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推出每日中文簡報,為你介紹時報當日的重點英文報導,並推薦部分已被譯成中文的精選內容。新讀者請點擊此處訂閱,或發送郵件至cn.letters@nytimes.com加入訂閱。]
華盛頓——川普總統在把香港動亂視為與中國貿易談判的籌碼後,近日改變了他的立場,顯示出對親民主抗議者的更大支持。
幾個月來,川普政府官員一直將香港的抗議活動描述為中國的內部事務,他們知道這個問題對習近平主席和其他共產黨官員來說是多麼微妙。由於兩國之間的緊張關係已經非常嚴重,貿易談判陷入停滯,政府選擇了低調應對。
但隨著抗議活動的持續,川普的顧問們成功地證明,在美國試圖推動北京同意其貿易條款之際,介入這個問題對美國來說可能是必要的,也是有利的。
廣告
川普之前曾說,香港處在對中國領導人來說「非常艱難的情況下」,最近,他又呼籲中國領導人做出「人道」的反應,並敦促習近平與抗議者對話。
川普週日向中國發出警告後,本週政府的語氣似乎有了精心協調的變化。措辭非常實際,都是圍繞著貿易協議,而不是人權問題,但考慮到川普早些時候對香港發表的消極言論,這些話還是讓人感到意外。
「我認為,如果他們使用暴力,將會很難處理,」川普在週日說。「我的意思是,如果又成了天安門廣場事件——我認為如果有暴力將會很難處理。」
第二天,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在底特律的演講中呼應了這番話。「如果香港發生暴力事件,我們將更加難以達成協議,」他表示。「我想向你們保證,我們的政府將繼續敦促北京以人道主義方式行事,並敦促中國和香港的示威者和平解決他們之間的分歧。」
週一,美國國務卿邁克·龐皮歐(Mike Pompeo)在接受福克斯新聞(Fox News)採訪時,甚至更加明確地將香港與貿易掛鈎。他指責中國違反了對香港的承諾和保護人權的承諾。
「當我們試圖和他們達成貿易協定的時候,」龐皮歐說,「我們試圖制定程序,確保我們有機會對其進行核實,因為我們需要確保不會因為中國不遵守承諾而蒙受損失,並且不得不警惕中國就其達成的協議發布的虛假信息。」
廣告
美國高層官員認為,中國正在偏離其數十年來維護香港獨立政治制度的承諾,這支持了他們的觀點,即同中國簽訂的貿易協定必須有嚴格的執行條款。
他們也發出了這樣的信息:如果對香港進行類似1989年天安門廣場屠殺那樣的暴力鎮壓,將令中國遭到許多美國人和世界各地民眾的唾棄,使其在全球遭受強烈反對,再也不可能恢復貿易談判。
「如果北京非常希望達成一項貿易協議,並希望保持香港在中美貿易中的特殊地位,那麼支持香港局勢的和平解決可能會讓美國在貿易談判中擁有更大的話語權,」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國部前負責人埃斯瓦爾·普拉薩德(Eswar Prasad)表示。「兩種假設都是合理的,但北京不願容忍香港發生更多直接挑戰北京權威的抗議活動,這可能會壓倒上述假設。」
川普政府已經對25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產品徵收關稅,另外還有3000億美元商品的徵稅計劃。最近幾週,美中官員通了電話,但沒有確定早前宣布的中國代表團9月訪問華盛頓的日期。川普明確表示,他不介意讓貿易戰繼續打下去。
「我還沒有準備好達成協議,除非他們想要達成正確的那種協議,」他本週對記者表示。
最近幾週,外交政策官員一直在想辦法讓川普在香港問題上採取更強硬的立場。官員擔心,習近平有可能對抗議者採取嚴酷手段。隨著中國部隊在邊境另一側的深圳集結,他們的擔憂在加劇。
廣告
川普的幾名高級助手敦促他發表聲明,警告中國領導人不要使用暴力。其中包括認為中國是一個強大對手國家安全顧問約翰·R·博爾頓(John R. Bolton)。另一方面,川普在今年6月表示,他把美中視為「戰略夥伴」。
