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乌日哥罗德——第一夫人吉尔·拜登周日突访乌克兰西部,这是美国对乌克兰表现出的最新支持。近几周来,美国大幅增加了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并派遣与拜登总统关系密切的人进入乌克兰。
吉尔·拜登博士在一所学校会见了乌克兰第一夫人叶莲娜·泽连斯卡娅。这所学校已经改建为庇护所,帮助从乌克兰其他地区来到乌日霍罗德的难民。乌日霍罗德有10万人口,距离乌克兰与斯洛伐克的边境只有几公里。泽连斯卡娅是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的妻子,自2月24日俄罗斯入侵以来,她一直没有在公开场合露面。
“我认为,重要的是向乌克兰人民表明,这场战争必须停止,这场战争是残酷的,”两人对坐在桌边,拜登博士对记者说,“美国人民与乌克兰人民站在一起。”
U2乐队的波诺(中右)周日参观了基辅郊区布查的圣安德鲁教堂,在俄罗斯军队3月底撤出后,那里发现了一个埋葬了100多具尸体的乱葬岗。
U2乐队的波诺(中右)周日参观了基辅郊区布查的圣安德鲁教堂,在俄罗斯军队3月底撤出后,那里发现了一个埋葬了100多具尸体的乱葬岗。 Finbarr O'Reill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拜登博士此行当天是公开表达对乌克兰支持的一天,波诺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也在这天到访乌克兰。而与此同时,救援人员正在搜寻俄罗斯对乌克兰东部一所学校发动的空袭中的幸存者,官员们担心此次空袭已造成数十人死亡。在基辅,一组美国高级外交官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首次返回美国大使馆,此举恰逢欧洲胜利日。
这一天充满了希望和不祥的预感。拜登博士访问的同时,西方官员也在做准备,应对俄罗斯总统普京利用该国的周一胜利日,加强对乌克兰公民的袭击的可能。
广告
乌克兰官员了解社交媒体和西方媒体的头条新闻中所蕴含的情感力量,并在最近几天邀请了各种西方官员——以及波诺——进入该国。据第一夫人的发言人迈克尔·拉罗萨说,在拜登博士计划对东欧进行为期四天的访问数天前,他们联系了泽连斯卡娅,提议在乌克兰与她会面。
如此高风险的访问对在任第一夫人来说是罕见的;她们通常不去战区,上一位独自前往战区的人是劳拉·布什,她在2008年访问了阿富汗。拜登博士是一名全职英语教授,到目前为止,她作为第一夫人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美国旅行,敦促美国人接种疫苗,支持社区大学,或者宣传拜登的社会支出计划。
到目前为止,她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发言相对较少,但她在周日全力呼吁结束战争是一个起点,表明拜登政府在不与莫斯科全面开战的情况下,为打击俄罗斯侵略所采取的更大胆、更广泛的措施。
像她的很多前任一样,第一夫人将母亲这个角色定位为自己的核心身份,这一次,她得到机会,利用她的办公室来强调乌克兰战争的现实:根据联合国数据,多达90%的流离失所者是妇女和儿童。
44岁的泽连斯卡娅是战争开始后第一批流离失所者之一。
就在第一批俄罗斯导弹落在乌克兰首都基辅几天后,泽伦斯基发表讲话说,他知道如果俄罗斯占领乌克兰,自己是第一个暗杀目标。他说,他的妻子和孩子——17岁的亚历山德拉和九岁的基里洛是“二号目标”。从那以后,泽连斯卡娅的行踪一直保密。
周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左)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乌克兰基辅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
