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在卡達世界盃上,伊朗足球運動員拒絕唱本國的國歌。週末在德黑蘭,兩名知名女演員因公然摘下頭巾而被捕。至少有九名知名伊朗人因批評當局而被傳喚接受訊問。
過去兩個月,抗議活動席捲該國,越來越多的知名伊朗人公開表示支持,在社群媒體上發布批評政府的照片和信息,或蔑視該國嚴格的頭巾法。
週一,在對陣英格蘭的比賽前,伊朗國家足球隊在國歌奏響時保持沉默,而看台上的一些伊朗球迷則唱起革命前的國歌,這一全球轉播的場景或許是對抗議做出的最引人注目的支持。
週一,攜帶革命前國旗的觀眾被禁止進入卡達體育場參加伊朗隊對陣英格蘭隊的首場比賽,除非他們交出這種被視為抗議伊朗神權政府象徵的旗幟。在比賽期間,至少有一名觀眾舉起「女性!生命!自由!」的標牌,可以聽到一些伊朗球迷高呼「沒有榮譽」——這兩個口號都是伊朗抗議者用來譴責伊朗政權和安全部隊的口號。
週一在卡達舉行的世界盃上,一面寫有抗議信息的伊朗國旗。
週一在卡達舉行的世界盃上,一面寫有抗議信息的伊朗國旗。 Fadel Senna/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世界盃上的抗議表現凸顯了包括藝術家、音樂家和運動員在內的許多知名伊朗人公開支持抗議運動的程度。
人們對該國針對女性著裝的限制及執法感到憤怒,引發了抗議活動。9月,22歲的伊朗庫爾德女子瑪莎·阿米尼在被指控違反頭巾相關法律後死於道德警察的拘留期間,成為抗議活動的導火線。但抗議活動已經演變為推翻伊斯蘭共和國的廣泛呼籲。
廣告
據人權組織稱,經過兩個月的抗議活動和當局的嚴厲鎮壓,在伊朗數十個城市約有1.5萬名伊朗人被捕,數百人死亡。
許多伊朗名人,包括音樂家、藝術家和記者因為站出來支持抗議者而受到當局針對,意在削弱這場基本上沒有領導者的運動的勢頭。
據官方新聞媒體報導,兩名著名女演員亨加梅·加齊亞尼和卡塔揚·裡亞希週日因摘下頭巾和參加抗議活動而被捕。伊朗官方通訊社伊通社稱,兩名女演員被指控「以危害國家安全的意圖串通」和「反國家宣傳」。
據官方新聞媒體報導,亨加梅·加齊亞尼(照片攝於2016年)和卡塔揚·裡亞希被指控「以危害國家安全的意圖串通」和「進行反國家宣傳」。
據官方新聞媒體報導,亨加梅·加齊亞尼(照片攝於2016年)和卡塔揚·裡亞希被指控「以危害國家安全的意圖串通」和「進行反國家宣傳」。 Atta Kenar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52歲的加齊亞尼週六在她的個人Instagram帳戶上發布了一份聲明,譴責政府鎮壓參加示威活動的年輕人。
「你們殺了多少兒童、少年和青年人——流血還不夠嗎?」她在帖子中說。「我恨你們,還有你們在歷史上的名聲。」
「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發言,」她寫道。
廣告
第二天,加齊亞尼上傳了另一段來自德黑蘭街頭的影片,數小時後被捕,影片中她沒有戴頭巾,不屑地盯著鏡頭,然後轉過身來,在頭髮上扎了一個馬尾辮。
她在帖子中寫道:「從這一刻起,無論我發生什麼事,直到最後一口氣,我都會和伊朗人民在一起。」隨著帖子在社群媒體上傳播,人們對她的遭遇給予大量支持和關注。
幾小時後,安全人員將加齊亞尼帶到檢察官辦公室,據伊通社報導,安全人員稱對她的指控包括「與反對派和反革命媒體往來」。
60歲的裡亞希也在週日被捕,9月中旬,她在Instagram帖子中公開摘掉了頭巾,並在接受伊朗國際電視頻道採訪時表示,她一直反對這項法律,並準備好「展示真相」
據半官方的塔斯尼姆通訊社報導,安全部隊在她位於德黑蘭西北部加茲溫的別墅內逮捕了她。
9月發生在德黑蘭的一場抗議。瑪莎·阿米尼之死點燃了反政府示威活動,她在被伊朗道德警察拘禁期間身亡。
9月發生在德黑蘭的一場抗議。瑪莎·阿米尼之死點燃了反政府示威活動,她在被伊朗道德警察拘禁期間身亡。 Wana News Agency, via Reuters
據該通訊社報導,包括「五位電影名人」在內的一些伊朗名人週六被傳喚到檢察官辦公室,根據伊朗司法機構擁有的新聞機構平衡社(Mizan)稱,傳喚的原因是他們「就最近事件發表了未經證實的評論,以及發表支持街頭騷亂的挑釁性內容」。該機構沒有透露共有多少人被傳喚,但列出了九人的名字
