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美国总统拜登周四与中国主席习近平进行了通话,在两位领导人七个月来的首次对话中,拜登表达了对中国网络活动的关切,并提出世界上两个最大经济体的领导人应该搁置分歧,在气候变化问题上进行合作。
此次通话打破了被专家称为两国关系几十年来最低点之一的僵局。这仅是拜登就职以来两位领导人的第二次对话;缺乏沟通是两国之间紧张局势加剧的一个衡量标准,两国都在想方设法限制对方的全球影响力。
一位高级政府官员称,这场在一个十分微妙的时刻进行的通话持续了90分钟。台湾和中国南海的紧张局势日益加剧,拜登试图在他所谓的“独裁对民主”之战中团结西方。这场通话也是在美国完成从阿富汗撤军不到两周后发生的,中国一直对在阿富汗进行大宗商品开采表示出兴趣。
尽管拜登政府的高级官员强调,在中美协商停滞不前的局面持续数月后,与习近平直接接触十分重要,但政府官员在周四晚间透露的通话细节非常少。官员们表示,拜登确实试图推动中国同意一套政策制定的框架,同时也强调了缓和气候变化的必要性。
广告
根据白宫的一份声明,这次的对话“是美国正在进行的负责任地管理美国与PRC竞争的努力的一部分”,其中使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缩写。拜登“强调了美国对印太地区与世界的和平、稳定和繁荣的持久兴趣,两位领导人讨论了两国应确保竞争不会演变为冲突的责任”。
中国官方对此次通话的总结称,习近平告诉拜登,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导致两国关系紧张,避免对抗符合两国的利益。
“一段时间以来,美国采取的对华政策致使中美关系遭遇严重困难,这不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和世界各国共同利益。”根据中国外交部在网上发布的通话摘要,习近平这样说。“中美能否处理好彼此关系,攸关世界前途命运,是两国必须回答好的世纪之问。”
中国外交部表示,习近平将气候变化、疫情防控和经济复苏列为中美两国应该合作的领域。但他指出,这一努力应该以“尊重彼此核心关切、妥善管控分歧”为前提。
两位领导人之间的通话——这是他们自2月以来的首次实质性对话——说明了白宫与北京竞争并建立决策预期的紧迫性。
在这场白宫条约厅进行的通话发生前,政府高级官员表示,因之前中美协商导致激烈批评并且只取得了寥寥可数的合作承诺,此次对话变得十分必要。
广告
今年3月,中国高级外交官员与拜登政府高级官员(包括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举行了一次会议,并以相互谴责告终,双方没有就合作意向发表任何联合声明。美国副国务卿温迪·R·谢尔曼(Wendy R. Sherman)7月的中国之行最后也同样毫无进展。
在最近一次合作应对气候变化的尝试中,中国官员上周在天津对美国气候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表示,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将阻碍任何合作的可能。
“如果缺少两国政府高层的政治意愿,两国关系的稳定、在气候或疫情等共同关心的问题上取得任何进展都是不可能的,”美国商会副会长兼国际事务负责人薄迈伦(Myron Brilliant)表示。“首先,两位领导人必须同意就共同关心的领域建立合作框架。”
薄迈伦称,两国领导人下一阶段的对话将需要“在双方也有分歧和挑战的领域采取更具体的合作作为前提”,比如贸易和技术领域。
拜登和习近平一样对网络安全表示关切。两个月前,美国政府指责中国政府破坏微软电子邮件系统,世界上最大的一些企业都在使用这个系统,美国召集了众多盟友谴责中国政府在全球发动网络攻击。
拜登政府组织多个国家表示谴责的行动激怒了中国共产党。但中国外交部对此次通话的总结称,“双方一致认为,中美元首就中美关系和重大国际问题深入沟通对引领中美关系正确发展非常重要”,两国将继续保持经常性联系。
广告
在本次通话发生的几周前,由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埃夫丽尔·D·海恩斯(Avril D. Haines)召集的专家报告称,他们无法断定冠状病毒是从实验室泄漏的,还是由动物群体中的病毒变异引起的。该调查的不确定性必然会导致关于冠状病毒如何出现的不同理论继续存在——北京方面阻止了关键研究人员获取调查信息,关于中国在多大程度上对病毒负有责任这一问题也将继续引发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