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NBC新聞的一項最新民意調查,美國選民現在認為「對民主的威脅」是國家面臨的最重要問題,這既令人不安,也是一個令人欣慰的跡象,表明大家在關注這個問題。值得注意的是,這不僅僅是美國的問題。民主正在世界範圍內遭到侵蝕;根據經濟學人智庫的最新調查,現在世界上有59個完全專制的政權,佔世界人口的37%。
然而,在這59個政權中,只有中國和俄羅斯這兩個強大到足以對國際秩序構成重大挑戰。
當然,這兩個國家是非常不同的。中國是一個真正的超級大國,其經濟在某些方面已經超過美國。就經濟而言,俄羅斯是一個三流國家,自2月24日以來發生的事件表明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其軍事力量都比大多數觀察人士以為的要弱。不過,它確實擁有核武。
然而,中國和俄羅斯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兩國目前都存在巨大的貿易順差。這種順差是實力的表現嗎?是專制有效的證據嗎?
廣告
不,在這兩種情況下,順差都是疲軟的跡象。川普等人推崇這樣一個普遍觀念:一個國家如果賣的東西比買的東西多,某種程度上就是「贏家」,目前的情況為其提供了有益的糾正。
先說俄羅斯,自普丁入侵烏克蘭以來,俄羅斯的貿易順差大幅增長。這是怎麼回事呢?答案是,這在很大程度上是西方經濟制裁的結果,這些制裁出人意料地有效——儘管不是以許多人預期的方式。
入侵開始後,人們普遍呼籲對俄羅斯的石油和天然氣出口實施禁運。然而,在現實中,俄羅斯維持石油出口幾乎沒有遇到什麼困難;它打折出售原油,但全球油價高企意味著大量資金仍在流入。雖然俄羅斯對歐洲的天然氣出口大幅下降,但這反映出普丁政權試圖向西方施加壓力,而不是反過來。
相反,制裁的結果是削弱了俄羅斯的進口能力,尤其是其購買關鍵工業投入的能力。這個問題的一個例子是:有報導稱,俄羅斯的航空公司正在停飛一些飛機,從上面拆取無法再從國外購買的零部件。
因此,俄羅斯的貿易順差對普丁來說實際上是一個壞消息,表明他的國家在使用現金購買維持戰爭所需的商品方面遇到了困難。
中國的問題則不一樣:它的貿易順差是長期內部問題的結果,而這些問題最終可能會變得非解決不可。
廣告
外界觀察人士早就注意到,中國的國民收入只有很少一部分惠及公眾,因此,儘管經濟增長迅速,但消費支出仍然疲軟。相反,中國通過將廉價信貸用於日益低效的投資支出,尤其是膨脹的房地產市場,由不斷增長的私人債務支撐,這或多或少地維持了充分就業。
中國成功地讓這個最終不可持續的遊戲持續了相當長的時間。然而,在當下,中國的房地產市場似乎正在崩潰,消費需求似乎正在大幅下降。這拖累了該國的進口,從而擴大了貿易順差。同樣,順差可能是弱勢的標誌,而不是實力的表現。
關於中國還有兩點。首先,政府拒絕重新審視失敗的新冠戰略,依賴相對無效的國內疫苗和嚴厲封鎖的破壞性政策來遏制大流行,這也影響了該國經濟。
其次,在當前條件下,中國需求疲軟無意中對世界其他地區是一種利好
12年前,世界經濟正遭受需求不足之苦,而中國的貿易順差從世界其他地區吸走了購買力,使問題變得更糟。然而,今天世界經濟正遭受供應不足之苦,這導致了許多國家的高通貨膨脹。在這種背景下,中國經濟疲軟實際上對我們其他人有利:中國需求下降抑制了石油和其他大宗商品的價格,減輕了全球通膨壓力。
那麼,我們能從獨裁者和他們的貿易順差中學到什麼呢?
廣告
正如我所說的,我們得到的證據表明,出口大於進口並不意味著你就贏了:在不同的方面,俄羅斯和中國的貿易順差都代表著失敗而不是成功。
在更廣泛的層面上,我們看到了獨裁統治的麻煩,在獨裁統治下,沒有人能告訴領導人他錯了。普丁入侵烏克蘭,部分原因似乎是所有人都不敢警告他俄羅斯軍事力量的局限性;中國的新冠對策已經從榜樣變成了警示故事,這可能是因為沒有人敢告訴習近平,他的標誌性政策不起作用。
因此,專制政體可能正在前進——但並不是因為它比民主政體更好。不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