主力。
与此同时,作为增长最快的少数族裔,英国华人在大选上也变得十分重要。曾担任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顾问、埃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Essex)公共政策教授沙米特·萨加(Shamit Saggar)说,英国以多元文化著称,也以此为傲。他说,下议院中少数族裔议员现在约占6%,其中有八位巴基斯坦裔议员和五位印度裔议员。而在2015年大选过后,这一比例应该会增加到10%,这将相当于少数族裔在总人口中的占比。
萨加教授说,英国各政党的角逐日趋激烈,各政党都很难再得到独立执政所需的多数席位。“所以有巨大的动力促使各政党积极吸引那些他们以往不会关注的选民。而吸引的手段可以是选择少数族裔背景的候选人。”
从2000年前后,开始出现华人政治组织,多数由政党成立。 1999年,工党成立英国华人工党(Chinese for Labour),其创办人之一是首相布莱尔的华裔弟妇谢锦霞(Katy Tse Blair)。2006年,自民党成立英国华人自由民主党(Chinese Liberal Democrats)。同一年,无党派的英国华人参政计划成立。2013年,保守党成立保守党华人之友。
各政党,出于争取少数族裔的支持,都在积极通过自己的组织来争取华人的支持,推举华人参选是一个重要的手段。而保守党自从2010年上台以来,做出了很多努力来发展中英商贸关系。“戴维·卡梅伦很早以前就提出,英国学生应该学习中文而不是法语或德语,因为这将会保证明天的生意,” 巴拉班采娃说。“他们一直想要加强与中国的商业联系,而这将是他们表达诚意的一种方式。”
这些努力在经济上取得了显著的成果。据新华社报道,2014年中英货物贸易突破800亿美元,增幅达15.3%。从2013年到2014年年中的一年半里, 中国对英国的投资超过了过去三十年的总和。
而在政治上,保守党华人之友总监黄精明表示,英国华人的兴趣已有所增加。2010年大选出现了八位华裔候选人,在华裔群体里引起了很大的关注。在2012年的竞选中,保守党成员、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为了争取英国的华人,开通了微博账户,还到访唐人街,组织针对华人社区的电话拉票,这一势头进一步提升。“在今年大选的冲刺阶段,我们每周组织电话拜票。” 
4月末,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参加伦敦的一次竞选集会。他强调英国在经济上的需要,拉近与中国的关系。
4月末,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参加伦敦的一次竞选集会。他强调英国在经济上的需要,拉近与中国的关系。 Andy Rain/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政商结合
2013年5月21日,就在伦敦市长约翰逊协同一个大型的英国商贸代表团访华前夕,保守党成立了保守党华人之友。据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报道,约翰逊在发起会上说到:“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保守党的未来,就在于和中国发展经贸、政治和文化关系之中!” 
黄精明表示,保守党华人之友是目前华人社区中最大的政治团体。拥有超过400名交年费的会员及4000名订阅邮件的支持者,多数是华人。许多是政商界的重要人物,其中有资深保守党政客上议院议员麦克·贝茨勋爵(Lord Michael Bates)来自中国大陆的妻子李雪琳。李雪琳上世纪80年代赴英留学、工作,很快从商,从事对华贸易。她如今在英国投资房地产,任英国中华总商会常务副主席和英国浙江联谊会会长。媒体报道,2013年,在她的推荐下,浙商倪召兴成功拿到了重建英国水晶宫的项目,斥资5亿英镑重新打造这个曾经辉煌一时的著名地标性建筑。同年,北京总部基地ABP(Advanced Business Park)在李雪琳的撮合之下,开始在伦敦皇家阿尔伯特码头建造亚洲商务港。王鑫刚说,在他的从政过程中,李雪琳给了他许多意见和指导。李雪琳没有回应采访要求。
卢曼华认为,各政党的华人组织一直在鼓励和培养青年华人积极参与公共生活,经过数年的努力,终于有所收获。政治领域华人领袖的出现也鼓励了更多的政治兴趣。2007年,卢曼华以高票成功当选北爱尔兰地方议会的议员,投向她的选票有许多来自从未投过票的华人移民,虽然他们总体所占的比例并不高。“他们人生第一次走到一个投票站投下选票。”
“这样的榜样示范会让华人感到,如果韦鸣恩可以做到,如果卢曼华可以做到,我们怎么就做不到呢,”卢曼华说。“国会议员不应该全都是来自中产阶级的中年白人男性。”
31岁的Alan Mak代表保守党竞选哈文特选区的议席,在上届大选中该选区有51%的票投向了保守党。Alan Mak的父母在约克(York)经营一家小店,而他现在哈文特生活。Alan Mak毕业于剑桥大学法律系,并在牛津大学获得法律和商务硕士,曾经是一名律师,现在经营自己的小企业,为初创企业提供服务。也是几间广告、营销企业的投资人。
Alan Mak通过邮件表示,他正在尽全力争取每一张选票,“我们从当地居民那里得到了非常好的反馈”。他表示,如果当选,“我会成为一名为了哈文特居民努力工作的议员。我将优先关注发展本地经济、支持本地学校,确保哈文特区的本地社区充满活力。” 
保守党候选人Alan Mak
保守党候选人Alan Mak courtesy of Alan Mak
说起自己的参选经历,何易表示:“决定参选是14年年初,历时一年多,还蛮艰难的。”
在威尔士南部小镇亚伯拉昂(Aberavon),何易在当地一家钢铁公司担任工程师,两年前刚刚入籍的他每天下班后的一个主要工作就是打电话给当地选区的选民,向他们介绍自己。“我会先用威尔士语问好。”他的邮件签名处分别用威尔士语、英语和中文写着:“Diolch yn fawr / Thank you / 谢谢!”
