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和Instagram的母公司Meta週二表示,它已經發現並清理了據其所稱目前已知首個有針對性的中國宣傳運動,該運動旨在干涉美國11月期中選舉。
然而,與俄羅斯在過去兩次總統選舉中的行動不同,中國的宣傳運動範圍似乎有限——有時還很笨拙。
根據Meta的報告,這些虛假帖子去年11月開始出現在Facebook和Instagram以及Twitter上,頭像是穿著正裝的男性,但使用了女性的名字。
這些用戶後來冒充美國保守派,宣傳槍枝權利、反對墮胎,同時批評拜登總統。到了4月,他們大多以來自佛羅里達州、得克薩斯州和加利福尼亞州的自由主義者的形象出現,反對槍枝並促進生育權利。他們的英語錯漏百出,未能吸引大量追隨者。
廣告
兩名來自Meta的人士表示,他們無法明確這項運動背後的個人或團體。然而,這些策略反映了中國越來越多地利用國際社群媒體來宣傳共產黨的政治和外交議程。
這項行動不同尋常之處在於,在期中選舉之前,它似乎將重點放在美國分裂的國內政治上。
在之前的影響力運動中,中國的宣傳機構把重點放在更廣泛地批評美國的外交政策,同時就中國壓制香港政治權利新疆大規模鎮壓等問題宣傳中國的觀點。新疆地區人口大部分是穆斯林,那裡有數十萬人被迫進入再教育營或監獄。
Meta負責全球威脅情報的首席官員本·尼莫表示,此次行動反映了「中國影響力行動的新方向」。
「這次不再是向全世界其他地方談論美國,而是假裝自己是美國人,同美國人對話,」他後來補充說。「所以行動本身很小,但這是一個變化。」
該行動似乎缺乏緊迫性和規模,使人對其野心和目標產生懷疑。它僅涉及81個Facebook帳戶、八個Facebook頁面和一個群組。到7月,該行動突然將其努力從美國轉移到捷克共和國的政治上。
廣告
這些帖子發表於中國的工作時間,通常是美國的夜裡。似乎在「相當長的午休」時,帖子數量明顯下降。
在一篇帖子中,一位用戶竭力想清楚表達:「我不能生活在一個倒退的美國。」
尼莫說,即使這場運動未能廣泛傳播,Meta也需要披露,這是為了令人們關注中國干涉其競爭對手內政的潛在威脅。
Meta還宣布,它已清理了一項規模更大的俄羅斯影響力行動,這一行動始於5月,主要集中在德國、法國、義大利和英國。
Meta表示,這是自2月烏克蘭戰爭爆發以來發現的來自於俄羅斯「規模最大、最複雜」的運動。
運動的中心是一個由60個網站組成的網路,這些網站冒充歐洲的合法新聞機構,如《明鏡》、《圖片報》、《衛報》和義大利新聞機構ANSA。
廣告
然後,這些網站會發布原創文章批評烏克蘭,警告人們小心烏克蘭難民,並稱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只會適得其反。這些文章隨後在互聯網上被轉發,包括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以及在俄羅斯廣泛使用的Twitter和Telegram上。
Meta的報告稱,俄羅斯的行動涉及Facebook上的1633個帳戶、703個頁面和一個群組,以及Instagram上的29個不同帳戶。大約4000個帳戶關注了一個或多個Facebook頁面。在Meta開始封鎖該行動的域名後,新網站出現了,「表明這項行動長期存在,並且得到了持續投資。」
8月,德國電視網路之一ZDF做出披露後,Meta開始了調查。就像對待中國宣傳行動那樣,它沒有明確指責俄羅斯總統普丁的政府,儘管這一活動明顯反映了克里姆林宮圍繞其入侵展開的廣泛信息戰
「他們用盡渾身解數,但沒有起到什麼效果,」Meta的阻斷威脅主管大衛·阿格拉諾維奇說。「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可以說任務到此為止。」
Twitter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它對Meta識別的帳戶進行調查,已經「有了一段時間」,並且已對違反公司規則的帳戶採取行動,但沒有詳細說明。
Meta的報告指出,俄羅斯和中國的活動在「一些情況下」重疊,儘管該公司表示它們之間沒有聯繫。這種重疊反映了兩國官方聲明和官方媒體報導的交叉融合越來越多,特別是關於美國的報導。
廣告
與中國影響美國競選活動相關的帳戶發布了來自俄羅斯官方媒體的材料,其中包括毫無根據的指控,即美國在烏克蘭祕密開發了生物武器。
俄羅斯國防部最初在Telegram上發布這一指控10天後,與俄羅斯宣傳行動相關的一個法語帳戶於4月發布了關於該指控的一個說法。根據Meta的說法,這個帖子只得到了一個法語回覆,來自一個真實用戶。
「假的,」這名用戶寫道。「假的。像平時一樣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