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点击此处订阅NYT简报,我们将在每个工作日发送最新内容至您的邮箱。)
每当唐纳德·特朗普公开露面时,你肯定能看到这两件事:不戴口罩,然后吹嘘他踢走了中国入境者。
他在上周末发推说:“我们在处理新冠病毒疫情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尤其是非常早地禁掉从中国来的人。”
他对国会共和党人说:“我们禁止了中国的入境……我是唯一一个想要这样做的人。”
广告
“而且我发布了对中国的旅行禁令。想想吧。”
“我发布中国旅行禁令的时候都批我操之过急。”
“我很早的,我对中国关闭了我们的国门。”
这里我们先来说一说,特朗普直到1月31日才宣布中国旅行禁令——这是在世卫组织宣布新冠疫情是全球突发卫生事件,并且许多国家在做同样的决定后。但是谁也不会指望总统会承认他比马绍尔群岛还晚
特朗普对中国的痴迷尤其困扰着那些不得不应对我们目前的公共卫生危机的人们,这其中大部分已经跟疫情与亚洲的关联没什么关系。如果你听了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对纽约州人的每日讲话,你可能注意到他谈了“欧洲病毒”。
“当我们第一次面对这种病毒时,我们被告知它来自中国,对吧?”科莫在周三说。他还说,但是当它到达东海岸时,“实际上是来自欧洲。”这是一个政府不愿意提及的细节,因为即使是我们极富创意的总统也难以用这个版本的故事将自己打造成英雄。所以美国人只能假定全都是因为武汉。
广告
但是这个词正在扩散。多亏了……州长们。他们并不是我们在一场全球大流行期间会去指望的人。实际上你会期望州长是那些对付好斗的州参议员的人,而不是处理瘟疫。
但是总统自己就在踢皮球。你想知道美国人应该被隔离多久吗?那得问州长——特朗普想要他们解决这个问题。想听最新消息吗?你的州长很可能是每天传达信息的那个人。(由于时间紧迫以及无法避免编造谎言,特朗普放弃了例行新闻发布会。)
科莫是迄今为止最知名的州长面孔,一些民意调查显示,他比总统更受欢迎。他每天发表演讲时,屏幕上还要闪烁标题、主题和劝诫,例如“口罩有效!手套有效!消毒洗手液有效!”与此同时,特朗普厚颜无耻地闪耀登场,对一群人说,美国人已经了解到了关于口罩的“好处和坏处”:“不是一边倒的,信不信由你。”
一个疫情肆虐的国家的总统竟然说了这样的话,令人有点难以置信。但是,当谈到政府的绩效时,白宫的规则却是始终往好的一面看。
特朗普本周自豪地宣布:“我们的人均测试数量已经超过了韩国、英国、法国、日本、瑞典、芬兰和其他许多国家。”持怀疑态度的人指出我们的人均测试并没有多过德国、俄罗斯、西班牙和加拿大。但是你们要往好了想。我们做的还是比芬兰要好。
还有,别忘了那些飞机乘客!“我们行动得很早。我们行动得极其早,为了不让中国进来,”特朗普在最近一次发布会上吹嘘道。
广告
自从特朗普采取的理论上很早的行动以来,仍有将近4万人从中国直飞到美国。公平地讲,许多人是有权利回家的公民。但你会想,政府会确保他们不会带着任何有传染性的东西回来的。旅客说,检疫措施的缺失让他们感到惊讶
直到3月中旬,总统才对来自欧洲的旅客实施旅行限制,而欧洲的疫情蔓延已久。哈佛大学流行病学专家迈克尔·米纳(Michael Mina)说,“我们基本上是锁了前门,而后门还开着。”想出为什么并不难。禁止那不勒斯的航班确实没有打击武汉有吸引力。当科莫开始警告来自意大利的感染时,甚至连他的女儿也感到困惑。
当然,还有在政治上,没有什么比声称你的对手对某个国家手软要好使。“在假新闻媒体上你是永远不会听到这些的,但我对中国强硬,而瞌睡虫乔·拜登则对中国软弱,”特朗普在最近的一封筹款信上宣布。“他一直都是,而且他永远都是——这永远不会改变。”
当科莫开始他的新冠病毒简报会时,他对总统表现出的愤怒相当精彩。(“如果他正坐在家里看电视,也许他该站起来去工作。”)最近他变得谨慎了——可能是因为纽约需要大量的联邦支持。
但他目前的说辞——我们的问题完全来自“欧洲病毒”——似乎是一个明智的做法。首先,它提醒我们疫情不会消失。其次,这是对全球监督的呼吁。
第三,这会气疯唐纳德·特朗普。这些还不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