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鲁迪·朱利安尼似乎喝醉了,他径直朝总统走去。
那是2020年的大选之夜,特朗普总统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连任竞选正在一票接一票地溜走。根据调查2021年1月6日袭击国会大厦事件的众议院特别委员会准备的视频证词,前纽约市市长、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当时正在大谈阴谋论。
据总统的高级竞选助手之一杰森·米勒称,朱利安尼找到总统后告诉他,“他们在偷我们的选举。”米勒告诉特别委员会,朱利安尼当晚“肯定喝醉了”。“这么多票都是从哪里来的?我们得宣布我们赢了。”
当晚,特朗普的家人和最接近他的顾问数次敦促他拒绝朱利安尼的建议。米勒告诉他,在没有搞清楚票数之前,不要“去宣布胜选”。他的竞选经理比尔·施特平说:“现在发表任何这样的声明还为时过早”。甚至他的女儿伊万卡也告诉他,选举结果还在统计中。
广告
但最后,朱利安尼是那晚唯一一个告诉总统他想听到的话的人。
朱利安尼对选票被盗的咆哮助长了总统自己关于选举遭到操纵的阴谋论,早在计票之前,这些阴谋论调就已经在公开和私下酝酿了。它们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对民主长达数月的攻击,而且——在特别委员会看来——它们不可避免地导致了暴徒闯入国会大厦,希望阻止拜登成为总统。
特朗普告诉米勒、施特平等人,他们太软弱了,而且大错特错。在白宫生活区的待客区,他告诉他们,他打算“走别的路子”了。
没过多久,特朗普就这么做了,凌晨2点21分,他出现在镜头前,身后是东厅一面挂着美国国旗的墙。
他在演讲中谴责了这次选举,称其为“对美国公众的欺骗”,是美国的“耻辱”。“我们已经为赢得这次选举做好了准备,”他对支持者和电视观众说。“坦率地说,我们确实赢得了这次选举。”
特别委员会收集了内部人士对当晚白宫事态的陈述。在周一的第二次公开听证会上,该委员会播放了一段视频,生动地描绘了特朗普是如何拒绝身边助手和顾问的警告,并宣布自己获胜的。
特朗普身边人的证词切实记录了他坚持认为选举被窃的正式开始。
特朗普心中早有此念;在选举日的前几周,他曾预言“这是一场你从未见过的欺诈”。甚至在计票的时候,特朗普就开始传递这一信息。但周一听证会上提供的证词,是特别委员会试图提出的论点的关键所在。特朗普明明知道他关于选举舞弊的说法是不真实的,但还是提出了这些说法。
广告
“最后的结论就是,”委员会主席、密西西比州民主党众议员本尼·汤普森说。“特朗普输掉了这场选举,但他拒绝接受这一民主过程的结果。”
在大选夜之后的几周时间里,高级助手们反复告诉特朗普,他的选举欺诈指控是毫无根据的。
委员会用前司法部长威廉·巴尔的长视频片段强调了这一事实,巴尔在其中表示,要反驳总统口中的“海量”欺诈指控,“就像在玩打地鼠游戏,因为他提出的问题一天一个样。”他声称,特朗普与朱利安尼的舞弊指控“是彻头彻尾的虚假和愚蠢,往往也是基于完全错误的信息”。
委员会对大选夜白宫内部状况的描述堪称当天最引人注目的内容。特朗普助手们的作证称,他们对特朗普的舞弊指控表示怀疑,这一点相当令人震惊,尤其考虑到他们中的一些人还曾公开支持总统,质疑选举结果。
就在晚上11点15分刚过的时候,福克斯新闻台宣布拜登赢下亚利桑那州,给特朗普的竞选带来一记重击。通过对伊万卡及其丈夫贾里德·库什纳还有总统的几位竞选助手的采访,委员会的视频记录了白宫官邸内的气氛如何从兴高采烈变为了忧虑重重。
“他们两人都对福克斯感到失望,并怀疑或许是我们的数据或数字不准确,”米勒作证时这样描述总统支持者们的心情。
广告
根据此前关于当晚的报道,在福克斯宣布亚利桑那的投票结果后,特朗普的团队非常生气。特朗普告诉助手,不论如何也要让福克斯改变说法。米勒给该电视台的一位联系人打了电话。库什纳则联系到了电视台的老板。
“你好,鲁伯特,”特朗普的女婿对着手机说,接听者正是福克斯母公司的负责人鲁伯特·默多克。
按施特平的说法,没过多久,这群后来被称为“正常人小组”的助手就将面临另一个问题的困扰。他们收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警告:朱利安尼喝了太多酒,他已经去了楼上的生活区,总统正在那里观看选举结果。
特朗普的数名助手试图前去阻止,但也拦不住朱利安尼,他一直盯着竞选作战室的各个屏幕,并坚称总统赢得了密歇根州。
据一位了解当时对话的前助手说,朱利安尼要求与特朗普见面。
施特平与朱利安尼进行了一番对峙。我们哪里是在赢?他这样问朱利安尼。白宫幕僚长马克·梅多斯也在场,他告诉朱利安尼,说特朗普赢下密歇根州是错误的。
广告
那位了解对话的人士表示,他大声说道,“那不是真的,鲁迪!”(委员会找到的短信记录显示,梅多斯几乎立即在公开和私下里支持了总统的欺诈指控。)
特朗普助手们阻止朱利安尼接近他的努力很快就失败了。在视频中,朱利安尼驳斥了那些试图阻止他向总统提出建议的竞争对手。
“我和总统谈过了,”他告诉委员会的调查人员。“他们可能都在场。但那晚我与总统谈了好几次。”
在大选之后的几天里,特朗普的助手们很少公开谈论他们对总统胜选几率的怀疑。事实上,情况恰恰相反。在大选后第二天举行的一场电话记者会上,施特平表示,他认为在计票结束后,特朗普会以3万票的优势赢下亚利桑那州。
几个月来,特朗普反复声称他将赢得大选,哪怕他的民调落后于拜登,周围的政治气候也因他在新冠疫情中拙劣而反复的表现恶化。但他仍在大选年刚开始的时候播下了怀疑邮寄选票可靠性的种子,因为疫情,这类选票的应用变得更加广泛。
特朗普早在大选日前几周就被提醒了一番,邮寄选票外加提前投票的选票统计会比大选日当天投给特朗普的选票统计更晚。但他宣称自己将直接对外宣布自己获胜,这让顾问们大吃一惊。
广告
“我们要求停止一切计票,”特朗普在11月4日一早的讲话中表示。“我们不希望他们凌晨四点还去找什么选票,然后还记到最终结果里。好吗?”
当天晚些时候,梅多斯收到了伊万卡群发的一条短信:“保持信念,继续战斗!”总统几乎马上就告诉朱利安尼,着手收集任何他能获得的信息。
到那周周五,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数据专家明确表示,他的得票数确实不够胜选。第二天,库什纳派施特平、米勒和其他助手告诉特朗普,目前对计票结果发起的挑战不太可能成功。
当这些人来到白宫官邸时,特朗普情绪稳定,但还是没有听从这些警告的意思。
周一的听证会结束后,他仍在重复他的大选阴谋论,发布了一份长达12页的废话连篇的回应,最后的结论非常简单:
“他们作弊了!”他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