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贸易界出现了一个新时髦词:多元化。
“没有比现在更好的多元化时机了,”在七国集团最近的灾难性会议之后,加拿大贸易部长的一位发言人在推特上写道。
今年春天,韩国在与美国进行了长达六年之久的贸易协定重新谈判之后已变得如此之沮丧,以至于韩国决定转向其他国家。在协定宣布后不久,韩国贸易部长就开始了“贸易多元化”战略。
多元化是一种礼貌的说法,实际上是美国的朋友和盟友们认为,我们已经变成一个不可靠的伙伴,他们现在正在转向其他地方。从渥太华到布鲁塞尔,再到首尔,我们的贸易伙伴们已对特朗普政府的关税表示厌烦,他们已经放弃了试图讨好特朗普总统、或试图说服他自由贸易是好事儿的做法。为了减少他们对美国的经济依赖,减少他们在潜在的全球贸易战中的风险,他们正在缔结把我们完全排除在外的贸易协定。
广告
6月14日,加拿大政府要求议会批准一项新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新协定因美国去年的退出,不再包括美国。6月18日,欧盟贸易专员访问了澳大利亚,三天后,新西兰开始与欧盟谈判自由贸易协定;6月22日,韩国宣布了将与俄罗斯进行两国之间的首个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计划。
这些举措是对特朗普政府的不可靠性和不可预测性的直接回应,它们传递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即美国政府的贸易政策重点——重新谈判协议、惩罚违规行为——没有像预期的那样有效果。
特朗普总统可能希望用更好的协议来取代他不喜欢的、“糟糕的”老协议,但到目前为止,世界上的其他国家都不愿与美国谈判新协议。长长的、不断增长的关税清单,特别是那些基于令人生疑的国家安全理由的关税,削弱了特朗普政府与其他国家结成联盟的能力,解决合理的担忧、尤其是中国的不公平贸易做法,需要这些联盟。
相反,我们最密切的贸易伙伴正在忙于为受美国提高关税影响的产品寻找新的出口市场,他们也在为将受本国计划实施的报复性关税影响的美国产品争取新的供应商。
比如,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曾一直努力与特朗普总统建立密切关系。但现在,日本最大的出口产品,汽车和汽车零部件,突然面临着美国对其加征25%关税的威胁。正如安倍晋三对日本议员所说的:“日本很难理解,我们不能接受。”
因此,日本正在加速与其他国家的谈判。日本和欧盟计划在今年7月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此外,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之后,是日本挺身而出,填补了美国留下的领导空缺。日本国会本月通过了一项批准修订后的协定的法案。
5月,中国总理李克强(左)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安倍表示,他希望“把日中关系提升到一个新阶段”。
5月,中国总理李克强(左)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安倍表示,他希望“把日中关系提升到一个新阶段”。 Kim Kyung-Hoon/Reuters
特朗普政府的调子和政策,甚至让中国和墨西哥这两个长期的竞争对手走得更近了。这两个国家曾经作为低成本制造商进行直接竞争,而美国是它们最重要的市场。在特朗普开始鼓吹提高关税、并可能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之后,墨西哥经济部长伊尔德科诺索·瓜哈尔多(Ildefonso Guajardo)把去年对中国的访问称为“战略杠杆”,说访问“发出了一个信号,表明我们有(美国以外的)其他选择”。
与此同时,中国正致力于吸引贸易伙伴。中国政府想让他国视其为自由贸易先锋和多边贸易体系捍卫者的宣传运动遭到了相当多的怀疑。但中国与日本、印度和其他国家加强商业联系的努力正在取得进展。安倍晋三今年5月与中国总理李克强会晤后表示,他希望“把日中关系提升到一个新阶段”。
广告
令人遗憾的是,随着世界其他地区正在构建一个不包括我们的新贸易结构,美国正在被边缘化。我们的工人、农民和公司将被挡在重要的市场之外。我们将失去帮助制定先进技术的贸易规则和标准的机会,比如在替代燃料汽车、3D打印和人工智能方面。全球供应链和区域供应链将越来越多地绕开美国。美国遏制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的多年努力将失去关键的国际支持。
当然,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美国仍将对国际商务起主要作用。我们的市场对他国的出口产品具有很大的吸引力,我们在制造业、服务业和农业方面的出口竞争力很强。美元仍然是主要的全球储备货币,世界上的大部分贸易以美元计价。
但是,过高地估计我们的谈判筹码是有危险的。随着我们的合作伙伴将目光投向别处,贸易模式将发生变化。我们花了几十年的时间与我们的盟友建立信任。我们现在正在挥霍这种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