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周二,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简称FDA)宣布将废止同性恋与双性恋男性终身不得献血的规定,该规定已经实施了几十年。此举朝终结许多人眼中的全国性歧视政策,迈进了一大步。
不过,FDA仍然禁止在过去一年中性活跃的男性献血,并称这是保障供血安全的必要限制。呼吁完全废除禁令的权益组织对这一决定感到失望。
1983年,FDA颁布了这项禁令,当时是艾滋病(AIDS)流行的早期阶段。那个时候,人们对引发艾滋病的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简称HIV)知之甚少,而且也没有快速的检测方法来确定病毒感染者。但是,科学在这几十年间取得了进步,尤其是对HIV的了解。周二,FDA也承认了这一点,取消了终身禁令,但是仍然禁止曾在过去12个月中与另一名男子发生性关系的男性献血。
新规定中12个月的等待期,使男同性恋者与存在高危行为的异性恋者,受到了同样的限制。这些行为包括与卖淫者或注射毒品者发生性关系。
广告
虽然最先进的检测手段可以在感染仅九天后,查出血液中的病毒,但是针对异性恋的限制是在检测手段还没有这么先进时设定的;当时,发现病毒或病毒抗体可能需要数周时间。此外,血库也明白献血者不一定会在问卷上如实回答涉及性行为的问题。所以,将禁止危险性行为的时间保持在一年,就可以降低出错的几率。
FDA在书面声明中说,之所以保持12个月的禁令,是因为“目前还没有可靠的科学证据表明,把等待期缩短到一年以下,仍然能保证供血安全”。
这个转变使美国与包括英国在内的许多欧洲国家,采用了同样的规定。2011年,英国也对其终身禁令做出了调整,转而采取为期12个月的限制。
FDA对献血的规定中,预留了很大的容错空间。例如,它规定,所有曾去往疟疾高发区的人,在一年内不得献血,尽管疟疾的症状非常明显——打冷颤和发烧——而且这些症状几乎总会在40天内出现。
大多数男性健康倡导者都称此举来得太晚,还说这种全面的禁令并没有以最新的科学发现为基础,而且延续了男同性恋对国民健康构成威胁的观念。法律专家表示,这一调整使一项重要的全国性卫生政策与美国同性恋者的其他法律和政治权利达成了一致,比如同性恋拥有结婚和公开以同性恋身份在军队服役的权利。
倡导组织GMHC称这项新政策“令人反感且有害”,该组织过去名为“男同性恋健康危机”(Gay Men’s Health Crisis)。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游说团体AIDS United则表示,这是一个“进步”,但它“延续了对同性恋和双性恋男性的歧视”。
广告
FDA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它对“科学证据进行了仔细研究和考虑”,并计划于2015年发布一份详细介绍相关变化的指导草案。一名FDA官员告诉记者,没有充分的科学证据能支持解除12个月禁令的做法,但男性健康团体并不同意这种说法。
FDA生物制品评价和研究中心(Center for Biologics Evaluation and Research)副主任彼得·马克斯(Peter Marks)说,“现在根本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我们可以缩短这个时间。”
在其他国家做出类似的政策变动后,又有一些数据公布了出来,FDA似乎就是以这些数据为指导而做出决定的。例如,马克斯就引用了来自澳大利亚的数据。澳大利亚的研究表明,在把禁止同性恋者献血的时间从终身缩短到一年之后,供血方面的风险并没有增加。
还有一些组织对这种转变表示欢迎,并指出,数年来,医学专家、血库和男同性恋健康机构一直在呼吁做出这种转变。他们认为,这项政策在保证供血安全方面早已失效。
“自1983年以来,发生了很多变化,”芬威研究所(Fenway Institute)卫生政策研究的负责人肖恩·卡希尔(Sean Cahill)说。他说这项变化“在政策逐步改善的过程中是一个步骤。政策通常就是这样变化的——逐步进行。”
虽然美国的HIV感染者中,同性恋或双性恋男性所占的比例异常地大——卡希尔引用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估计数据称,美国每年大约5万名新增HIV感染者中,有三分之二都是曾与男性发生性关系的男性——但绝大部分同性恋和双性恋男性都不是HIV携带者。上世纪80年代的政策基本都忽略了这个事实,而是把从1977年来曾与男性发生过性关系的每个男性都当成了疑似患者。
广告
根据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威廉斯研究所(Williams Institute)提供的数据,大约8.5%的美国男性(约1000万人)在18岁以后,都至少与男性发生过一次性关系。该研究所估计,基于这个数据,此次政策变动后,每年全美将增加约31.7万品脱(约合15万升)供血,提高2%至4%。
这项新政策还将把3.8%据称在过去一年里,有过男性性伴侣的美国男性排除在外;该研究所称,如果允许这个群体献血,可能会使新的潜在血液供应量提高一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