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与她的三位前体操队友一起坐在证人席上,西蒙·拜尔斯(Simone Biles)泪流满面地对参议院委员会说,她不希望再有任何年轻人经历她在前国家队队医劳伦斯·G·纳萨尔(Lawrence G. Nassar)那里所遭受的痛苦。
24岁的拜尔斯周三说:“我想明确一点,我认为这是拉里·纳萨尔的错,但也是纵容和实施其虐待的整个系统的错。”她的母亲内莉·拜尔斯(Nellie Biles)坐在附近,用纸巾拭着泪。
几位体操运动员在听证会上宣誓。
几位体操运动员在听证会上宣誓。 Pool photo by Saul Loeb
拜尔斯和其他数百名未成年和成年女性——包括美国参加2012年和2016年奥运会的女子体操队的大多数成员——都受到了纳萨尔的猥亵,纳萨尔现在因多项性犯罪而被判处终身监禁。他的连环猥亵罪行导致了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儿童性虐待案件之一。
2012年的奥运选手麦凯拉·马罗尼(McKayla Maroney)也出席作证,她详细描述了纳萨尔如何反复虐待她,甚至在她赢得金牌的伦敦奥运会上也是如此。她说,当她和纳萨尔在东京参加一场比赛时,她经历了一场痛苦的折磨,真的以为“会死在那一晚,因为他不可能放过我”。
广告
“那天晚上我赤身裸体,完全和他独处,他压在我身上,猥亵了我好几个小时,”她说。
2015年,马罗尼19岁时,她甚至还没有告诉母亲纳萨尔的恶行,就在她卧室的地上打了三个小时的电话向联邦调查局(FBI)探员描述了她遭受的虐待。马罗尼说,当她说完时,探员问,“就这些吗?”她说,对方缺乏同理心让她感到崩溃。
“FBI不仅没有上报我被虐待的事,而且当他们终于在17个月后记录我的报告时,他们对我讲的内容提出了完全不实的说法,”马罗尼作证时说。“他们选择对我所说的内容撒谎,保护一个连续猥亵儿童的人,而不是保护我以及无数其他人。”
听证会结束后,加利福尼亚州参议员黛安·范斯坦拥抱了马罗尼。
听证会结束后,加利福尼亚州参议员黛安·范斯坦拥抱了马罗尼。 Pool photo by Graeme Jennings
一个引人注目的转折是,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A. Wray)承认该部门对此案处理不当,并向受害者道歉。他说FBI解雇了一名早期参与此案的特工——也就是和马罗尼通话的那个人。这是该机构首次有人因未能妥善调查一起震惊体育界的性虐案件而接受公开质询。
2017年成为局长的雷说,当他听说FBI在他接管该机构之前犯了这么多错误时,他“感到心痛和愤怒”。
“我很抱歉,这么多人一次又一次让你失望,”雷对受害者说。“我特别遗憾的是,FBI的一些人在2015年有机会阻止这个恶人,但他们没有那么做,这是不可原谅的。这种情况本不该发生,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确保这种情况不再发生。”
广告
雷表示,最初参与此案的特工迈克尔·兰格曼(Michael Langeman)已于两周前被解雇。当被问及为什么这起案件一开始得不到恰当处理时,雷说,特工们犯了许多基本错误,与FBI通常的调查方式不符。
“我没有一个很好的解释可以给你,”雷说,随后补充道,“这个案子中发生的事在任何星球上都是不可接受的。”
他表示,由于纳萨尔案,FBI加强了其政策、程序、系统和培训,包括强调特工向州和地方执法部门上报虐待案件。他承诺,未来的调查步骤将受到“四重检查”,不会有“任何的闪失”。
佛蒙特州民主党参议员帕特里克·莱希(Patrick Leahy)表示,雷的回答不会给在司法委员会作证的体操运动员带来任何安慰,这个回答“对美国人民来说”也远远不够。
和作证的体操运动员一样,莱希以及委员会的其他几位参议员对处理不当的特工没有被起诉表示愤慨。他说,体育和政府官员以及任何对纳萨尔的虐待“视而不见”的人都应该面临刑事指控。
“很多人都应该坐牢,”莱希说。
广告
司法部没有出席听证会来回答有关此案的刑事起诉是否充分的问题。参议员们表示,他们已经要求司法部官员出席,但遭到了拒绝。
