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觉当家族曾在勃固俱乐部举办派对。这个受人尊重的家族是缅甸人和爱尔兰人的后裔,他们恢复了那个有柚木内壁的俱乐部的19世纪辉煌。翻修勃固俱乐部的工程适合这个家族的东西方交融定位,体现了一个重新与世界接触的国家的乐观心态。
随着缅甸军事独裁者结束数十年的孤立主义,觉当家族似乎代表着一个完美的组合,这个庄严的家族有着悠久的慈善捐赠历史,同时致力于劝说一个腐败、封闭的国家为参与全球经济进行所需的商业改革。但这个家族的主要财富来源却隐藏在外表之下,人们只略有耳闻,其财富据说是来自房地产和进出口公司。
尽管觉当家族努力将自己与控制着缅甸经济的毒枭和军方那些与之沆瀣一气的商业密友区分开来,他们暗地里却在为世界上最残暴的军队之一提供装备。就在缅甸的将军们对罗辛亚穆斯林进行种族清洗的时候,这个家族与缅甸国防军的伙伴关系也在加深。这种关系一直延续到今年军队发动政变,夺取了国家全部权力之后,据一个跟踪缅甸情况的团体估计,军方迄今已杀死了1300多名平民。
这个家族的公众形象是继承人乔纳森·觉当。在争取拿到缅甸国防军合同的过程中,他与策划政变的国防军最高将领敏昂莱的家人过从甚密。乔纳森·觉当曾在2015年的巴黎航空展上与缅甸空军指挥官见面,这名指挥官当时察看的巴基斯坦战斗机后来成了缅甸国防军武器库的一部分。觉当家族的一家企业正在为帮助军方获得俄罗斯攻击直升机备件进行投标,这种直升机曾被用于低空扫射抵抗政变的平民。
广告
勃固俱乐部的合同显示,就连拿下翻修工程靠的也是一笔交易,觉当家族为此每年要向一家军方企业集团支付至少51万美元。
在采访了几十名前公司雇员、商业伙伴、军方内部人士和家庭成员,以及查阅了数千页公司文件、合同、投标书和其他财务文件的基础上,《纽约时报》对觉当家族进行了调查,揭示了一个向公众战略性隐藏的庞大军事采购网络。这个以其慈善基金闻名的家族通过与缅甸国防军的密切关系获利,同时帮助国防军规避西方政府的审查。
在鸡尾酒会和商业论坛上,魅力超凡、受过西方教育、会说英语的觉当家族成员大谈特谈国际商业标准,比如严格的治理、企业的社会责任,以及公开招标。但暗地里,他们与缅甸国防军进行着内幕交易,这种交易已在亚洲这个最贫穷、最专制的国家让军方的商业密友富裕起来。
武装部队日阅兵式上展示的武器。缅甸国防军因残暴对待本国公民声名狼藉。
武装部队日阅兵式上展示的武器。缅甸国防军因残暴对待本国公民声名狼藉。 Associated Press
归根结底,觉当家族的故事与缅甸的故事相似:一个有巨大潜力的国家,被残酷无情的军队和为追求财富愿意违背原则的家族挫败了。
觉当家族利用家庭关系拿下了为军方提供欧洲的飞机和一个法国的海岸监视系统的合同,获利丰厚。据一名公司前雇员和一封讨论有关交易的电子邮件,觉当家族参与了向缅甸海军提供意大利枪支的合同竞标。一名曾是将军的家族成员担任过缅甸能源部长、还曾兼任国家投资委员会主席,他正式批准了觉当家族的公司与有军方背景的企业或军方本身的交易。
为了掩盖财富的真正来源,觉当家族在从英属维尔京群岛到新加坡等不同司法辖区设立了关系错综复杂的公司。其中有些公司只是为一笔交易设立的,交易做完后就不复存在,它们依赖的所有权结构有时会掩盖该家族成员的参与。
广告
研究国际制裁的专家和五名前缅甸军方雇员说,该家族为军方进行的某些采购是为规避西方出口管制而设计的,这种出口管制的目的是防止缅甸国防军增强其控制力。例如,海岸雷达技术就有违反出口管制的可能;该技术在一次被联合国调查人员称为可能构成种族灭绝的军方屠杀中起了作用,罗辛亚穆斯林曾试图逃出那场屠杀。
该家族的一家公司曾向缅甸国防军捐赠了4万多美元,用于联合国所说的掩盖种族清洗现场的行动。联合国2019年的一份有关缅甸军方迫害罗辛亚人的报告专门提了这笔捐款。
