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夏威夷冒纳罗亚火山附近一个岩石遍布的山坡上,包括30岁的德国物理学家、工程师克里斯蒂亚娜·海尼克(Christiane Heinicke)在内的六名研究人员正在模拟火星上的生活。这项模拟活动将持续一年。
他们是NASA出资的HI-SEAS项目的一部分,从8月开始在那处住所里生活。他们也是第四个在那里生活的团体,停留时间将比之前所有团队都长。这项工作要求海尼克和另外五个人住在一个1000平方英尺(约合93平方米)大的圆顶形建筑里。逃离里面的封闭环境是可以的,但在屋外需要穿上仿制的太空服。
生活在小屋里有时会让人觉得与世隔绝:巴黎11月遇袭期间,海尼克说她和同事尝试通过延迟的网络连接了解相关新闻。
但他们希望,自己的工作有助于现实生活中前往那颗红色星球的任何任务。人们可以看到,他们在Twitter上积极地记录着日常生活。
广告
海尼克介绍了更多和她的“火星”生活有关的情况。
这次经历中,让你吃惊的地方是什么?
让我吃惊的第一件事是,从里面看这里挺宽敞的。但实际上这里只略大于1000平方英尺,还分成了两层,对六个人来说相当小了。
如今,任务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我吃惊的主要是空间的限制对我的影响之大。我本以为会想念阳光照在身上和微风拂面的感觉,但结果感受不到阳光和风并不是在里面生活最大的困难。而是不能保持直线行走10秒钟以上。
你们在“火星”上吃的东西是什么样的?
我们吃的几乎都是你们在地球家庭里能找到的东西。我们所有的供给都是耐储存的:鸡蛋粉和奶粉、经过冷冻干燥的鸡肉和蔬菜、经过净化的黄油、水果干和大量调味品。我们还有巧克力和其他一些零食。真的,我现在可能比任务开始前,自己作为一个单身人士吃得更健康。
你们的住处缺什么物质享受?
实际上什么都不缺。我们的设备出人意料得齐全:我们有一个公共区域,里面有工作区、一张餐桌、一台跑步机和其他运动器材、一些棋盘游戏、一台投影仪,还有其他东西。我们一开始没抱太大期望这一点,可能起到了帮助作用,因为参加火星任务时,可能只能带最基本的物品。
网络情况怎么样?
广告
自从住在“火星”上以后,我们所有的信息都要在星际空间中单程传输20分钟,才能达到地球。电子邮件、网页浏览和通过Skype交流都是这样的。因为谁都不想在交谈中为了一个答复等40分钟,所以我们不用Skype,或其他任何形式的实时对话。我们只通过电子邮件,或电子邮件的视频附件和家人交流。
你养成什么新爱好了吗?
我的确养成了一个新习惯,但肯定不是因为我在这里有更多时间。的确,因为不用去逛街、不用往返上班、不用接电话,我们节省了很多时间。然而,我们依然是有项目在身的全职研究人员,另外我们在家务上花的时间也的确比在地球上多。
比如,在烹制任何食物前,我们都需要给它重新补充水分。要是停电了,我们不能简单地给电力供应公司打电话,而是要自己解决问题,或许也会通过延迟的网络得到一些帮助。如果什么事都要自己动手,工作时间是会变长的。
那么我的新爱好是什么呢?我在自学吹口琴,因为口琴够小,很有可能在去火星时允许带上,不像我之前弹的钢琴。
你真的想参加目前定于2025年的首次火星任务吗?
广告
又想又不想。要是保证能回得来,我愿意踏上另一个星球,证明可能可以在那里活下去。然而现实地说,到首次派人前往火星时,我的年纪可能太大了。所以,我的人生目标是进行有趣的研究,但愿有利于人类,并且要快乐。
采访内容经过编辑的精选提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