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紐約公共圖書館最佳兒童繪本獎每年選出10名獲獎者。評審團每年由三名專家組成。
2022年的評委包括高產的兒童作家艾米麗·詹金斯、紐約公共圖書館兒童圖書管理員瑪吉·克雷格,以及獲獎插畫家勞爾·科隆(曾兩獲本獎項),後者曾創作許多廣受好評的繪本。
自1952年《紐約時報》開始頒發本獎項以來,評委的考慮範圍一貫是本年度在美國出版的所有兒童繪本。
《農舍》(Farmhouse)
廣告
圖文:蘇菲·布萊克爾。
布萊克爾的靈感來自於一個倒塌的農舍廢墟,那裡曾經住著12個孩子,她通過細節豐富的橫斷面想像出一個家庭住宅,讓人產生窺視玩偶屋的感覺。她把自己藝術作品的剪影,同這座破舊房子裡撿來的牆紙、窗簾和報紙碎片並置,將家庭生活的生動場景組合在一起,讓人想起老房子裡蘊含的層層故事。從樹葉散落的地下室到堆滿盒子的閣樓,這本引人入勝的插圖寶庫邀請讀者仔細閱讀每一頁,思考這本書的創作過程。(瑪吉·克雷格)
Sophie Blackall
Sophie Blackall
《黃狗布魯斯》(Yellow Dog Blues)
文:愛麗絲·費伊·鄧肯。圖:克里斯·拉斯卡。
一個名叫波·威利的男孩一天早上醒來,發現他的「黃狗」逃跑了,於是開始了在密西西比三角洲尋找它的絕望之旅。鄧肯從深情的布魯斯歌曲中引用了經典歌詞,豐富了這個故事。拉斯卡用織物顏料、刺繡線和生動的色彩創造了自己的視覺旋律。他的藝術提醒我們,布魯斯可以是悲傷的、有趣的和宣洩的。有點像現實生活。(勞爾·科隆)
Chris Raschka
Chris Raschka
《晚上的午飯》(Night Lunch)
文:埃里克·范。圖:迪娜·塞弗林。 
夜宵餐車來了。忙碌而飢餓的夜行動物們無論大小,都能吃上一頓像樣的大餐。多虧了神秘的夜梟廚師,狐狸得到餡餅,獾得到三明治,飛蛾得到只煎一面的雞蛋。范編織了一個關於善良和分享故事的夜晚魔咒;塞弗林用美麗的深褐色色調和紋理呈現了一個夢幻般的世界,帶有光影交織的田園詩氛圍。(勞爾·科隆)
Dena Seiferling
Dena Seiferling
《講錯故事》(Telling Stories Wrong)
文:詹尼·羅達裡。圖:比阿特麗斯·阿萊馬格納。安東尼·舒加爾譯自義大利語。
羅達裡喧鬧的文字基本上是一段對話:一位爺爺把《小紅帽》的故事講得亂七八糟,他讓女主角戴上小黃帽,給了她錯誤的任務,讓她遇到了一隻長頸鹿等等。他的孫女熱情地糾正他,同時又徹底享受每一次對經典故事的新偏離。阿萊馬格納富有質感、引人入勝的馬克筆畫本身也很風趣,令這些圖片成為對動態敘事的歡樂歌頌。(艾米麗·詹金斯)
Beatrice Alemagna
Beatrice Alemagna
《寶寶的上床時間》(Bedtime for Bo)
文:謝絲蒂·安尼斯達特·斯科姆斯沃爾德。圖:馬利·坎斯塔德·約翰森。卡裡·迪克森譯自挪威語。
這個睡前故事充滿安慰和歡樂,講述一個蹣跚學步的孩子,他的媽媽耐心風趣,引導他完成夜間入睡前的例行工作,在每一個步驟中都鼓勵他發揮想像力。約翰森生動、混亂的畫作表現了寶寶的內心生活和家庭生活,他抵制各種陳詞濫調,展示了孩子們對創造性遊戲的真實理解:有時,你完全變成了廣闊海洋中的海獺,但有的時候,你只是一個孩子,也是一條昏昏欲睡的蟒蛇。(艾米麗·詹金斯)