周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左)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乌克兰基辅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 Sergei Supinsky/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作为第一夫人,泽连斯卡娅曾经关注乌克兰女性赋权、扫盲和文化等问题。现在,她和丈夫一样,把大部分时间花在让世界关注乌克兰正在发生的事情上。拉罗萨说,她在4月给拜登博士写信,表达对乌克兰公民情绪健康的担忧。
拜登博士似乎感受到了她的担忧,在镜头前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询问人道主义组织工作人员是否有能力为遭受战争创伤的妇女和儿童提供支持。
广告
在罗马尼亚和斯洛伐克,以及后来在乌克兰,在每一次到访中,拜登博士与疲惫不堪到眼圈深陷的孩子和在崩溃边缘的母亲交谈。她询问志愿者所需物品是否齐备,周围是一瓶瓶婴儿配方奶和旧玩具。
研究第一夫人的历史学家艾莉达·布莱克说,拜登博士的工作沿袭了其他第一夫人的传统,她们前往海外见证“苦难的化身”,聆听创伤和战争的故事,同时保持一个政府内部的非民选角色。
“这是需要真正的技巧的,”曾担任希拉里·克林顿顾问的布莱克博士说。“因为那些记忆将伴你一生。这是一项艰难的工作。”
周日在乌克兰停留之前,拜登博士还去了斯洛伐克科希策市,在那里的一个公共汽车站与难民会面,该车站被改建以帮助新抵达该国的难民。
在那里,一位名叫维克托齐·库托查的女子带着女儿尤丽叶告诉第一夫人,她很难向她的孩子解释他们的生活发生的动荡。
周日,拜登博士与7岁的乌克兰难民尤莉和女孩的母亲维克托齐·库托查在斯洛伐克科希策的一个难民中心。
周日,拜登博士与7岁的乌克兰难民尤莉和女孩的母亲维克托齐·库托查在斯洛伐克科希策的一个难民中心。 Pool photo by Susan Walsh
“我怎么跟孩子解释呢?无法解释,”她说。“我尽力保护他们的安全。这是我的使命。”
“这太不可理喻了,”拜登博士说。
广告
越过边境进入乌克兰后,她坐车15分钟到达一座学校的停车场。泽连斯卡娅悄悄地从一辆车上下来迎接她。
两位女士互相拥抱。后来,泽伦斯卡娅感谢拜登博士的“勇敢”访问。
她告诉拜登博士:“我们了解美国第一夫人在战争期间来到这里的代价,这里每天都在发生军事行动,空袭警报每天都在响,甚至今天也是。”
两位女士在私下的谈话中讨论了她们对战争的担忧,还谈到了她们的个人生活。(泽伦斯卡娅问第一夫人,既然她是全职教师,她如何能够旅行。拜登博士告诉她,她刚刚结束了期末阅卷,学期结束了。)
她们对学校进行了两个小时的访问,目的是关注儿童和人道主义工作,这些工作将大约160名难民——其中47名为儿童——安置在那座楼里,但即使是最无邪的互动也暴露着战争的压力:安保特工用手持金属探测器检查了一名在拜登博士和泽伦斯卡娅之前进入教室的孩子。
拜登博士和泽伦斯卡娅在乌日哥罗德的一所学校里碰面,这里现在住着数十名流离失所的乌克兰人。
拜登博士和泽伦斯卡娅在乌日哥罗德的一所学校里碰面,这里现在住着数十名流离失所的乌克兰人。 Pool photo by Susan Walsh
拜登博士在乌克兰待了大约两个小时后返回斯洛伐克。但在告别之前,她将一枚名为“挑战币”的袖珍奖章放进泽伦斯卡娅的一名保镖手中。男子从翻领上取下一枚乌克兰国旗别针,递给她。
这次访问使拜登博士成为又一位访问乌克兰的与美国总统关系密接的重要人物。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和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上个月访问了基辅,议长南希·佩洛西上周在那里会见了泽连斯基。
广告
拜登在3月底曾前往波兰进行为期三天的访问。在访问乌克兰边境附近的部队时,出于安全考虑,他没有进入该国。
在离开乌克兰的学校后不久,第一夫人在车队和给当时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家中的丈夫打了电话。
周一,在返回华盛顿之前,拜登博士计划在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会见斯洛伐克总统祖扎娜·卡普托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