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點擊此處訂閱NYT簡報,我們將在每個工作日發送最新內容至您的郵箱。)
TikTok一直對教養子女是個問題,數百萬美國人可以證實這一點,他們家裡十來歲的子女被TikTok上的熱門影片分走了注意力。但是,當中央情報局最近被要求評估這款應用是否還存在國家安全問題時,他們給出的答案非常模稜兩可。
中情局的分析師告訴白宮,中國的情報部門的確有可能攔截數據,或使用這款應用侵入智慧型手機。但即使川普總統和國務卿邁克·龐皮歐(Mike Pompeo)呼籲消除這款應用給數百萬個美國設備帶來的威脅,沒有證據表明他們這樣做過。
這種含糊其辭幾乎等於沒說。川普上週四頒佈了一項行政命令,將在45天後實際上禁止TikTok在美國運行,這也是強迫該應用把自己出售給一家美國公司(很可能是微軟)的努力的一部分。他在頒佈行政命令時宣稱,TikTok對「國家安全、外交政策和美國經濟」構成威脅。
廣告
他還出人意料地對微信宣布了類似的禁令。微信是中國的一款社群媒體應用,上億人(大部分在美國以外)用它來進行日常的交談和財務往來。
毫無疑問,這是政府自去年採取措施阻止美國企業使用華為電信設備以來,最為嚴厲的行動。人們認為,這個做法表明川普急於懲罰中國,並對嘲諷他的影片在TikTok上廣為流傳,以及這款應用在阻礙人們參加他今年6月在奧克拉荷馬州塔爾薩市舉行的集會上所起的作用極為惱火。但一種恐懼也正在矽谷迅速蔓延,人們擔心川普這樣做是給世界各國宣布Facebook和谷歌對他們的安全構成類似威脅敞開了大門。
衡量國家安全威脅是情報評估,但也一直帶有同樣多的政治色彩,想想約翰·F·甘迺迪(John F. Kennedy)在1960年大選期間對與蘇聯「導彈差距」的警告,或喬治·W·布希(George W. Bush)17年前走向註定不會成功的伊拉克戰爭時宣稱的迫在眉睫的伊拉克的核能力吧。
川普對中國威脅的警告一直在擴張:在這個行政命令頒佈的幾天前,國務院宣布了一項「凈網」計劃,不僅威脅要禁用應用程序,還威脅要禁用中國的海底電纜、在美國運營多年的電信公司,以及雲存儲企業。
把想像中的威脅與真正的威脅區別開來,就像互聯網的設計一樣複雜。但TikTok構成的威脅,在情報官員看來,遠不及中國電信設備巨頭華為造成的威脅。華為正在尋求為美國、歐洲和許多發展中國家提供連接設備,利用向5G網路的過渡來控制全球通信。
「TikTok有問題嗎?」上週四,參議院情報委員會資格最老的維吉尼亞州民主党參議員馬克·華納(Mark Warner)在阿斯彭安全論壇(Aspen Security Forum)上問道。
廣告
「有,但在我們所討論的問題層次上,一個讓人製作搞笑影片的應用程序」還真排不上名,他說。
華納說,華為才是更深層的隱患,因為它試圖重建互聯網基礎設施,即美國的通信運行所依賴的交換機和信號塔。在5G時代,這也將是製造業、供氣管道、農業和自動駕駛汽車賴以運行的基礎設施。在發生衝突的時候,中國理論上可以下令關閉這些系統,或者巧妙地操縱它們。
即便如此,在去年的大部分時間裡,川普都把華為當作貿易談判的一張牌,削弱了那些敦促盟友抵制中國產品的助手的影響力。
自總統開始指責中國傳播新冠病毒以來,情況發生了變化。最近發生的事件——例如中國製造的抗疫物資的斷供和中國對香港民主運動的鎮壓——已經說服英國等盟友改變方針,禁止華為參與他們的網路。
但盟友們似乎不太可能對TikTok有同樣程度的擔憂。沒人聲稱它會導致美國經濟或北約同盟無以為繼——儘管隨著時間推移,它會引發許多餐桌上的爭論,也會讓人們的注意力從其他問題上轉移。
