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唐納德·川普如此強大?他是怎樣統治了兩大政黨之一併當選總統的?是因為他的頭髮,還是因為他的腰圍?不,是因為他的敘事。川普講述了對數千萬美國人來說真實可信的有力故事。
其中最主要的一個故事是美國正在被腐敗的沿海地區精英們摧毀。根據這種敘事,有一個由受過高等教育的美國人組成的盤根錯節的網路,構成了川普支持者所稱的「政權」(Regime):華盛頓的弄權者、自由派媒體、大基金會、精英大學、覺醒企業。這些人腐敗、傲慢、不道德,只關心自己。他們要對付川普,因為川普是敢於對抗他們的人。他們不僅想對付川普;他們還想對付你。
這種敘述有一個真實的核心。受過高等教育的都市精英已經在某種程度上成為自我封閉的婆羅門階層。但川普式的宣傳將一個不幸的社會鴻溝變成了惡毒的陰謀論。儘管有大量證據可以證偽,它依然簡單地假設社會的主要機構在本質上是腐敗的、惡毒的、黨派化的,而且心懷不軌。
它簡單地假設,人民受到「政權」的攻擊本身證明了他們的美德。川普的政治生涯一直是靠精英的蔑視來維持的。精英階層越鄙視他,共和黨人就越喜歡他。如今,衡量共和黨領袖地位的關鍵標準是要有正確的敵人。
廣告
聯邦調查局就是在這樣的情境下出場的,關於馬阿拉歌莊園的搜查,我們還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但我們知道共和黨的反應。我Twitter上關注的右派人士欣喜若狂。看!我們真的被迫害了!標題為《政權要報復》的文章開始出現。榮恩·德桑蒂斯在Twitter上寫道:「對馬阿拉歌莊園的搜查是聯邦機構針對『政權』的政治對手動武的又一次升級。」和往常一樣,他們使用的語氣就像世界末日來了。「這是近代史上對這個共和國最嚴重的攻擊,」福克斯新聞主持人馬克·萊文驚呼
對川普的調查被視為純粹是令人髮指的「政權」陰謀。至少就目前而言,搜查行動已經動搖了共和黨的政治格局。幾週前,根據《紐約時報》和錫耶納學院的一項民調,大約一半的共和黨選民準備放棄川普。本週,整個政黨似乎都在支持他。為川普的潛在初選對手提供建議的共和黨策略師有理由感到沮喪。「這完全是給了他一根救命稻草,」其中一位策略師告訴Politico。「難以置信……這讓所有人再次支持川普。這一下大家都不好說什麼了。」
根據特拉法加集團/各州行動公約的一項調查可能投給共和黨的選民中有83%的人表示,聯邦調查局的搜查讓他們更有動力在2022年的選舉中投票。超過75%的人認為搜查的幕後推手是川普的政敵,而不是公正的司法體系,在可能參與大選投票的選民中,48%的人也這麼認為。
在一個正常的社會中,當政治人物受到調查或指控時,他們在政治上就會受到傷害。但這已不再適用於共和黨。司法體系可能正在以一種前所未有的方式與政治體系發生衝突。
如果檢察官指控川普,並在他獲得共和黨提名甚至總統職位時將他定罪,那會發生什麼?如果法律系統按照它的標準判定川普應該進監獄,而選舉系統按照它的標準判定他應該入主白宮,那會發生什麼?
我認為在這種情況下,川普會被捕入獄。我還認為,屆時我們會看到憤怒的川普選民帶來廣泛的政治暴力,他們會得出結論,認為「政權」偷走了這個國家。在我看來,這是最有可能導致民主徹底崩潰的途徑。
廣告
理論上,正義是不講人情的,顯然沒有人可以凌駕於法律之上。但正如達蒙·林克在Substack的帖子中所寫的那樣,「這是一個政體,不是康德倫理學的研究生研討班。」我們生活在一個特定的現實世界中,我們都必須為我們的行為在現實世界中的影響負責。
美國絕對需要懲罰犯罪者。另一方面,美國絕對需要確保川普不會再任總統。如果前者令後者更有可能發生,我們該怎麼辦?我不知道應該如何擺脫法律和政治現實之間的潛在衝突。
我們正生活在一場合法性危機中,在此期間,對既有權力的不信任是如此嚴重,以至於精英行為者的舉動往往會適得其反,無論這些行為有多麼充分的理由。
我感覺聯邦調查局的所作所為是有正當理由的。我猜測它會找到一些有害的文件,但對削弱川普的支持毫無幫助。我還確信,至少就目前而言,它無意中提高了川普再次參選總統的機會。無意中讓川普的潛在初選挑戰者處境更加艱難,並激勵了川普的支持者。
感覺就像我們正在走向某種風暴,而且沒有什麼體面的方式來改變航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