现年39岁的乔纳森·觉当在接受采访时否认了家族的做法不正当,说自己与军方的关系和在缅甸做生意的任何公司与军方的关系没什么两样。他说,包括他父亲在内的亲属没有向缅甸国防军提供过军事装备,他还说,其他家族才是缅甸真正的军火商。
家庭关系
觉当家族的成员生长于一个人脉广泛的安逸阶层,随着缅甸的将军们让国家转向闭关自守,这个阶层受到了军方的保护。
这个家族最初的财富来自用于制作绳子和麻线的天然纤维黄麻。1962年第一次政变后,黄麻厂在军方进行的失败的社会主义尝试中被收归国有。
广告
曾因高质量的学校和国人通晓多国语言的世界主义而备受赞誉的缅甸陷入了贫困。军政府将国家的英文名从Burma改为Myanmar。
乔纳森·觉当的父亲莫伊·觉当被送到北爱尔兰,从而逃离了缅甸的贫困。他的兄弟姐妹分别去了泰国、新加坡、美国和英国。家族在仰光的优雅别墅与这个国家的其他东西一样变得破败不堪。
但是,即使许多家族成员去了国外,这家人仍保持着与缅甸的联系以及那里的生意。大家族中有在国防军担任高级将领、在军政府任内阁部长,或是军政府头目亲信的人,这让家人回国变得容易。
一位表姐嫁给了温文尔雅、讲英语的将军泽亚·昂,后者曾领导北方司令部和第88轻步兵师,联合国已将这两支部队与缅甸数十年来都对本国人民犯下的战争罪行联系起来。
觉当
觉当
乔纳森·觉当
乔纳森·觉当
 缅甸的互惠互利网络盘根错节,把各个家族捆绑在一起。将军的子女们择偶通常只是在一个小圈子内,可能是其他军人的后代,也可能是商界密友的后代。
随着缅甸国防军开始放松对经济的控制,把曾经属于军方的资产贱卖出去,这个人脉广泛的精英阶层得以迅速趁机牟利。乔纳森·觉当和同是在海外长大的兄弟姐妹们一起回到了缅甸。
广告
据调查缅甸国防军商业交易的监督组织“缅甸公义”(Justic For Myanmar)透露的一份文件,2017年9月,在针对罗辛亚人的暴力事件引起国际社会震惊的时候,莫伊·觉当的商业集团Ky-Tha安排了总部设在巴黎的法国航空和国防制造商赛峰的代表与缅甸空军高级将领的一次会面。会议的核心是讨论缅甸军队的直升机,包括用于扫射罗辛亚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的俄制MI-17武装直升机。
赛峰集团拒绝置评。尚不清楚那次讨论是否促成了一笔维修协议。乔纳森·觉当说,他从未听说过赛峰。
低调飞行
这架欧洲制造的直升机看上去是为了缅甸石油和天然气行业购买的。
但是,正如觉当的一份合同所示,这架巴西以216万美元低价出手的直升机并非用于商业目的。直升机最终到了国防军手里,它才是隐藏在伪造文书背后的真正收货人。
缅甸民航部门曾在给巴西当局的一封信中写道,这架直升机将用于“旅游和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据外籍员工称,这封信是基于Ky-Tha集团提供的带有手写注释的草稿,时报查阅了信件的副本。
广告
时报还查阅了另一份关于该直升机的内部文件,一名国防军军官被列为客户。
来自觉当旗下航空公司MWG的一封信要求为六名巴西机组人员提供签证,以便直升机在缅甸交付,但这封信不是写给民航当局的,而是写给缅甸空军总司令。这封信指明MWG将把这架欧直直升机移交给空军。《纽约时报》也查阅了这封信。
他说,当外国雇员和巴西机组人员抵达缅甸时,他们在停机坪上遇到了大约20名身穿蓝色制服的男子,他们围住直升机,惊叹于其功能。该员工说,他回到缅甸后当面与乔纳森·觉当对质,对这种欺骗行为表示不安。
2010年,缅甸前军政府首领丹瑞将军庆祝第65个武装部队日。他是和觉当家族有联系的军方高层人物之一。
2010年,缅甸前军政府首领丹瑞将军庆祝第65个武装部队日。他是和觉当家族有联系的军方高层人物之一。 Christophe Archambault/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乔纳森·觉当拒绝对该交易发表评论。
