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每天仍有400到500名美國人死於新冠,拜登總統卻宣布「大流行已經結束」。
但不要對像黛布拉·麥考斯基-賴澤特這樣的人這樣說,她的母親於8月初去世。也不要告訴本·蘇伯格,他患有慢性疲勞綜合症,這種疾病通常由包括新冠病毒在內的病毒引起。或者彼得·古德曼,他的妻子於8月17日去世。
「對我來說,這還沒有結束,」現年76歲的古德曼淚流滿面地說,他曾在長島的霍夫斯特拉大學任新聞學教授,現已退休。他和他70歲的妻子黛比上個月都感染了新冠。他康復了。她卻沒有。
總統在週日晚上在CBS的「60分鐘」節目中接受採訪時發表了上述言論。到週一早上,人們的不滿全面爆發:病人表示,總統往好了說是麻木不仁;而一些公共衛生專家則表示,他的話不符合科學。
廣告
明尼蘇達大學傳染病專家麥可·奧斯特霍爾姆說:「在過去28天裡,我們報告了200萬例病例,我們知道漏報的情況很嚴重。」他說,新冠「仍然是我國第四大死因」。
在上週底特律車展期間錄製的「60分鐘」採訪中,拜登確實承認「我們仍然有新冠的問題」。但他也向車展中不戴口罩的人群表示肯定。
「大流行已經結束,」他說。「如果你注意到,沒有人戴口罩。每個人的狀態似乎都很好。」
在白宮前舉行的抗議活動,要求對慢性疲勞綜合症和長期新冠採取行動。
在白宮前舉行的抗議活動,要求對慢性疲勞綜合症和長期新冠採取行動。 Zeynep Tufekci/New York Times
白宮週一表示,總統只是在表達許多美國人已經感受到和看到的,以及拜登一直在說的——美國擁有抗擊新冠病毒的疫苗和治療方法,而且對大多數人來說,新冠不等於判了死刑。
拜登的衛生部長澤維爾·貝塞拉在紐約的一家社區診所接受加強針注射時也表達了這種觀點。
「我認為總統反映了許多美國人的感受和想法,」貝塞拉說,「新冠病毒已經擾亂了我們的生活這麼久,但我們也發現,通過這些有效的疫苗、戴口罩,以及保護我們的孩子和老年人的種種努力,我們正在學習如何應對這種病毒。但不要誤會,仍然有許多人死於新冠。」
但是對於普通美國人而言,認為並感覺到大流行已經結束是一回事,而這話由總統說出來是另一回事。總統的聲明帶有政策含義,拜登政府不得不在週一回答有關總統的言論是否會帶來任何改變的提問。
廣告
簡短的回答是:不,不會改變什麼。
貝塞拉領導的衛生與公共服務部表示,我們仍然處於新冠公共衛生緊急狀態中,這使得政府可以靈活地放棄或修改聯邦醫療保險和聯邦醫療補助等健康相關項目的要求。
拜登的大部分國內議程也與新冠病毒大流行密不可分。上個月末,他的政府宣布取消部分借款人的一萬美元聯邦學生貸款債務,以確保他們「不會因為大流行而在財務上處於更糟糕的境地」。
白宮還敦促國會額外撥款220億美元來抗擊大流行。布朗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大流行預備和應對中心主任珍妮佛·努佐說,在秋季可能會出現病例激增之際,總統的言論可能還會使政府說服美國人接受新授權的「二價」加強針宣傳變得複雜起來。
她談到拜登的言論時說:「這話也許他不該說。」
還有專家說,拜登完全錯了。
廣告
首先,總統無權宣布疫情結束。聯合國下屬機構世界衛生組織在2020年將新冠病毒暴發定性為大流行。專家說,如果有人負責宣布結束,那也是世衛組織及其總幹事譚德塞博士。
「我們還沒有到那一步,」譚德塞博士上週說。「但結束就在眼前。」
在美國,數據顯示大流行處於奧斯特霍爾姆博士所說的「持續穩定的高發」階段。
黛比·古德曼
黛比·古德曼 Courtesy of Peter W. Goodman
2021年末和2022年初隨著奧密克戎激增而出現的高峰和低谷已經一去不復返了。根據《紐約時報》的數據庫,住院人數正在下降,儘管每天仍有大約3.2萬名美國人因新冠病毒感染住院。今天的死亡人數遠低於一年前,當時德爾塔變異株每天造成近2000人死亡。
「我們這個國家每天仍有400到500人死亡,」亞特蘭大埃默裡大學傳染病專家卡洛斯·德里奧博士說。「如果這就可以算結束的話,這樣的數字對我來說有點太高了。」
對於許多仍在經歷一個世紀以來最嚴重公共衛生危機影響的美國人來說,拜登的言論以及國家正在恢復正常的看法聽起來讓人痛苦。許多現在死於新冠的人要麼年齡較大(麥考斯基-賴澤特的母親羅伯塔81歲),要麼患有基礎病(古德曼的妻子患有狼瘡,這使她的身體很弱)。
廣告
「我們不要做過早的宣布,」來自佛羅里達州西特拉斯斯普林斯的退休商學教授麥考斯基-賴澤特說,她的母親於8月6日去世。「仍然有許多人死於新冠。」
她在接受採訪時說,這種流行病感覺就像「我永遠無法擺脫的地獄」。她說,她丈夫的免疫系統受損,她仍然戴著口罩。
「拜登總統說,『沒有人戴口罩』,也許這是真的,」她說。「但這明智嗎?」
古德曼在轉行教書之前曾在《新聞日報》(Newsday)擔任音樂和藝術記者,在他和妻子黛比從萊茵河坐完郵輪迴來不久就生病了。他說他不知道他們是如何感染新冠的——可能是在飛機上,那裡幾乎沒有人戴口罩,也可能是在機場或船上,與他們一起吃飯的人有咳嗽的情況。
他說他不後悔這次旅行;他的妻子也有肺部疾病,她諮詢了自己的肺科醫生,醫生說她可以去。他說,他很高興他們在一起度過了那段時光。他說他試著不去關注統計數據。
「每天還有多少人死亡?是每天400人嗎?」他問道。「這還沒有到結束的時候。可能感覺已經結束了。如果不是因為我現在的處境,我可能也會覺得一切都結束了,但以我現在的處境,別人是否認為這已經結束並不重要。對我來說,它沒有結束。」
廣告
還有人說,自己的生活被永遠改變了。
「對我們來說,不存在什麼可以回歸的正常狀態,」坐在輪椅上的蘇伯格說。他剛剛帶領一群肌痛性腦脊髓炎(一種複雜的疾病,又稱慢性疲勞綜合症)患者在白宮外舉行抗議活動。許多人都患有長期新冠。他們的T恤上寫著:「還在生病。還在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