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警察接到了911报警电话,称曼哈顿下城一栋大楼发生异常,当他们到达六楼时,听到了一名女子的尖叫声,但发出尖叫声的公寓门被锁上了。
周一晚上,检察官达芙娜·约兰在曼哈顿刑事法庭的听证会上说,在警察试图开门时,起初他们仍然听到她的求救声,但“后来她就没声音了”。另一个听起来像女人的声音告诉他们,“‘我们这里不需要警察——走开。’”
特警队赶到后破门而入,在浴缸中发现了35岁的死者克里斯蒂娜·妍儿·李(音),身上有40多处刀伤。约兰说,第二个声音实际上是阿萨马德·纳什的声音,他跟随受害者进入位于唐人街克里斯蒂街的大楼,强行进入她家并将其捅死。
检察官说,当警察闯入公寓时,警方发现纳什躲在床下,还发现了一把藏在抽屉柜后面的刀,据信是凶器。
广告
25岁的纳什最后一个已知地址是位于鲍厄里的一个男性无家可归者游民所,他因一级谋杀罪、入室盗窃罪和出于性动机的入室盗窃罪而被传讯。一名法官命令他不得保释,检察官表示,如果罪名成立,他将面临长达25年至无期徒刑的刑罚。
尽管当局尚未确定李女士是否因其种族而成为目标,但她的遇害在纽约市的亚裔社区引发了恐惧,在疫情期间袭击事件上升后,该社区已经处于紧张状态。
李女士的遇害符合一种在纽约市大流行期间已经司空见惯的可怕现象:无家可归的人被指发起看似无端的袭击。在曼哈顿的许多街区,居民对无家可归者的担忧日益增加,后者中的许多人似乎正在与精神疾病作斗争,他们会威胁并骚扰路人。
李女士于2008年毕业于罗格斯大学,获艺术史学士学位,在纽约市的网络音乐平台Splice担任创意制作人。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对她“毫无道理”的遇害感到难过。
肯尼斯·高南·赫尔曼是她的一位同事,他说他在工作中结识了李女士,他在Twitter帖子中向她表示哀悼,他在帖子中描述,在去年亚特兰大水疗中心枪击事件导致六名亚裔女性死亡后,他们因致力于使音乐产业更具包容性的共同目标而建立了联结。
他说,与亚裔同事在工作群的最后一条消息来自李女士,她祝大家农历新年快乐。
广告
“克里斯蒂娜是不可替代的。心碎或悲痛欲绝也无法弥补,”他说。“‘现在怎么办?’这个问题在不断回响——作为一个社区,我们该怎么做?”
在周一早上的守夜活动中,唐人街的社区组织者、工人和居民聚集在李女士公寓的街对面,为她哀悼并表达他们的恐惧。
组织者分发了一张传单,在传单上的地图中,他们标出了曼哈顿下城游民所的位置,传单上写着“我们不要游民所”。
“我们每次坐地铁或每次上街是否都应该担惊受怕?”守夜活动的组织者之一玛丽·王(音)说。
在东百老汇建立无家可归者游民所的提案遭到居民的强烈反对,提案的地点距离李女士遇害的地方只有几个街区。居民说他们担心这会使该社区更加危险。
在2019年的一次暴乱中,包括一名83岁的华裔美国人在内的四名无家可归者在附近遇害后,该市宣布了建立游民所的计划。官员们表示,该游民所将照顾华人移民,其工作人员会说三种中国方言,但将会对所有人开放。
华人进步会行政总监李宝霞表示,新游民所的存在“并不一定意味着社区会变得不安全”。她还说:“人们经常对亚裔持刻板印象。对无家可归的人持刻板印象是不对的。”
周一,李女士公寓外的临时悼念地。她的死亡让许多居民担心自己的安全。
周一,李女士公寓外的临时悼念地。她的死亡让许多居民担心自己的安全。 Dieu-Nalio Chér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纳什于2015年在纽约和新泽西州因袭击、入室盗窃和持有毒品等罪名遭到一系列逮捕。
周一下午,当警探将戴着手铐的纳什带出唐人街伊丽莎白街的第五分局时,他宣称自己是无辜的。“我没有杀任何人,”他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广告
凶案发生后,检察官和法官因纳什之前所涉刑事案件的处理方式面临外界的审视。
1月,他被指控恶意损害和非法逃逸;警方称,他在几个地铁站破坏了地铁卡闸机,并在被捕后试图从一辆警车上逃跑。
根据法庭记录,处理此案的法官本可以对逃逸指控设定保释金,但检察官没有提出要求,纳什获得释放并接受监管。目前尚不清楚如果检察官提出保释请求,是否会获得批准。
周一在奥尔巴尼与立法者会面的市长埃里克·亚当斯在新闻发布会上被问道,该州是否会因以纳什为“典型代表”的人修订保释法。
亚当斯拒绝了这个说法。但亚当斯说此案值得审查,因为不应该允许纳什这样的人随意在外活动。这位市长曾推动立法者允许法官为他们认为危险的人设定保释金。
“我们需要认真审视发生了什么,我们在哪里出了错,”他说,然后再次呼吁“堵住让危险人物走上街头的漏洞”。
广告
周一,李女士的公寓外堆满了玫瑰和其他悼念品,路人停下来默哀。
31岁的克里斯塔尔·张(音)和她30岁的伴侣约翰·刘(音)从皇后区的怀特斯通驱车前往临时纪念地点,并留下一朵白玫瑰。张女士是一名华埠长大的会计师,她说,无论采取何种预防措施,年轻的亚洲专业人士都开始感到危险。
“我们工作到很晚,我们打车回家,但这种情况仍然会发生,”她说,“这种情况”指的是杀害李女士的凶手进入她的大楼的方式。
守夜活动由“关注东百老汇委员会”组织,该组织现年45岁的创始人王镝说他认为居民面临更大的风险。
“名单越来越长,”王镝说。“我们看不到尽头。”
王镝说,上个月在为最近发生的袭击中丧生或受伤的亚裔举行的守夜活动中,他携带了一支“没有点燃的蜡烛”,象征着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广告
“不幸的是,这次轮到克里斯蒂娜,”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