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莉·倉田(音)穿著一件由丈夫查理·斯坦頓設計的粉色長袖T恤;一條經典Comme des Garçons粉色印花短裙;黃紫兩色的Melissa x Opening Ceremony果凍運動鞋,這鞋她至少有兩雙。巨大的L.A. Eyeworks圓形眼鏡是她的專屬,使用了一種大理石圖案和被稱為「布龍齊諾色」的煙草色。
被問及年紀時,倉田只回答她是「X世代」。她有一種標誌性的風格,融合了古著和高端設計師品牌,喜好強烈的配色——自從她哥哥的女友把自己的一些1960年代芭比娃娃給了她,她的這種活潑的風格就開始漸漸成形了。(「我心想,『哇,這些衣服太可愛了,比80年代那些好多了,」她回憶道。)
她把她的美學帶進了美琳達樂隊(Linda Lindas)新出的音樂影片《長大》(Growing Up)、Rodarte近日推出的2022秋季系列造型冊、MiuMiu短片《此房附帶一隻鳥》(House Comes With a Bird)和Vans與說唱樂手蒂耶拉·瓦克合作的膠囊系列。不過,最能體現這位炙手可熱的戲裝設計師的原創眼光的,可能是今春黑馬電影長片《瞬息全宇宙》(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
「她可以把看上去傻了吧唧的東西變成高品位時尚,」與丹尼爾·施恩奈特一同執導《瞬息全宇宙》的丹尼爾·關說,該片目前正在流媒體平台發行。「從很多方面看,她和我們惺惺相惜,都專注於同樣的目標,我們把最高的和最低的放在一個水平面上,讓人們看到這些也許只是同一枚硬幣的兩面。」
廣告
「這片子很多時候是一些普通人穿著挺無聊的衣服,國稅局或洗衣店特有的那種,很高興雪莉能像對其中離奇和瘋狂的一面一樣,對這些也充滿熱情,」施恩奈特說。「雪莉是本片的亮點。」
在影片中,倉田為楊紫瓊、關繼威、許瑋倫和傑米·李·柯蒂斯等演員在不同宇宙間的穿梭設計了前衛的服裝——包括給飾演喬伊·王的許瑋倫做了10種以上的瘋狂造型,她扮演了一個在郊區開洗衣店的華裔美國家庭的女兒,以及大反派「豬八土扒姬」。
倉田領導製作了《瞬息全宇宙》的服裝,其中的人物在多個宇宙間穿梭,圖為傑米·李·柯蒂斯飾演的迪爾德麗·波貝雷。
倉田領導製作了《瞬息全宇宙》的服裝,其中的人物在多個宇宙間穿梭,圖為傑米·李·柯蒂斯飾演的迪爾德麗·波貝雷。 A24
「她可以把看上去傻了吧唧的東西變成高品位時尚,」與丹尼爾·施恩奈特一同執導《瞬息全宇宙》的丹尼爾·關說,圖為許瑋倫飾演的「豬八土扒姬」。
「她可以把看上去傻了吧唧的東西變成高品位時尚,」與丹尼爾·施恩奈特一同執導《瞬息全宇宙》的丹尼爾·關說,圖為許瑋倫飾演的「豬八土扒姬」。 Allyson Riggs
「有意思的是我父母也開洗衣店,」在洛杉磯郊區蒙特雷公園長大、曾在拉肯亞達-弗林楚奇一所天主教女子高中讀書的倉田說。「喬伊這個角色我感同身受。」
在洛杉磯生活的倉田自稱是個「創意合作者」。她給比莉·艾利什(包括她目前的世界巡演)、瓦克、莉娜·杜漢姆、珍妮·劉易斯和法瑞爾·威廉斯做過造型。她的擁躉包括導演奧特姆·德瓦爾德、凱特·索倫和詹妮克扎·布拉沃。倉田自己也散發著一種名流氣息——時尚教主、模特、繆斯、和丈夫共同經營著生活方式商店Virgil Normal——儘管聲名並不是她衡量成功的標準。
作為一個日裔美國家庭四個孩子中最小的一個,她說她跟自己曾就讀的那所「以白人和預科生為主的」學校不太對付。她記得在一次新生的冰淇淋聚會上「有個學長一本正經地問她,『你會說英語嗎?』」
「你和其他白人學生一樣,都是美國人,」她說。「但就主流而言,沒有多少東西能反映你的身份。明確你的美國屬性一直是一種挑戰或困境。」
廣告
她通過時尚來表達自己。
「我真的很喜歡日本雜誌,」倉田說。她還說,她喜歡日本的時尚和造型,在不要求穿校服的「自由著裝日」,她會嘗試穿自己製作的制服。「我有個朋友住在奧蘭治縣,她向我介紹了整個淘二手貨的世界。」在加州州立大學長灘分校學習藝術期間,她決定搬到巴黎學習時裝設計。
在以前衛課程著稱的貝考工作室學習的三年時間給她帶來了巨大的影響,她在那裡萌生了對電影的興趣。「那裡對電影人很看重,總有那麼多電影節——戈達爾,雅克·塔蒂,」她回憶。「我當時想,『這個卡薩韋蒂斯是什麼人?』我渴望看到邪典電影和獨立電影,以及其中的時尚。」
