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俄軍在烏克蘭的行動繼續受挫,全世界都在擔心弗拉基米爾·普丁可能會使用戰術核武器。也許吧,但就目前而言,我認為普丁正在組裝另一種武器。這是一枚石油和天然氣炸彈,他就在我們眼前,在我們不經意地幫助下,給炸彈安裝引信——今年冬天,他可以輕而易舉地引爆它。
如果他這麼做了,那麼家庭取暖用油和汽油的價格可能會飆升。普丁當然希望,這樣的政治後果將分裂西方聯盟,並促使許多國家——包括我們的國家,主張「恢復美國偉大榮光」的共和黨人進步派人士都對烏克蘭衝突不斷上升的成本表示擔憂——立即尋求與克里姆林宮的人達成骯髒的交易。
簡而言之,普丁現在正在打一場突破烏克蘭防線的地面戰爭,以及一場摧毀烏克蘭及其盟友意志的雙線能源戰爭。他試圖摧毀烏克蘭的電力系統,令那裡度過一個漫長而寒冷的冬天,同時讓自己可以抬高烏克蘭所有盟友的能源成本(我會在後面解釋他會怎麼做)。由於我們——美國和西方國家——沒有一個適當的能源戰略來抑制普丁能源炸彈的影響,這是一個可怕的前景。
說到能源,我們想同時擁有五種互不兼容的東西,而普丁已經拿捏住了我們:
廣告
1. 我們希望經濟儘快去碳化,以減輕氣候變化帶來的非常現實的危險。
2. 我們希望得到盡可能便宜的汽油和取暖用油,這樣我們就可以隨心所欲地開快車、多開車,也不必在室內穿毛衣,或者做任何節約能源的事情。
3. 我們想告訴伊朗、委內瑞拉和沙烏地阿拉伯的石油獨裁者們,別礙我們的事。
4. 我們希望孤立美國的石油和天然氣公司,讓它們成為過時的恐龍,他們應該把我們從當前的石油危機中拯救出來,然後在森林中死去,讓太陽能和風能取而代之。
5. 哦還有,我們不希望任何新的石油和天然氣管道或風能和太陽能輸電線路破壞我們的後院。
我明白為什麼人們想要這五樣東西——五個我都要,現在就要!但它們涉及到權衡,很少有人願意承認或者去討論這一點。在像我們現在這樣的能源戰爭中,需要搞清目標和優先事項。作為一個國家,作為一個西方聯盟,我們在能源問題上沒有優先順序,只有相互競爭的願望和認為我們可以擁有一切的神奇想法。
假設我們堅持認為,一旦普丁丟下那個我認為他在為聖誕節組裝的能源炸彈,我們將進入一個充滿痛苦的世界。我認為他的策略是這樣的:首先讓美國動用其戰略石油儲備。大量原油庫存儲藏在巨大洞穴中,我們可以在緊急情況下使用這些原油,以抵消我們國內生產或進口受到的任何中斷。上週三,拜登總統宣布在12月從儲備中再釋放1500萬桶,完成了他早些時候制定的總共釋放1.8億桶的計劃,以努力將汽油價格保持在盡可能低的水平——在期中選舉之前。(他沒有說最後這句。他不需要說。)
廣告
根據《華盛頓郵報》的一篇報導,該儲量「截至10月14日4.051億桶。這大約是其最大授權存儲容量7.14億桶的57%。」
我理解總統的處境。因為五、六美元一加侖的汽油正在對人們造成不小的痛苦。但使用旨在為我們在國內或全球生產突然停產時提供緩衝的儲備石油,在選舉前讓每加侖汽油的價格減少10或25美分是個冒險的做法,即使總統已經計劃在未來幾個月內對儲備進行補充。
普丁希望美國現在就把戰略石油儲備緩衝盡可能用光——就像德國人放棄核能並讓他們依賴於俄羅斯的廉價天然氣一樣。然後,當俄羅斯的天然氣因烏克蘭戰爭而被切斷時,德國的家庭和工廠不得不瘋狂地削減開支,奮力尋找昂貴的替代品。
接下來,普丁將看著歐盟準備禁止通過海運從俄羅斯進口原油,從12月5日開始。這一禁運——連同德國和波蘭停止管道進口的舉措——應涵蓋歐盟目前從俄羅斯進口的石油的90%左右。
正如華盛頓特區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最近的一份報告指出,「至關重要的是,制裁還禁止歐盟公司為俄羅斯向第三國的石油出口提供航運保險、經紀服務或融資。」
