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晚间,莱昂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画作《救世主》(“Salvator Mundi”)在纽约佳士得(Christie’s)拍卖行拍卖,最终以4.503亿美元(含佣金)的价格成交,创下艺术品拍卖史上的最高价。此前的纪录是毕加索的画作《阿尔及尔女人》在2015年5月拍出的1.794亿美元(含佣金)。买家信息并未立即披露。
由于作品供应有限以及藏家对当代艺术的偏好,如今古典大师艺术市场正在萎缩,《救世主》拍出高价在此时显得更加引人注目。
但对批评者来说,这一天文数字说明了别的东西——营销手段正在日益驱动和主导有关艺术及其价值的对话。
“这是一场精彩的营销活动,”伦敦皮姆斯美术馆馆长艾伦·霍巴特(Alan Hobart)表示, “这将是未来。”霍巴特曾经为英国商人和收藏家格雷厄姆·柯克姆(Graham Kirkham)购买了各个历史时期的博物馆级艺术作品。
广告
对于在香港、伦敦、旧金山和纽约的拍卖会上争睹《救世主》真容的27000人而言,这是一个令他们一瞥“最后的达·芬奇”的机会——这幅画是这位文艺复兴大师唯一一幅仍属于私人收藏的作品(其他15幅均为博物馆藏品)。
公众并不怎么关心这幅画是否可能部分由工作室助手处理过、达·芬奇是否亲自完成了它,或是画布在多大程度上被重新绘制过或修复过。他们只是想看到一副16世纪的大师作品。
这是第12幅在拍卖会上成交价超过1亿美元的油画作品,也超过荷兰画家鲁本斯的《对无辜者的屠杀》(“Massacre of the Innocents”),创下古典大师艺术品拍卖的新高。《对无辜者的屠杀》在2002年的成交价为7670万美元(考虑通货膨胀因素,这一价格相当于超过1.05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