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總統已把中美關係帶到了多年來的最低點,但從利於中國的角度看,小約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可能會成為他們更艱難、更複雜的挑戰。
中國的分析人士認為,拜登將在對抗中國的全球議程上尋求一個更加一以貫之的戰略,從而給中國造成比川普更大的損失。
拜登已經誓言,若當選,他將在氣候變化以及中國鎮壓少數民族及香港的問題上採取更強硬的立場。對於中國領導人來說,他是更有可能恢復與美國盟友的牢固關係,並動員其他國家更有效地向中國施壓的一位候選人。
「拜登會讓強硬路線更有效,」北京的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成曉河說。「他可能採取更精密的、多方協調的戰術來對付中國。」
廣告
川普再一次讓中國成為其競選的主要元素,他多次聲稱在涉及北京方面的事務上,自己是兩位候選人中較為強硬的那個。他已經發起了一場針對中國耗資巨大的貿易戰、將矛頭對準該國不斷崛起的科技行業,並且多次將新冠病毒的傳播歸咎於中國。
他還疏遠了歐洲和亞洲的領導人,並且表現出否決自己所宣稱的安全顧慮、達成能夠幫助能美國公司交易的意願,就像他似乎已允許TikTok繼續在美國運營時做的那樣。
實際上,在中國的鷹派陣營中,有些人認為川普「美國第一」的總統任期總體上有利於中國,因為他削弱了美國的全球領導力。一個流傳了好幾個月的流行迷因嘲笑他是「川建國」,這一具有革命色彩的雙關名字暗示,川普在恢復中國偉大榮光(而不是美國)方面做得更多。
在公開場合,中國官員沒有偏向任何一方,也沒有對兩名總統候選人的競選前景發表評論。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和其他官員也否認了北京試圖影響或以其他方式干預總統大選的說法。
那些官員中的許多人已經改變了看法,認為無論誰獲勝,中國都很可能在美國面臨更嚴酷的政治環境。分析人士稱,北京的領導層如今明白,民主黨和共和黨都希望採取更多行動限制中國,為習近平擴大中國經濟和軍事影響力的努力帶來挑戰。
去年在日本大阪舉行的20國集團會議上的川普總統。作為一名領導人,川普更感興趣的是達成貿易協議,而不是在侵犯人權問題上與中國對抗。
去年在日本大阪舉行的20國集團會議上的川普總統。作為一名領導人,川普更感興趣的是達成貿易協議,而不是在侵犯人權問題上與中國對抗。 Erin Schaff/The New York Times
拜登對包括習近平在內的中國領導人並不陌生。作為一名參議員,他在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時扮演重要角色——川普多次利用這一點攻擊他。
中國領導層對拜登的看法,很大程度上來自他們與歐巴馬政府打交道的經歷,在習近平的前任胡錦濤執政期間,兩國關係也一度緊張。當時的爭議集中在網路間諜活動和中國在南海的軍備上。
廣告
儘管如此,歐巴馬還是希望在其他方面取得進展,包括應對氣候變化和遏制朝鮮和伊朗的核野心。他讓副總統拜登負責與當時的中國候任領導人習近平建立關係。
在2013年訪問中國期間,拜登曾與習近平合作,以緩和軍事緊張局勢,並警告後者不要驅逐美國的駐華記者。習近平站在北京的人民大會堂,稱拜登是「我的老朋友」。
作為總統候選人,拜登的措辭發生了巨大變化,與近年來兩黨情緒的整體轉變步調一致,誓要「對中國強硬起來」。上週,他將中國稱為「嚴峻的競爭者」,儘管沒有稱之為「對手」——他曾用這一字眼來形容俄羅斯。
在今年2月的一場民主黨辯論中,拜登表示,在擔任副總統期間,他與習近平相處的時間比當時任何世界領導人都多,如果能當選,他也了解自己將要面對的是怎樣一個人。
「這個人骨子裡沒有——哪怕是一點點——民主精神,」拜登在那場辯論上說。「這傢伙就是個流氓。」
中國官員已經習慣了美國在大選期間對中國的抨擊。「在當前氛圍下,誰對中國軟弱誰就會丟分,」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教授韋宗友說。
廣告