何易说他父亲是工程师,母亲做销售,家庭并不富裕,但十分重视教育。他在国内完成了国际预科的学习后,凭自己家里的银行贷款,在2004年到威尔士学习电子通讯工程。他说,初到英国的生活十分辛苦。“读书期间一直有打工和参加社会实践。其中包括洗厕所。目的是为了体验生活。本科毕业前跟很多应届毕业生一样,努力地找工作,也被拒绝了无数次。”
何易后来取得了工程界的最高资质——皇家特许工程师。他从五年前开始学习威尔士语——这种威尔士传统语言如今仅有20%的当地人口会使用,并考取了威尔士语三级证书,在威尔士语年度学习者竞赛中进入了半决赛。“我每次去选区敲门就会先用威尔士语问好,如果对方继续说威尔士语,我就会继续。”
何易说,他的政治兴趣起源于英国而非中国。“学校的青年团体,学生会就是一个政治团体,公司里面的工会也是一个政治团体,很多社区的服务机构、咨询机构也是政治团体。”在读书期间他接触了一个保守党的青年团体,参加了许多保守党组织的活动。“在威尔士,保守党的人数和支持者比起英格兰来说要低很多。所以他们就觉得一个从中国大陆来的学生都对他们的政党感兴趣,就觉得我这个特例挺新鲜的,对我也特别友好,参加了很多活动以后就慢慢的对英国威尔士的政治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后来,他在2011入了党。“代表保守党并不是一时兴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和选择,我也会尊重别人的选择。不过保守党是我的选择。”
然而,比较两地的政治体制,何易并不批评祖国的制度。以一个典型政客的表述方式,他谨慎地说:“不能单看执政党来衡量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是看怎么样的政策能够对国民的帮助和发展更大。”他接着说,“中国最近这几十年突飞猛进的发展,西方一些国家都用了奇迹这个词,说明这些发展确实翻天覆地。”
何易说,希望他在钢铁工业的经验能够帮助他取胜,如果当选,他会停止每年房屋税上涨并支持本地商业。说起选举的胜负,他表示:“我现在还不到30岁,所以成败得失看的并不大,这样的经历很宝贵。”
上个月,何易在选区敲门拜访选民。
上个月,何易在选区敲门拜访选民。 Courtesy of Edward Yi He
早春的这一天,王鑫刚也表示,他这次的参选只是“重在参与”,但他充满信心地说,未来并不排除可能有一天会成为英国首相,“再过20年吧”。
拉票活动结束,王鑫刚就要赶回伦敦以西一个多小时车程的萨里郡(Surrey),要不是大选,这一天将是他的家庭日,陪伴妻子和三个女儿,接送刚上小学的大女儿上各种兴趣班。
在离开亨登之前,王鑫刚跟拉票事务协调人吕耀聪简短地交代了他下一步的竞选安排和问题,包括如何解决公寓楼敲门难等问题。
最后,他也不忘鼓励这位年轻的华人之友成员日后参选,并简单介绍各选区的华人情况。“曼彻斯特8000华人,利物浦5000华人,谢菲尔德(Sheffield)3000华人......”
(更正:本文曾使用麦大粒作为Alan Mak的中文名,经与Alan Mak确认,他不使用中文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