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点击此处、或发送邮件至cn.letters@nytimes.com订阅《纽约时报》中文简报。]
从事有机化学研究十多年后,乔恩·安蒂拉(Jon Antilla)找到了一个办法解决筹措资金的艰巨任务,这个任务正日益挤占他在实验室做研究的时间。
他放弃了南佛罗里达大学的终身职位,来到了中国的天津大学,在那里,他通过中国的一个人才招聘项目——千人计划——获得了一笔资金。
这么做的不止他一个人:在天津大学化学系的同事中,有的人就是受中国唾手可得的资金吸引,放弃了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和得州农工大学等名校的终身职位。
广告
“在这里我们有时间思考,”安蒂拉说。“把精力放在研究上。”
随着安蒂拉继续他的学术生涯,美国官员改变了对中国人才招聘计划的看法,他们说这些计划被用来窃取美国实验室的敏感技术。
2019年,美国能源部禁止本部人员参与几个国家的人才招聘计划,其中包括中国。几个月后,参议院的一个委员会宣布,中国的招聘计划对美国利益构成了威胁
成千上万的资金领受人引起了美国执法部门的密切注意,司法部授命让这些部门铲除从美国实验室窃取研究成果的科学家。像大多数领受人一样,安蒂拉目前并没有受到怀疑。
上周,联邦检察官指控哈佛大学的著名化学家查尔斯·M·利伯(Charles M. Lieber)就自己与千人计划的关系向联邦当局作出不实陈述。利伯被许多人认为是诺贝尔奖得主的热门人选。
美国马萨诸塞州地区检察官安德鲁·E·莱林(Andrew E. Lelling)将该计划描述为“中国政府精心谋划的行动,旨在填补它认为的战略空白”,其中就包括纳米技术,这是利伯的研究领域。
广告
莱林说,利伯与中方合作,等于就是“向中国人传递敏感信息”。“他在武汉理工大学工作,向中国同行传达信息,于是中国政府就获取了研究和专业知识,因为这就是中国的做法。”
利伯被控对联邦调查人员撒谎的重罪。他尚未认罪,也未公开回应指控。利伯的律师彼得·莱维特(Peter K. Levitt)拒绝就本文发表评论。
中国的一系列人才引进计划以及申请这些项目的外国科学家正引来安全分析人士的审视。
“一个问题是,与谍报活动的关联,究竟算是这些项目的漏洞,还是它的功能?”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的技术与国家安全项目兼任高级研究员埃尔萨·B·卡尼亚(Elsa B.Kania)说。她希望美国能做出“手术式的”应对。
她说:“重要的是,在不会对全球研究和创新的关键领域造成附带损害的情况下,纠正这些活动和行为中有问题甚至非常恶劣的地方。”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发言人方虹表示,“千人计划”与其他国家的人才引进项目类似,旨在促进科学领域的国际合作。
广告
“中国政府坚决反对任何违背科学诚信和伦理道德的行为,”方虹称。她说,美国政府发现的违规现象反映的是个别科学家的行为,而不是中国政府的行为。
“把个人行为与中国的人才计划联系起来是极不负责任和恶意的,”她说。
中国神经生物学家饶毅的反应则更加激烈,在美国生活22年后,他回到中国,并称自己是提出“千人计划”的学者之一。
“经历科学家人才流失数十年之后,中国经济现在有能力征募科学家并支持他们开展对人类有益的基础科研,”目前担任北京脑科学与类脑研究中心(Chinese Institute for Brain Research)主任的饶毅在对问题的书面回答中写道。
北京大学遗传学和神经生物学教授饶毅称,关于“千人计划”被用来窃取知识产权的指控是一个“大谎言”。
北京大学遗传学和神经生物学教授饶毅称,关于“千人计划”被用来窃取知识产权的指控是一个“大谎言”。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说,关于这个项目被用来窃取知识产权的指控是一个“大谎言”。
“千人计划”于2008年启动,旨在吸引海外的中国科学家将他们的研究带回国,它几乎没有引起多少关注。
广告
许多科学家受到可能有他们现有工资三到四倍的起薪吸引,加入了这个项目。据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的高级情报局(Senior Intelligence Service)成员威廉·汉纳斯(William Hannas)称,有超过一万人加入这些项目。
汉纳斯现在是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and Emerging Technology)的首席分析师,他称自己与人合著的一本即将出版的书讲的就是中国的“非正式”技术转移。
不是所有人才项目科学家都在大学里工作。大约有300人是政府科学家,约600人为美国企业工作。私营国防承包商国际SOS(SOS International)的情报整合主管詹姆斯·莫维农(James Mulvenon)表示,其中四分之一在生物技术公司。
直到最近,关于“千人计划”的很多信息都是公开的。
