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让地方吧,亚历克·鲍德温(Alec Baldwin)。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模仿唐纳德·特朗普更胜一筹。
头发不太像,但感觉没错——自以为是,顾影自怜,要是有谁胆敢对某个事件做出另一个版本的陈述,一个不像他说的那么英勇的版本,必将引起他的暴怒。我们本应对他感恩不尽,却在为久远以前的猥亵事件而羞辱他。谁来体恤他的痛苦?
他把一个22岁女孩对他的浪漫崇拜变成了性利益,随后引发了一系列令她遭受沉重打击的事件,对此他可曾表现出足够的悔意?“我离开白宫时欠了1600万美元的债,”作为对这个问题的回应,克林顿在周一播出的NBC台《今日》(Today)节目的访谈中说。我不知道他的律师账单跟道德亏欠之间有什么关系。但是我可以看出,他依然迷恋金钱和夸张的痛苦表演,这一点没有丝毫改变。
在“虚假对等”的叫骂声打破窗户,吓到花花草草之前,我应该澄清,无论在什么时候,无论充当任何角色,我都觉得克林顿比特朗普强。特朗普是妄想和堕落的珠穆朗玛峰;克林顿也就从基地营出发往上爬了一点。
广告
但是,在这样一个荣誉感匮乏的时刻,大多数政客会更快地推卸责任而不是承担起责任,克林顿的回避问题、闪烁其词和自我辩解令我感到难堪。他是从特朗普那里得到的启发吗?或者是在向我们展示特朗普是从何处得到的办法和灵感?
当然,克林顿本周冒险出现在摄像机前是想谈谈他写的一本书,而不是一本写他的书。所以他感到沮丧和慌乱。
而且71岁的他谈吐和演技已不如前。他的双眼不再那么湿润迷蒙。他悔恨地啃咬下唇的动作不再那么自如。
但是,他或他身边的任何人有没有考虑过,为回应 #MeToo(我也是)运动而准备一个剧本,让他在其中说出勇敢而治愈的台词,坦承自己的错误、自己吸取的教训以及我们所有人应当如何从中受益?
他例行公事地说,他对之前的莫妮卡·莱温斯基(Monica Lewinsky)丑闻感到遗憾,这样做是正确的。但那是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倒台,人们认识到性失当行为的普遍性,乃至特朗普的堕落闹剧之前的事。特朗普对道歉过敏,这给了克林顿机会,让他可以创造一种更高尚、更好的模式。但他肯定是没把握住。
一旦记者小肚鸡肠地提起过去,以及他是仅有的两位遭弹劾的美国总统之一这个讨厌的事实,他显然就会恼火起来。当NBC新闻的克雷格·梅尔文(Craig Melvin)走进雷区时,他愤怒了。他一下子变成了特朗普。
广告
他把指责引向别人,为自己的风流韵事开脱,暗示椭圆形办公室的前辈们同样好色。“你觉得肯尼迪总统应该辞职吗?”他质问梅尔文。“你觉得约翰逊总统应该辞职吗?”放克林顿一马吧。他只是听从性欲行事。
他引用民意调查、外界的眼光与人民的判断力。“三分之二的美国人民支持我,”他告诉梅尔文。他们认为共和党人对他的弹劾太过分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是无辜的——或者是高尚的。
他指责梅尔文作为记者功课做的不充分,尽管在《今日》的采访部分中没有一丝不严谨的迹象。“你无视了一些明摆着的事实,这很典型,”他说。我也震惊了——克林顿的愤怒程度简直和特朗普差不多。
那些被忽视的事实是他的咆哮中最可以忽略不计的部分。他提到他提拔了多少女性从事高级职位。那些不忠、性骚扰指控,还有胡安妮塔·布罗德里克(Juanita Broaddrick)的强奸指控,凭着这个花名册就能得到抵消或者赦免?马德琳·奥尔布赖特(Madeleine Albright)的升职能弥补莫妮卡·莱温斯基撕心裂肺的痛苦吗?珍妮特·雷诺(Janet Reno)可以充当一张摆脱牢狱的免罪卡吗?
多么恶心的算计。多么惊人的一个预兆。如今,特朗普的支持者团结在他的政策周围,为他的大部分行为文过饰非;但是早在几十年前,克林顿的不少支持者们就做出了虽不那么严重,但却极为类似的讨价还价。
第42任总统和第45任总统的交集不只是澎湃的荷尔蒙,还有他们都自认为有咆哮的资格。这种自以为是,是理想世界——女性获得应有的尊重和平等,美国人获得我们迫切需要的领导——的对立面。
广告
克林顿的新书是与詹姆斯·帕特森(James Patterson)合写的惊悚小说,名为《失踪的总统》(The President Is Missing)。这可能是他新书巡回宣传的标题——也像是特朗普政府的实时编年史。如果总统应该更关心自己的义务而非自己的声誉,更关心自己的职责而不是自己应得的东西,那么我们现在就缺少这样一个人,而克林顿并没有填补这个空白。
他在高声唱出那首我们已经厌烦的老调:他好惨。特朗普好惨。
我得把歌词改改。惨的是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