這不是說威脅不存在。有人擔心TikTok的定位識別功能,這也是美國軍方和情報機構禁止在官方手機上使用它,且不鼓勵私人手機使用它的原因。有人還擔心,它從理論上可以從手機裡獲取的另外的那些數據。
白宮從未討論過這些內部情報。中情局一系列評估中的最新一次仍處於保密狀態,但已經在華盛頓得到廣泛流傳和討論。如今,在解決這一問題的辦法是否就是讓微軟——抑或是另一家按川普的話來說「非常美國」的公司——接管的爭論中,情報評估發揮了重要作用。
TikTok在兒童和青少年群體中非常受歡迎。
TikTok在兒童和青少年群體中非常受歡迎。 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但問題遠不止於TikTok。
川普的舉措和「凈網」倡議是基於這樣一個想法,即美國可以控制自己的互聯網環境,不讓中國插手,包括智慧型手機和橫跨太平洋的數據傳輸光纜。
廣告
前國家情報副總監的蘇·戈登(Sue Gordon)表示,即使在最好的情況下,很大一部分美國數據仍會流經中國的網路。他在中情局和其他崗位曾任職30年,於去年離職。
「這就是這個互聯世界的現實,」她說。「我們必須學會如何在骯髒的網路中生活。」
即使TikTok的業務被賣給微軟,這一現實仍將存在。要「凈化」這個應用,該公司很可能不得不重寫幾乎所有軟體。而現有代碼在美國已下載超過1.6億次,在全世界下載了20億次。
如果華為在世界各地安裝設備構成高風險,而TikTok算是相對較低的風險,那根據其他官員的說法,微信帶來的問題則更加嚴重,雖然程度有限。
美國官員認為,中國有能力監控該通信平台上的通訊。
據美國官員稱,微信在美國被廣泛使用,包括一個關鍵群體——矽谷裡出生於中國的軟體工程師和其他高科技行業的工作者。他們用微信進行合作,解決棘手的數學、軟體或工程問題,彼此交換方案。一位美國官員說,專有數據可能會被中國的情報機構竊取。
廣告
仔細閱讀美方的聲明就會清楚地發現,到目前為止,中國應用帶來的大部分風險都是理論上的。川普對TikTok的行政命令是用將來時態謹慎表述的。
「其數據收集可能會讓中共接觸到美國人的個人和專有信息——這可能讓中國能夠追蹤聯邦僱員和承包商的位置,建立用於敲詐的個人信息檔案,以及進行企業間諜活動,」命令中寫道。
情報官員堅稱,中情局的評估並不意味著該應用是安全的,也不意味著在手機上安裝它是明智的。一位情報官員表示,他曾警告自己的家人不要安裝它,一些議員也認為TikTok比起觀看跳舞影片的管道,更像一個監控程序。
「一切都很有趣,直到共產黨開始收集數據,」內布拉斯加州共和黨參議員本·薩斯(Ben Sasse)在一份聲明中表示。
但我們必須正確看待TikTok的威脅,尤其是考慮到所有個人信息都會被智慧型手機應用吸收、出售和共享。
專注於移動設備安全的公司Lookout的安全情報研究負責人克里斯托夫·哈巴森(Christoph Hebeisen)檢查了TikTok應用,得出了與情報機構相近的結論:中國政府似乎無法獲得該公司的美國用戶數據,但如果它想要,很可能會得到。
廣告
但他表示,他認為這與美國政府憑藉《外國情報監視法案》(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的授權獲取一家美國社群媒體公司的做法沒有太大區別。
「如果你是中國,你大概不希望你的政府官員在手機上裝Facebook,」他說。「如果你是美國,你大概也不希望你的政府官員用TikT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