莫维农称,大学大多不愿意对研究人员展开调查,他们担心会被指控种族归纳和威胁学术自由。
一些人才项目合同中的规定,比如要求知识产权归属中国,甚至也没有引起警觉。
广告
2018年,在几起科学家向中国非法提供由联邦机构资助的技术和研究成果的案件曝光后,时任司法部长的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宣布了一项“中国倡议”。其目的是加强对中国在美经济间谍相关犯罪活动的调查和起诉。中国很快就从互联网上删除了“千人计划”的名单。最近,该项目被更名为“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
不过,美国的调查会带来一个麻烦:由于学术领域交流和开放的传统,来自中国的研究人员已经被纳入了美国的实验室。科学家是可以在其他国家进行合作和举办研讨会的。大多数大学对校外就业和收入的规定都很宽松。直到最近,大多数联邦机构还没有禁止员工加入中国人才队伍的规定。
汉纳斯表示,假设一位在大学实验室或高科技公司工作的科学家掌握了有价值的技术。再假设该科学家签署了一份合同,在中国的一个实验室研究类似的技术。
哈佛大学化学和化学生物学系。
哈佛大学化学和化学生物学系。 Katherine Taylor/Reuters
“这是违法的吗?可能不是,”他说。“这是不道德的吗?当然是。”
莫维农称,到目前为止,检方主要关注的是个别违规行为,而不是认定这些项目可能是某种间谍活动。他们指控研究人员有违规行为,比如在联邦拨款要求他们披露外部资金的情况下,仍没有披露来自中国的大笔酬劳和研究资金。
在去年联邦检察官提起的诉讼中,有一位名叫游晓蓉(音)的研究员,她辞去了在亚特兰大的工作,在那里她研究可口可乐公司所使用的饮料罐上的不含BPA涂层。起诉书称,又名珊农(Shannon)的游晓蓉凭借“窃取机密”而获得了千人计划奖项。她被控转移价值1.2亿美元的商业机密,将公司文件上传到自己的谷歌云盘,并拍下工业实验室设备的照片。游晓蓉拒绝认罪。
许多针对学术界的调查仍在进行中,但一些指控已经公开。例如,休斯顿M·D·安德森癌症中心(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简称NIH)的官员称,他们发现的一些电子邮件和文件揭示了一些学院科学家的违规行为,比如有评审人员向中国同事发送了详细介绍研究计划的机密拨款申请书。NIH还表示,在其他案例中,还有研究人员在中国申请专利或创办公司,而他们的研究却是在联邦政府的支持下、在美国的大学里进行的。
莫维农说,明确的违规行为被认为只是保障美国高价值技术安全的问题之一。
他说,这是一个灰色地带。“这不是他们潜入电脑窃取技术的案例,”他说。“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他们通过不一定非法的手段,抢夺世界其他国家的技术。”
他还说:“而我们还不能说,‘我们不想和中国人一起做研究。’”
代表24名被调查的中国和美籍华裔科学家的律师彼得·蔡登博格(Peter Zeidenberg)指出,在大多数案件里,检察官没有指控任何技术转移,而是把重点放在了科学家没有披露资助的问题上。
“他们采取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强硬手段,”蔡登博格说,他是华盛顿律所Arent Fox的合伙人。“根本没有填表的合规培训。这种表格每年都有。直到最近,才有人注意到这件事。而现在他们挥舞着鞭子,把这些人当作罪犯一样对待。”
多年来,大批西方科学家申请了“千人计划”的资助。在接受采访时,一些人非常直截了当地陈述了自己的原因:因为中国有资金。
“到了博士后这个水平以后,所有人都会向世界各国申请,”纽约大学物理学助理教授蒂姆·伯恩斯(Tim Byrnes)说,他在2016年获得了“千人计划”资助。“人们一直在跨越国界,最终聚集在最富有的地方。中国现在正投入大量资金用于研究。”
与其他接受采访的领受人一样,伯恩斯表示,他从未向中国政府提交过任何有关自己研究的报告,他的所有研究成果都发表在学术期刊上。他说,“千人计划”与其他国际资助项目类似。
“只是因为它来自中国,所以大家都有这种看法,”他说。
他说,任何与该项目的合作都已经开始损害科学家向美国政府寻求资助的前景。“如果我写出这个信息,这个或那个项目申请成功的可能性就会直线下降,”他说。
搬到天津的有机化学家安蒂拉说,对于在中国和美国工作的领受人来说,确实存在道德雷区,为避开它们,他最终决定把自己的工作全部转移到中国。
他说,在中国和美国同时维持实验室的做法尤其棘手。
“存在知识产权问题——如果你需要分享数据,那要怎样分享数据,”安蒂拉说。他现在是浙江理工大学的化学教授。“这可能很棘手。规则是什么?”
但他说,他向来会把收到的资金仔细告知美国雇主。他说,千人计划“名声不好”,这让他很担心。
“基本上,我认为我的科学是为世界服务的,”他说。“中国从我的科学研究中得到的东西没有一样在向世界隐瞒。我把一切成果都发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