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国会议员就政府对华贸易战略向拜登总统的首席贸易谈判代表质询,包括拜登如果打算处理前任对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将会怎么做。
拜登政府一直面临压力,要求降低部分或全部关税,帮助应对40年来涨幅最快的通货膨胀。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对议员们表示,针对中国的关税和其他行动的决定“有待”总统做出。但她也为关税的重要性做了辩护,称它们是与中国关系中的“重要杠杆”,并表示在解决通胀等短期挑战方面所能起到的作用是有限的。
“贸易谈判代表永远不会放弃杠杆,”她说。
拜登一直在权衡是否要取消对中国制造的超过3600亿美元商品征收的部分关税,其中包括一些消费品。该举措的支持者说,这可能有助于缓解通货膨胀,因为关税往往会转嫁到购买中国产品的美国消费者身上。
广告
但支持关税的人表示,放松关税将消除旨在保护美国工业免受廉价中国产品冲击的壁垒。他们还指出,中国没有履行对美国做出的所有承诺,这些承诺是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达成的一项贸易协议的一部分,包括一项在2021年底前额外购买价值2000亿美元的美国大豆、飞机、能源和其他产品的协议。
周二,被问及就关税作出决定前是否会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交谈时,拜登说,他计划进行交谈,但指出“我们还没有确定时间”。
周三,戴琪对议员们表示,鉴于“中国确实关心国际信誉”,她认为有必要就中国对该贸易协议的执行情况进行对话。但她指出,“这还不足以促使中国兑现这些采购承诺。”
“这使我们得出结论,翻篇的时候到了,”她说。“我们确实需要加强我们对中国的权利,我们需要捍卫我们整个经济的利益。”
戴琪称,中国有一种国家驱动的经济模式,使其能够瞄准并接管整个战略行业。她说,事实证明,这种做法与更多以市场为驱动的美国经济从根本上不相容。
关于降低关税,她说,“我们需要着重关注更大的全局。”
她说,政府有责任帮助美国人缓解目前的“经济挑战和困难”。但她暗示,为保持美国对中国的竞争力,维持关税将是一个更有效的长期工具。
“从中期和长期来看,我们可以影响我们经济的竞争力,”她说。“就短期挑战而言,我们能做的很有限,尤其是在通胀方面。”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