美國財政部和歐盟認為,如果沒有這種保險,俄羅斯石油的客戶數量將急劇減少,因此他們告訴俄羅斯人,他們可以從幾個佔據該行業主導地位的西方保險公司為油輪購買保險,條件是他們必須將原油出口價格降低到歐洲和美國設定的水平。
廣告
我在石油行業的消息人士告訴我,他們嚴重懷疑西方定價方式是否會奏效。俄羅斯的OPEC+合作夥伴沙烏地阿拉伯肯定不想看到這樣的買家定價先例。此外,國際石油交易中到處都是可疑之人——還記得馬克·里奇嗎?——他靠市場扭曲賺大錢。油輪攜帶跟蹤其位置的轉發器。但從事不正當活動的油輪將關閉轉發器並在進行船對船轉運幾天後重新出現,或者將其貨物轉移到亞洲某處的儲油罐進行再出口,實際上是在非法銷售他們的俄羅斯石油。一艘超大型油輪中的石油價值大約為2.5億美元,因此動機是巨大的。
現在再加入一個狡猾的玩家:中國。它從中東進口液化天然氣,擁有各種長期、固定價格的合同,價格約為每桶油當量100美元。但由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為遏制新冠疫情採取的瘋狂做法——近幾個月來,約有3億公民處於完全或部分封鎖狀態——中國經濟已大幅放緩,天然氣消耗也大幅放緩。一位石油行業消息人士告訴我,中國因此一直在將一部分用固定價格買入、用於國內使用的液化天然氣,以每桶油當量300美元的價格轉售給歐洲和其他天然氣匱乏的國家。
既然習近平已經鎖定了總書記的第三個任期,許多人預計他將放鬆封控措施。如果中國回到接近天然氣正常消費量的水平,並停止用不完的天然氣的再出口,全球天然氣市場將變得更加緊張。
最後,正如我所指出的,普丁正試圖破壞烏克蘭的發電能力。今天,有超過100萬烏克蘭人用不上電,正如一位烏克蘭議員上週發推說,「全面的黑暗和寒冷即將來臨。」
因此,把所有這些因素加起來,然後假設,到了12月,普丁宣布,他將停止向支持烏克蘭的國家出口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30天或60天,而不是聽從歐盟對俄羅斯油價的限定要求。他可以在短時期承受這樣做的後果。這將是普丁的能源炸彈,也是送給西方的聖誕禮物。在這個供應緊張的市場上,石油可能會漲到每桶200美元,而天然氣的價格也會相應上漲。在美國,加油站每加侖汽油可以漲到10到12美元。
對普丁來說,能源炸彈的美妙之處在於,與引爆核彈不同,後者將使全世界聯合起來反對他,引爆油價炸彈會將西方與烏克蘭分開。
廣告
顯然,我只是就普丁的目的做了一番猜測,如果世界陷入衰退,能源價格也會隨之下跌。但我們最好還是拿出一個真正的應對策略,尤其是考慮到,雖然一些歐洲國家已經在設法為今年冬天儲備天然氣,但在沒有了俄羅斯天然氣供應、中國天然氣用量恢復正常的情況下,2023年重建這些儲備可能會變得非常昂貴。
如果拜登希望美國成為民主的軍火庫,以保護我們和我們的民主盟友——而不是讓我們乞求沙烏地阿拉伯、俄羅斯、委內瑞拉或伊朗生產更多的石油和天然氣——那麼,我們就需要一個與軍火庫同樣強大的能源庫。因為我們目前正處於一場能源戰爭中!拜登需要發表一次重要講話,明確表示在可預見的未來,我們需要更多的各種能源。美國的石油和天然氣投資者需要明白,只要他們以盡可能清潔的方式生產、投資於碳捕獲,並確保他們建造的所有新管道都可以運送氫氣(這可能是下一個十年最好的清潔燃料),那麼他們就與拜登通過氣候立法大力推動的太陽能、風能、水力和其他清潔能源生產商一樣,在美國的能源未來中佔有一席之地。
我知道。這不是萬全之策。這不是我希望我們在2022年會出現的情況。但這就是我們所處的現實,其他的說法都是異想天開——唯一不會被它愚弄的人,就是弗拉基米爾·普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