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敘利亞與伊斯蘭國組織交戰正激烈之時,一場突如其來的爆炸震動了該國最大的大壩,這座18層樓高的建築坐落在幼發拉底河上,在山谷上方蓄出了一座40公里長的水庫,山谷中居住著數十萬人。
塔卜卡大壩是伊斯蘭國組織控制下的戰略要地。2017年3月26日的爆炸把大壩工人掀翻在地。大火蔓延,關鍵設備失靈。幼發拉底河的水流突然無法通過,水庫開始上漲,當局用擴音器警告下游的人逃離。
伊斯蘭國組織、敘利亞政府和俄羅斯指責美國,但大壩卻在美軍列為受保護平民地點的「非打擊名單」上,並且當時還是中將的美國進攻指揮官斯蒂芬·J·湯森說,有關美國參與的指控是基於「荒唐的報導」。
事實上,據兩名前高級官員稱,美國最高機密特種作戰部隊第9特遣部隊的成員使用美國軍火庫中一些最大的常規炸彈襲擊了大壩,其中包括至少一枚BLU-109鑽地炸彈。儘管有軍事報告警告不要襲擊大壩,因為破壞大壩可能會引發導致數萬平民喪生的洪水,但他們還是這樣做了。
廣告
襲擊大壩的決定通常是由指揮系統的高層做出的。但這兩位前官員表示,特遣部隊使用了為緊急情況預留的程序捷徑,允許其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發動襲擊。
這兩名前官員在發言時要求不具名,因為他們沒有被授權討論那次襲擊,他們說,一些負責空戰的官員認為特遣部隊的行動不計後果。
退役空軍上校史考特·F·默裡說,即使經過周密計劃,高層領導人也可能認為用如此大的炸彈擊中大壩的危險程度是不可接受的。
伊斯蘭國通訊社在2017年爆炸當天發布的一張照片。
伊斯蘭國通訊社在2017年爆炸當天發布的一張照片。 Aamaq News Agency, via Associated Press
「使用900公斤重的炸彈打擊像水壩這樣的被禁目標非常困難,不應該是臨時起意的行動,」他說。「最壞的情況是,這些彈藥絕對會導致大壩倒塌。」
襲擊發生後,大壩工人發現他們碰上了不幸中的萬幸:在大壩控制塔往下五層的深處,一枚美國BLU-109鑽地炸彈落在一旁,燒焦但完好無損——一個啞彈。專家說,如果它爆炸了,整座大壩可能已經倒塌。
在回答《紐約時報》的提問時,負責監督敘利亞空戰的美國中央司令部承認投下了三枚900公斤重的炸彈,但否認瞄準大壩或繞過程序。一位發言人說,炸彈只擊中了大壩上的塔樓,而不是大壩本身,雖然沒有事先通知最高領導人,但指揮部已經預先批准了對塔樓的有限打擊。
該司令部首席發言人比爾·厄本上尉說:「分析證實,對與大壩相連的塔樓的襲擊被認為不太可能對塔卜卡大壩本身造成結構性破壞。」他指出大壩並沒有倒塌,他還說,「事實證明,這種分析是準確的。」
但當時直接參与空戰的兩名前官員以及接受《紐約時報》採訪的敘利亞目擊者表示,情況遠比美軍公開所說的要可怕。
2018年的塔卜卡大壩。民用非打擊地點被伊斯蘭國用作武器庫、指揮中心和戰鬥陣地。
2018年的塔卜卡大壩。民用非打擊地點被伊斯蘭國用作武器庫、指揮中心和戰鬥陣地。 Ivor Pricket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關鍵設備被毀,大壩完全停止運作。水庫迅速上升1.27米,幾乎溢出大壩,工程師們表示一旦溢出,後果將是災難性的。局勢危急,以至於處於連年衝突中的敵人——伊斯蘭國組織、敘利亞政府、敘利亞國防軍和美國——呼籲緊急停火,以便民用工程師能夠抓緊時間修復以避免災難。
在大壩工作的工程師因為害怕遭到報復而不願透露姓名,他們說只有快速修復才能拯救大壩和生活在下游的人們。
廣告
「否則造成的毀滅是難以想像的,」大壩的一位前主管說。
美國在2014年與伊斯蘭國組織開戰,制定攻擊目標規則是為了保護平民和備用關鍵基礎設施。
但伊斯蘭國組織試圖利用這些規則,將民用非打擊地點用作武器庫、指揮中心和戰鬥陣地。其中包括塔卜卡大壩。