「我真的認為雪莉是世界上最好的五個造型師之一,」薩凡納藝術設計學院時裝系主任彼得·詹森說。詹森創立的一個同名品牌(已出售)曾經以倉田為靈感推出了一個系列——60年代的色塊廓形,模特們都戴著她那種眼鏡,留著她的髮型。「她是做時裝設計出身的。她懂得這種語言。她懂得細微差別和小的元素,懂得如何將所有這些組合成一個完整的故事。」
服裝設計師雪莉·倉田(音)在洛杉磯華埠,她說自己是「創意合作者」。她曾為比莉·艾利什、蒂耶拉·瓦克、莉娜·杜漢姆、珍妮·劉易斯和法瑞爾·威廉斯設計造型。
服裝設計師雪莉·倉田(音)在洛杉磯華埠,她說自己是「創意合作者」。她曾為比莉·艾利什、蒂耶拉·瓦克、莉娜·杜漢姆、珍妮·劉易斯和法瑞爾·威廉斯設計造型。 Jimmy Marbl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她的很多靈感來自於她在自己周圍建立起來的世界,包括Virgil Normal,這家她和斯坦頓2015年在東好萊塢開的店前身是一家摩托車修理店,也是他們的輕便摩托幫「晚鳥」的聚集地。這家店的露台上舉辦過各種活動,比如She Chimp的手工標語快閃店,為當地公益事業爭取支持的籌款活動和集會。
「雪莉精通所有不同的藝術媒介,所以她的指涉和眼界都很獨特,」演員克爾斯滕·鄧斯特在拍攝亞歷克斯·加蘭的影片《內戰》(Civil War)期間在電子郵件中寫道,她曾與倉田在Rodarte的系列中合作。她還說,倉田是一個很棒的舞者和卡拉OK搭檔,而且「雪莉還有創造性的想像力,知道如何使想像成為現實。」
廣告
自2006年在紐約舉辦第一場時裝秀以來,Rodarte創始人兼設計師凱特和勞拉·穆利維姐妹一直與倉田以及造型師阿什利·弗尼瓦爾合作。她們的2022年秋季系列以造型冊而不是走秀的形式呈現,其中包括許多演員、音樂家和導演,如凱瑟琳·漢納、蕾切爾·布羅斯納漢、萊西·安德伍德和美琳達樂隊。勞拉·穆利維幾乎每天都和倉田通電話。
「雪莉很擅長視覺敘事,」穆利維說。「她創造角色,在服裝中體現出一種意圖,極端或柔和,她理解這種戲劇性。她以一種非常有趣的方式理解時尚的歷史。」
「我們第一次見到她是在Zoom上,她把她的貓放在腿上,」美琳達樂隊鼓手、11歲的米拉·德拉·加爾扎說。(倉田有兩隻黑白相間的奶牛貓,范妮和月亮狗。)「她在那兒摸著貓,還戴著眼鏡。我們當時就想,『哇,這個女孩真酷。』」
「對我們來說,穿得舒服,可以穿著自己的衣服到處走,對自己穿的衣服有信心,這些是很重要的,」15歲的樂隊吉他手露西亞·德拉·加爾扎通過Zoom說,樂隊成員們點頭表示同意。
另一位吉他手、17歲的貝拉·薩拉查說,龐克就是這樣:「一種做事和思考的方式,所以它可以轉化為時尚。」「這是一種表達自己的方式,」她還說。「我們信任雪莉。」
自從《瞬息全宇宙》獲得驚人的票房成功後,倉田決定停下來好好物色一下劇本,不急於敲定下一個重要合作計劃。
廣告
「我不想為了一些表面的原因去做一些事情,因為我需要錢或者想寫書,或者其他什麼——我年輕的時候這樣做過,」她說。「我看到了這部電影對人們的影響。參與這樣的事情對我來說意義重大,在這樣的事情裡可以看到亞裔的代表,而且不是陳詞濫調或者刻板印象。」
作為服裝設計師協會的薪酬平等委員會成員,倉田也參與了自己所在領域的工人維權。「現在的電影界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一個男孩俱樂部,而且作為有色人種又是一個挑戰。我確實感覺到了。我認為這仍然是一場戰鬥。」
雖然已經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但倉田說她還遠沒有實現目標。
「現在的電影界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一個男孩俱樂部,而且作為有色人種又是一個挑戰。我確實感覺到了。我認為這仍然是一場戰鬥,」倉田說。
「現在的電影界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一個男孩俱樂部,而且作為有色人種又是一個挑戰。我確實感覺到了。我認為這仍然是一場戰鬥,」倉田說。 Jimmy Marbl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對我來說,這是一條漫長的道路,」她說。「我並不是被發現的,我沒有人脈。我做了很多年最爛的低成本電影。我用了很長時間,付出了很多努力才走到現在。我甚至還沒有達到我可以達到的水平,但我正在往那個方向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