2015年,觉当公司的新加坡分公司签署了一项协议,向缅甸国防军提供由法国政府部分控股的武器制造商泰雷兹公司生产的海岸雷达技术系统。该监控系统名为“海岸观察者100”,“缅甸公义”提供的泄露文件中包含该系统的销售协议。
“海岸观察者100”横跨长长的海岸线,需要修建一些50米的高塔,用于安装最先进的雷达。曾为泰雷兹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项目工作过的英国雷达专家被请来做指导。一位法国前国防武官被聘为国际业务发展总经理,目前在泰雷兹工作。
随着罗辛亚人危机的加剧,“海岸观察者100”号在缅甸西部投入使用,在一代人的时间里,这里成为世界上难民最快出逃的地点。
武装部队横扫罗辛亚村庄,杀害和强奸平民。为了逃跑,罗辛亚人挤在摇摇晃晃的船上。国防军将他们一船一船地逮捕。
位于巴黎郊区的航空和国防制造商赛峰集团的总部。根据一份泄露的文件,赛峰集团的一名代表于2017年会见了缅甸空军的高级官员,讨论了国防军直升机的维修问题,这是用于对付罗辛亚人的军事装备之一。目前尚不清楚会面是否达成了交易。
位于巴黎郊区的航空和国防制造商赛峰集团的总部。根据一份泄露的文件,赛峰集团的一名代表于2017年会见了缅甸空军的高级官员,讨论了国防军直升机的维修问题,这是用于对付罗辛亚人的军事装备之一。目前尚不清楚会面是否达成了交易。 Gonzalo Fuentes/Reuters
“缅甸公义”提供的另一份泄露文件显示,2017年9月,在罗辛亚危机的狂潮中,觉当公司安排泰雷兹代表与海军高级官员会面。
泰雷兹在给《纽约时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它“不向缅甸出售防御系统”。
乔纳森·觉当否认对泰雷兹的该系统有任何了解。
2019年在仰光上空的一架Air KBZ客机。企业集团甘波扎,又名KBZ,涉及缅甸的许多业务,其创始人昂哥温因与军政权的关系而成为欧盟制裁的目标 .
2019年在仰光上空的一架Air KBZ客机。企业集团甘波扎,又名KBZ,涉及缅甸的许多业务,其创始人昂哥温因与军政权的关系而成为欧盟制裁的目标 . Nyein Chan Naing/EPA, via Shutterstock
目前尚不清楚“海岸观察者100”是否专门用于追踪罗辛亚人。但是,该系统可以识别小木筏的出现,在难民外逃期间具有明显的军事用途。
“海岸观察者100”的维护工作仍在继续。泄露的2020-2021年国防预算显示,用于维修雷达系统的拨款超过16万美元。“缅甸公义”获取的一大批泄露文件中的一份外币交易记录显示,前一年有12万美元用于同一目的。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西蒙·韦兹曼专门研究缅甸国防军的采购情况,他说,此类支出很可能违反了欧盟对国防军的贸易禁运,该禁令针对的是可能用于镇压的武器设备。2018年罗辛亚大屠杀后,贸易禁令得到加强,对所谓的军民两用产品进行打击。
甘波扎集团创始人昂哥温(左)在2019年表彰缅甸最大纳税人的仪式上接受时任缅甸总统温敏颁发的奖项。温敏在2月的政变中被驱逐,可能面临多年监禁。
甘波扎集团创始人昂哥温(左)在2019年表彰缅甸最大纳税人的仪式上接受时任缅甸总统温敏颁发的奖项。温敏在2月的政变中被驱逐,可能面临多年监禁。 Hein Htet/EPA, via Shutterstock
韦兹曼就泰雷兹监视系统表示:“罗辛亚人是一个生活在海边的群体,任何检查沿海水域的事情都必然是在检查罗辛亚人的活动,并可能被用于镇压,就是这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