然而,北京擔心拜登的措辭不只是虛張聲勢,如果他真的當選,可能會在人權問題上比川普更有力地懲罰中國,儘管川普政府近期已對一批中國官員及公司實施制裁。拜登已經譴責中國對穆斯林維吾爾人的鎮壓是種族滅絕行為,並誓要與流亡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會面。
據川普前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的描述,很少對人權問題表態的川普曾在一次與習近平的私人會面中,表達過對北京對新疆穆斯林鎮壓的支持。總統至今未見過達賴喇嘛。
拜登承諾要制定新的貿易協定,以抗衡中國在亞洲和其他地區的經濟影響力,北京的一些專家對此感到擔憂。他們還擔心他可能會在全球範圍內更加捍衛民主價值觀,從而孤立或限制北京。
「我不會幻想拜登會更好,」北京的人民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時殷弘說。他還表示,拜登可能會感到壓力,要求他對中國採取更強勢的行動,從而增加發生軍事對抗的風險,這是川普一直反對的。
7月,香港的一場抗議活動。北京的一些官員和專家擔心,拜登可能會在全球捍衛民主價值觀,這可能會孤立中國。
7月,香港的一場抗議活動。北京的一些官員和專家擔心,拜登可能會在全球捍衛民主價值觀,這可能會孤立中國。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北京看來,由於川普的交易性策略,他在某種程度上是有利於中國的,儘管自新冠疫情後兩國關係急劇惡化。
中共還從川普領導下的美國出現的混亂和分裂的形象中獲益。這使得宣傳機構得以強調中國的威權體制在遏制新冠疫情上的優勢。
廣告
「在中共黨內看來,川普就是民主制度有多壞的活廣告,」至今仍與中國官員保持密切聯繫的澳洲前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說。
陸克文稱,在維護美國在亞洲和其他地區的同盟方面,中國領導人將川普視為「真正的消極力量」。
據博爾頓稱曾請求習近平幫他競選的川普,如今聲稱由於他在貿易和科技問題上向中國的施壓,北京希望他失敗。
美國國家反諜報與安全中心(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enter)主任威廉·R·埃瓦尼納(William R. Evanina)在上個月的一份評估中呼應了他的說法,指出北京對川普政府處理冠狀病毒大流行和美國關閉中國駐休士頓領事館的批評日益增多。他及其他政府官員沒有給出任何中共官員利用社群媒體及其他方式支持拜登的證據。
週二,Facebook宣布,它發現了一些來自中國的規模不大的行動,旨在同時幫助和損害川普的競選連任機會。但該公司沒有將這些行動歸於北京政府。
一些中國專家表示,希望拜登當選後可以尋求一種更傳統的外交模式,爭取與北京在氣候變化或公共衛生等問題上達成共識。
廣告
長期以來,中國領導人都在推動這種合作方式,但美國兩黨官員都對多年來看似無果的討論愈發感到失望。
「所以如果拜登上台的話,雖然在一些問題上,中美之間還會保持衝突和矛盾,但是合作的那一面會增加,雙方在很多問題上是有著共同利益的,」曾擔任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的教授賈慶國說。
在中國受到嚴格管制的政治討論中,「兩邊都是麻煩」的觀點在網上流行,看不出哪一方得到更多支持。民族主義者經常抨擊川普政府的政策,不過中國政府已經緩和了部分憤怒情緒,並在與美國的緊張關係嚴重惡化之際多次呼籲進行對話。
中國領導層對拜登的看法很大程度上是通過他們在歐巴馬政府的經歷來判斷的。
中國領導層對拜登的看法很大程度上是通過他們在歐巴馬政府的經歷來判斷的。 Erin Schaff/The New York Times
無論誰在11月的大選中獲勝,中國領導人似乎已經意識到,對北京議程的反對已經在美國的政治光譜中蔓延開來。
如果拜登贏得大選,他可能會發現,撤銷川普政府針對中國的許多行動頗具難度,北京只會面臨與今天一樣的大量爭端。
「整個大環境都對中國很苛刻,甚至是不友好——每個人都能清楚地看到,」復旦大學的韋宗友說。「中美關係不會回到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