示威期間,伊朗備受推崇的電影界的諸多製片人和演員不顧阿米尼去世後當局對電影行業的廣泛鎮壓,都公開表達了支持。
廣告
伊朗政府與其蜚聲國際的電影業關係歷來複雜,它試圖將該行業在海外取得的成功歸功於自身,同時又在控制該行業的信息傳遞和影響力。
「作為電影人,我們在過去幾年面臨著許多紅線,比如禁止拍攝殺害兒童和針對兒童的暴力的主題,」伊朗短片協會上週在一份聲明中表示,並稱現在這些政府所為的暴力場面正在他們的城市街頭上演。「從現在開始,我們將在這樣的現實中工作和生活。」
女演員塔蘭涅·阿里多斯蒂在本月早些時候引發全球關注,因為她在Instagram的一張照片中不戴頭巾,還舉著一個印有「女性!生命!自由!」口號的牌子。
上週,伊朗著名導演阿斯哈·法斯蒂對10歲男童基安·皮爾法拉克的死也發出了譴責,後者因家人的汽車遭到自動武器攻擊身亡。
「你們會為殺害這些無辜孩童的血債付出代價,」法斯蒂在Instagram上表示。
電影業並不是唯一遭受鎮壓的娛樂行業。
廣告
根據總部位於紐約的倡議組織伊朗人權中心統計的一份名單,自抗議活動開始以來,至少有19名伊朗著名藝人被捕。
說唱歌手圖瑪·薩利希在發布支持示威的音樂後被捕,自10月下旬以來一直被關押在德黑蘭的埃文監獄,那裡因普遍的侵犯人權而臭名昭著。
在最近的比賽裡,伊朗各體育項目的運動員似乎也做出了一些姿態,被解讀為支持由女性領導的全國抗議活動。
10月,攀岩選手埃爾納茲·雷卡比在韓國參加比賽時沒有戴頭巾。(她後來說這是無意之舉,但許多人認為她是在伊朗當局脅迫下才做出此番澄清。)在11月初的一場國際沙灘足球比賽上,賽義德·皮拉蒙為伊朗打進致勝一球,他雙手舉過頭頂,模仿一些女性在抗議活動中叛逆剪髮的動作。
上個月在首爾參加攀岩亞洲錦標賽的埃爾納茲·雷卡比,圖片由國際攀岩聯合會提供。
上個月在首爾參加攀岩亞洲錦標賽的埃爾納茲·雷卡比,圖片由國際攀岩聯合會提供。 Rhea Kang/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Sport Climbing, via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但足球——以及備受喜愛的國家隊「梅裡之隊」——可能是受抗議活動影響的最引人注目的體育項目。上週末,前國家足球隊後衛葉海亞·高爾穆哈馬迪成了被德黑蘭當局傳喚的對象之一。
伊朗國家隊和國內足球聯賽的球員近來對抗議活動拿出了更大膽的支持,他們拒唱國歌,也拒絕慶祝進球。這種情況延續到了週一2比6負於英格蘭的世界盃比賽中。在兩粒進球之後,伊朗球員都沒有慶祝。
廣告
週日,在與英格蘭首秀前的新聞發布會上,男足隊長伊桑·哈吉薩菲表示,「我們必須接受這樣一個事實,即我們國家的情況不對勁,我們的人民也不幸福。」
「我們來到這裡,但這不意味著我們不應該成為他們的聲音,或是我們不能尊重他們,」他還說。
伊朗男足的葡萄牙籍主教練卡洛斯·奎羅斯上週對記者表示,「只要在世界盃規則允許的範圍內,並且符合體育精神」,球員可以自由抗議。
週日,伊朗隊主教練卡洛斯·奎羅斯(中)和後衛伊桑·哈吉薩菲(右)在杜哈的新聞發布會上接受記者提問。
週日,伊朗隊主教練卡洛斯·奎羅斯(中)和後衛伊桑·哈吉薩菲(右)在杜哈的新聞發布會上接受記者提問。 Fadel Senna/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球員則發現自己處境尷尬。行動主義的表達有遭到伊朗當局報復的風險,尤其是對必須回國參加伊朗國內足球聯賽的球員。
不表達對抗議的支持可能招致球迷的嚴厲批評;許多人認為伊朗因為國內的動盪本不該參加本屆世界盃。一些活動人士呼籲禁止伊朗參加該賽事。最近,就在兒童在抗議中遇害的同時,有球員擺出不正經慶祝姿勢的照片流出,一些球迷感到非常憤怒。
「伊朗是一個對足球狂熱的國家,但我認為多年後,伊朗人民對這屆世界盃最難忘的記憶不是誰踢了好球,而是誰拿出了勇氣,」伊朗問題專家、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高級研究員卡裡姆·薩賈德普爾在最近一封電子郵件中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