在听证会的两个月前,司法部监察长发布的一份报告严厉批评了FBI。该机构的错误纵容纳萨尔继续在他工作的密歇根州立大学以及密歇根州兰辛市和周围地区治疗病人,包括在当地的一个体操中心和一所高中,尽管他在丑闻的阴影下退出了美国体操协会,而体操官员和FBI都知晓存在虐待指控。
监察长的报告称,在FBI未能采取行动的情况下,纳萨尔打着医疗的幌子侵犯了70多名未成年和成年女性。
“我想明确一点,我认为这是拉里·纳萨尔的错,但也是纵容和实施其虐待的整个系统的错,”拜尔斯说。
“我想明确一点,我认为这是拉里·纳萨尔的错,但也是纵容和实施其虐待的整个系统的错,”拜尔斯说。 Pool photo by Graeme Jennings
听证会开始时,伊利诺伊州民主党参议员、委员会主席理查德·J·德宾(Richard J. Durbin)指责FBI在该案中“失职”、“系统性组织失败”以及“严重失误”。
“当失败来自执法者本身时,这让人的良知感到震惊,而这正是纳萨尔案中发生的情况,”德宾说。
两名收到最初虐待报告的FBI特工已经不再为该机构工作,其中包括兰格曼,他是FBI印第安纳波利斯办事处的主管特工,首次与马罗尼通话的也是他。雷表示,该机构一直在等待监察长的报告,在解雇朗格曼之前,必须走完适当的纪律程序。
广告
未能立即置评的兰格曼的姓名没有出现在监察长的报告中,但他的行为和多项重大失误都得到了详细的描述。该报告称,兰格曼本应该知道纳萨尔的虐待行为可能很普遍,但他丝毫没有调查此案的紧迫感。
在与马罗尼——三位向美国体操协会透露纳萨尔虐待详情的顶尖体操运动员之一——面谈后,兰格曼并没有对那次面谈进行妥善记录,也没有开启调查。在面谈过去了17个月后,兰格曼向FBI提交了一份关于此次面谈的报告,报告中没有提及马罗尼的名字,还加入了一些马罗尼并没有做过的陈述。
和其他在初期参与此案的特工一样,兰格曼没有就有关纳萨尔虐待的指控知会地方或州官员,这违反了FBI的政策,即针对儿童的犯罪“必须采取广泛的、跨司法管辖权的、多部门的方式”。
兰格曼后来说他提交了关于纳萨尔的一份初步报告,并要求将本案转移到FBI在兰辛的办公室。不过监察长的报告表示,在FBI的数据库中没有找到该文件。
前FBI印第安纳波利斯办公室特工W·杰·艾伯特(W. Jay Abbott)也在2018年以自愿退休的形式离职。报告说他向司法部调查人员做出了虚假陈述,并且“违反了FBI政策,做出了极为糟糕的判断,与联邦伦理规程不符”。
据报告说,艾伯特曾试图得到美国奥林匹克与残疾人奥林匹克委员会的一个职位,当时他和时任美国体操协会主席的史蒂夫·彭尼(Steve Penny)谈过此事。多位参议员对艾伯特未经惩戒就能离开FBI感到惊讶和愤怒。
广告
数百名遭到纳萨尔虐待的未成年和成年女性等待了数年,希望FBI就此案中所犯错误给出说法。拜尔斯一直在公开表示,她想知道关于纳萨尔的事“有哪些人知道些什么,什么时候知道”。她说虐待至今对她仍有影响。她在今年夏天的东京奥运会上退出了团体比赛,称自己面临精神困扰,她在其余比赛中得到一块银牌和一块铜牌。
“这些可怕的虐待造成的创伤仍在困扰着我们,”她在听证会上说,这里指的是所有的受害者,包括同样出席了听证会的麦琪·尼克尔斯(Maggie Nichols)。尼克尔斯经常被称为“运动员A”,因为她是第一个举报纳萨尔虐待的国家队运动员。
出席听证会的奥运金牌获得者艾莉·雷斯曼(Aly Raisman)公开要求就纳萨尔案展开独立调查。她在周三向参议员提出了这一呼吁,并表示在听证会上发言对她来说很艰难,但她还是来了,因为她想保护其他人,并迫使体育和司法部门做出改变。
“FBI让我感到我的虐待是无所谓的,不是真的,”她说。
27岁的雷斯曼对参议员说,她都不知道听证会结束后自己能否走出听证室。
2017年首次公开她的虐待经历后,她说,这件事给她的打击之大,导致她在洗澡时无法站立,只能坐在浴缸里洗头。她说此后有几次,创伤给她造成的身体不适严重到需要叫救护车送医。
雷斯曼说在周三的作证也会加剧创伤。
“我可能需要几个月来恢复,”她说。“我只是想明确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