Mari Kanstad Johnsen
Mari Kanstad Johnsen
《倒過來的帽子》(The Upside Down Hat)
文:史蒂芬·巴爾。圖:格雷西·張(音)
在張的水彩插畫中,一個憂鬱但最終充滿希望的寓言變成了啟示錄和慶祝。這些圖片展現一個孤獨的男孩穿過露天市場、廢墟和沙漠,從棕櫚樹來到櫻桃樹再到蘋果樹。通過模糊清醒與夢境之間的界限,張創造了一個充滿感情和驚喜的風景。年幼的孩子們會享受巴爾文字的節奏與圖像的美,但在課堂上,老師和學生們能在張的藝術作品中發現很多可供分析和解讀的東西——平行與象徵、呼應和共鳴的細節。(艾米麗·詹金斯)
Gracey Zhang
Gracey Zhang
《新公雞》(The New Rooster)
圖文:裡拉·亞歷山大
畫風活潑,很適合孩子——讓人想起上世紀60年代的波普藝術,這隻熱心的公雞開始在一家酒店工作,它的職責是每天早上叫醒住客。問題是,酒店裡有很多來自五湖四海的動物客戶,他們聽不懂這隻公雞說的「cock-a-doodle-doo」——在德語、義大利語、普通話和日語中,公雞的叫聲是不同的!亞歷山大大膽的主色調掩蓋了她作品的複雜性:幾乎在每一頁,圖像都為她歡快而低調的文字補充了更多故事與性格的元素。這只不知疲倦的公雞的風采,會照亮每一個早晨。(艾米麗·詹金斯)
Rilla Alexander
Rilla Alexander
《作家》(The Writer)
文:達維德·卡利。圖:莫妮卡·巴倫戈。
狗狗在想什麼?它們會怎麼看你?「啊,他一直在寫個不停,」書中的法國鬥牛犬抱怨道。「我覺得他需要別人。」巴倫戈以溫暖的泥土色調和精確流暢的線條,將卡利的文字演繹得栩栩如生。(這隻狗看上去既困惑又惱怒。)到最後,我們了解到,即使是狗也能改變自己的想法。(勞爾·科隆)
Monica Barengo
Monica Barengo
《那裡蝴蝶滿天飛舞》(Where Butterflies Fill the Sky)
圖文:扎拉·馬爾萬。
在這本酸楚而又風趣的繪本中,馬爾萬追溯了她的家人從科威特移民到新墨西哥的過程。她的水彩插圖邀請讀者進入她對童年奇思妙想的回憶,為流離失所和分離等通常沉重的話題帶來一絲輕鬆。從科威特海邊明媚陽光下的藍色和綠色,到三個穿著黑衣服的慈祥阿姨,再到漂浮在阿爾伯克基上空的明亮氣球,馬爾萬夢幻般的筆觸使她的故事充滿了懷舊的溫暖。(瑪吉·克雷格)
Zahra Marwan
Zahra Marwan
《這份愛仍在繼續》(Still This Love Goes on)
文:巴菲·聖瑪麗。圖:朱莉·福萊特。
一位母親和一個孩子坐在結冰的小溪邊,看著海狸在雪地上留下腳印;一家人一起站在山坡上,凝望冬夜的星空;兩個孩子手牽手奔跑,鳥兒從頭頂飛過。在對植根於自然和社區的世界觀的感人慶典中,福萊特充滿活力的藝術作品伴隨著凱瑞族歌手兼詞曲作者聖瑪麗的歌詞,捕捉了季節變化的循環如何反映出離別的痛苦和團聚的喜悅。從夏天的花朵和吃草的水牛,到白雪覆蓋的寂靜田野,這些令人驚嘆的風景通過居住其中的人們而變得生動起來。(瑪吉·克雷格)
Julie Flett
Julie Fle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