現任和前任軍事人員表示,特遣部隊對這個問題的解決方案往往是將旨在保護平民的規則擱置一旁。
很快,特遣部隊就使用緊急自衛程序證明了其大部分空襲的合理性,稱它們是在營救面臨生命危險的部隊,即便沒有部隊處於危險之中。這使得它能夠快速打擊原本不能打擊的目標——包括禁止空襲的地點。
2017年3月,美國和一個國際聯盟發動攻勢以奪回該地區,佔領大壩是一個首要目標。
2017年3月,美國和一個國際聯盟發動攻勢以奪回該地區,佔領大壩是一個首要目標。 Getty Images
也許沒有任何事件比襲擊塔卜卡大壩更能說明對自衛規則的濫用以及潛在的毀滅性代價。
目前尚不清楚是什麼促使特遣部隊於3月26日發動襲擊。
廣告
大壩工作人員說,炸彈襲擊前一天他們沒有看到激烈的戰鬥或人員傷亡。
現在明確的是,第9特遣部隊的操作員發起了自衛打擊,這意味著他們不必尋求指揮系統的許可。
通過《信息自由法》訴訟獲得的一份軍事報告顯示,操作員聯絡了一架B-52轟炸機,並要求立即對三個目標進行空襲。但報告沒有提到敵軍開火或重大傷亡。相反,報告說操作員要求襲擊是為了「地面拒止」。
國防部一名高級官員對該特遣部隊在未通知最高領導人的情況下進行打擊是越權的說法提出異議。這位官員說,襲擊是在對伊斯蘭國組織打擊行動的指揮官湯森「批准的指導下」進行的。
這名高級軍事官員表示,首先,B-52轟炸機投下了將在目標上空爆炸的炸彈,以避免破壞這些建築。但當這些炸彈沒能趕走敵人的戰鬥人員時,特遣部隊要求轟炸機投下三枚900公斤的炸彈,其中至少包括一枚掩體炸彈,這一次,炸彈擊中混凝土時就會爆炸。
那天有兩名工人在大壩。其中一名電氣工程師回憶說,當天伊斯蘭國武裝分子像往常一樣部署在北塔,但當他們進入大壩進行冷卻系統工作時,沒有發生戰鬥。
廣告
幾個小時後,一連串的轟鳴將他們擊倒在地。房間裡充滿煙霧。工程師從一扇通常鎖著的門逃了出來,這扇門當時被炸開了。當他看到一架美國B-52轟炸機的機翼時,不禁呆住了。
潛在災難的多米諾骨牌開始運轉。控制室損壞導致水泵卡住。然後漫出的水導致電氣設備短路。由於沒有電源來運行重要的機器,水無法通過大壩。有一台起重機可以升起緊急閘門,但它也在戰鬥中被破壞了。
工程師躲在裡面,直到看見B-52飛走,然後他找到了一輛摩托車,迅速趕到大壩管理者住的房子,解釋了發生的事情。
轟炸兩天後,大壩上的敘利亞民主力量武裝分子。
轟炸兩天後,大壩上的敘利亞民主力量武裝分子。 Getty Images
伊斯蘭國領土內的工程師給他們在敘利亞政府的前同事打了電話,後者隨後聯繫俄羅斯軍方的盟友尋求幫助。
空襲幾小時後,在卡達的一個作戰中心,一部專門用於美國和俄羅斯之間直接通信的特殊桌上電話響了起來。據一名聯軍官員說,當一名聯軍軍官接起電話時,電話那頭一名俄羅斯軍官警告稱,美國的空襲已對大壩造成了嚴重破壞,不能再浪費時間了。
空襲後不到24小時,美國支持的部隊、俄羅斯和敘利亞官員以及伊斯蘭國組織協調暫停敵對行動。這名工程師說,一個由16名工作人員組成的團隊驅車前往現場,其中一些來自伊斯蘭國組織,一些來自敘利亞政府,還有一些來自美國的盟友。
廣告
他們成功地修復了吊車,最終打開水閘,拯救了大壩。
美國支持的敘利亞民主力量駁斥了有關嚴重破壞的報導,稱其為宣傳。一名發言人表示,為了不造成破壞,聯軍只用了「輕武器」襲擊大壩。
聯合國2017年1月的一份報告稱,如果對大壩的襲擊導致其倒塌,將淹沒下游社區。
聯合國2017年1月的一份報告稱,如果對大壩的襲擊導致其倒塌,將淹沒下游社區。 Rodi Said/Reuters
不久之後,湯森否認大壩是襲擊目標,並表示:「當襲擊發生在大壩或附近的軍事目標時,我們使用非成坑性彈藥,以避免對設施造成不必要的破壞。」
這些高級官員說,特遣部隊沒有受到任何紀律處分。這支祕密部隊繼續使用它在大壩行動中使用過的各類自衛理由來打擊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