美國官員也認識到,他們必須避免為共產黨提供可以用來強化其陰謀論的彈藥,即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是抗議活動的幕後黑手」。
幾週來,隨著香港緊張局勢的加劇,川普一直不置可否,暗示這場運動是中國內政。這一立場並不意外——總統從未就中國或其他地方的人權保護問題發表過強硬聲明——他的外交政策主要基於其長期持有的商業和交易理念。在執政的兩年半時間裡,川普一直致力於削減美國在海外的開支,並獲得更有利的貿易協議。
8月1日,川普使用中共官員的措辭,稱香港的「騷亂持續了很長時間」。
「有人說,他們到了某一刻會想要制止這個狀況,」他補充說。「但那是香港和中國之間的事情,因為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
中國的分析人士表示,習近平和其他黨內官員會把這些話視為開綠燈,可以採取他們認為必要的一切措施來鎮壓抗議活動。
廣告
與兩黨國會議員、國務院和博爾頓的措辭相比,川普遠沒有那麼強硬。博爾頓在8月14日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美國人民「記得天安門廣場」和「那張站在一隊坦克前面的男子的照片」。他還補充說,「在香港再造這樣的記憶會是巨大的錯誤。」
隨著貿易協議的達成似乎越來越遙遙無期,博爾頓和政府中的其他對華鷹派人士已經在敦促總統,讓他著手解決顧問擔心可能危及貿易談判的各個問題。其中包括向自治島嶼台灣出售66架F-16戰機。這筆80億美元的交易即便不是美國對台最大一筆軍售,至少也是其中之一。
立法者曾指責川普政府推遲軍售,以避免擾亂貿易談判。但上週,倡導美國加強對台支持的博爾頓推動川普通過軍售。8月15日,龐皮歐簽署了批准軍售的備忘錄,政府於本週二給國會發送了正式通知。
但本屆政府未能採取行動應對迄今為止中國最大的違反人權行為——拘禁一百萬甚至更多穆斯林。博爾頓、龐皮歐及其他外交政策助手曾向川普建議,美國應就拘禁一事制裁涉事中國官員。
財政部長史蒂芬·馬努欽(Steven Mnuchin)等貿易顧問辯稱,制裁會危及貿易談判。在6月份接受採訪時,馬努欽拒絕就穆斯林被拘禁一事置評。
人權倡導者表示,他們希望近期維吾爾裔美國學者艾尼葛爾·伊爾特拜爾(Elnigar Iltebir)進入國家安全理事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後能帶來一些行動。多數被拘禁的穆斯林是維吾爾人。
廣告
一些分析人士對本屆政府所推動的貿易、人權和香港之間新的聯繫表示質疑。鑒於川普在諸多議題上游移不定,「這樣的威脅習近平會信嗎?」加利福尼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21世紀中國研究中心主任謝淑麗(Susan L. Shirk)說。
還有人則警告,這類舉動的效果適得其反。
「美國政府得謹慎,不要做會被描繪成煽動暴亂的事情,」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中國問題專家暨總統的非正式顧問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說。「北京方面評估川普的團隊在考慮的是大戰略。川普是試圖推翻這個黨,還是只關心貿易?」
中國官方的《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發推稱,川普放棄貿易協議的威脅對中國沒有影響。
「至於華盛頓將貿易談判與香港形勢掛鈎的威脅,我在不同場合所聽到人們對這個想法嗤之以鼻,」他寫道。「中國在就為沒有貿易協議的情況做準備。」
就川普而言,他試圖掩飾自己的真實意圖。週三,在被問及是否認為香港是與中國進行貿易談判的手段,他做出了否認。
「我不會去想它是不是籌碼,」他說。「我希望事情能以人道的方式結束。」
他還說,「並且我認為,習近平主席有能力確保這一點的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