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麦基弗通过自己的网站接到的这份工作并不特别,他在纽约做私人侦探的几十年里经常收到这样的要求。
一个国际客户想让他帮忙追踪一个从迪拜逃出来的债务人,据信他现在在布鲁克林。麦基弗要监视一所房子,给进出的人拍照。他被告知:“他们非常小心,请谨慎行事。”
麦基弗和一名助手开始轮流进行监视,但他们没有注意到另一队人也在监视同一个地址。这些人是联邦调查局探员,其中一人很快就联系了他们,并且发出了警告。
“你的客户不是你想的那样,”麦基弗说那名探员告诉他。“他们都是坏人,他们不怀好意。”
广告
现年71岁的麦基弗后来得知,他被伊朗情报人员利用,参与了涉嫌绑架马西赫·阿林尼内贾德的计划。阿林尼内贾德是一位著名的伊朗裔美国记者,毫不留情地批评了伊朗侵犯人权、歧视妇女,以及监禁和折磨政治对手的行为。
“我们担心他们会抓住她,把她带回国,可能还会杀了她,”联邦调查局驻纽约反间谍和网络部门的前负责人詹姆斯·丹内希说,他现在负责联邦调查局在纽瓦克的办公室。
执法官员说,在美国各地,越来越多的调查人员受雇于一种新的客户——伊朗和中国等威权政府,他们试图监视、骚扰、威胁甚至遣返合法居住在美国的异见人士。
过去两年的联邦起诉书和投诉详细描述了纽约、加州和印第安纳州的私人侦探被卷入此类阴谋的案件。联邦调查局官员表示,他们认为还有一些人也卷入了此类阴谋。大多数似乎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利用,后来与当局合作;然而,也有一些人遭到起诉。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研究恐怖主义问题的学者布鲁斯·霍夫曼说,一个政府可以通过常规途径雇佣调查员,了解一个人的住所、手机、社保号码和工作地址的详细信息,并将这些信息提供给国家安全机构。
“在我看来,这是21世纪低成本、低风险的国家支持恐怖主义,”霍夫曼说。
广告
官员们表示,这一策略是在一波广泛的镇压浪潮中出现的,其他行为包括在英国等地对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反对者下毒;2018年沙特阿拉伯诱骗著名批评者贾马尔·哈苏吉前往该国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在那里将其残忍杀害和肢解;以及根据全球促进民主的自由之家2021年的报告所称,土耳其在至少31个国家追捕其认定的敌人。
在涉及阿林尼内贾德的案件中,曼哈顿联邦检察官于2021年7月对一名伊朗情报官员和三名同伙提出绑架阴谋指控,他们都在伊朗。如果他们继续留在该国,就不太可能被逮捕,但官员们表示,除了保护潜在受害者之外,他们的目标是揭露和阻止外国政府最高层策划的阴谋。
大多数私人侦探的日常工作与电影和文学作品中被美化的描述相距甚远,在那些描述中,他们的工作来自律师事务所、保险公司和受害的配偶。如今,许多任务都是通过互联网接到,没有面对面的接触。
“如果另一边有这样一个人——一个会撒谎、会制造烟雾和假象的情报专业人员——有时很难正确审查这些客户,”达拉斯私人侦探、世界侦探协会官员韦斯·比尔登说,该协会有大约1000名成员。
许多私家侦探——其中一些有供职于执法部门的背景——有明显的老派作风。麦基弗的网站上写有“通过诚实和证据传递真相”的格言,列出了诸如就业背景调查和“不忠与婚姻调查”等服务项目。
这种街头巷尾的跑腿工作也可以为情报行动提供基础,外国政府可以躲在暗处以低廉的成本进行这种行动。
“这是他们使用的代理,他们以一种非常自然的方式在这里做很多肮脏的工作,”联邦调查局的丹内希说。
伊朗记者马西赫·阿林尼内贾德多次揭发不法和腐败行为,有人威胁要逮捕她,或者使用更可怕的手段。
伊朗记者马西赫·阿林尼内贾德多次揭发不法和腐败行为,有人威胁要逮捕她,或者使用更可怕的手段。 Cole Wils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说,在阿林尼内贾德一案中,伊朗人想知道她的情绪,她的精神状态,甚至她的肢体语言。她是否总在慌张地回头张望,还是看上去无忧无虑?
麦基弗说,得知伊朗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后,他秘密与联邦调查局合作,提供了进入自己电子邮件账户的权限。联邦调查局官员证实了他的合作。麦基弗没有被指控有任何不当行为,继续经营着自己的公司。
广告
随着陆续有私人侦探落入这种他们经常发现的陷阱,联邦调查局表示一直在联系专业团体,提醒他们注意。
“我们越能引起人们的注意,私家侦探和其他人就越有机会学会发现这些危险信号,”联邦调查局驻纽约反间谍官员罗曼·罗扎夫斯基说。
并非所有私人侦探都能避免法律纠纷。55岁的纽约警察局退休警官迈克尔·麦克马洪的第二职业是私家侦探,他于2020年被捕。他面临的指控包括为中国政府充当非法代理人、跟踪和两项阴谋指控。检察官表示,他参与了一项强迫一名居住在新泽西的中国公民返回中国的行动,该公民只被确认为无名氏一。
麦克马洪说,他很震惊,他不知道自己在为中国工作。
“当我读到针对我的起诉时,”他在电子邮件中写道,“我感到很不舒服。正如我的背景所显示的,我毕生致力于维护法律,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犯罪。”
私家侦探迈克尔·麦克马洪被控为中国做事,他说他从未犯罪,也不知道他的雇主是一个敌对的外国政府。
私家侦探迈克尔·麦克马洪被控为中国做事,他说他从未犯罪,也不知道他的雇主是一个敌对的外国政府。 Todd Heisler/The New York Times
麦克马洪在一次采访中说,2016年,他从一个通过他的网站找到他的女人那里接到了一份工作。他说,他被误导,以为她是代表一个来自中国的客户,这个客户正在寻找一个现居新泽西州的人,他偷了一家中国建筑公司的钱。
“我们需要找到那个人——这是你的业务范围吗?”他记得她这样问。
广告
“我说,‘对,我就是干这个的。’”
麦克马洪说,这名女子声称自己拥有一家翻译公司,并以该公司的名义给了他一张支票。他说,2016年和2017年,他在新泽西进行了五次监视,每次都通知了当地警方,他把车停在了一处住宅外。麦克马洪说,这证明他没什么好隐瞒的。他说,他还雇佣了另外两名调查人员来帮忙,他们都是纽约的退休警探。
麦克马洪说,2020年10月的一个清晨,他在位于新泽西州卑尔根县的家中被他的狗和敲门声吵醒,有十几名联邦调查局特工和警察前来逮捕他。
司法部官员说,麦克马洪和其他一些被告(其中一些在中国)参与了中国政府的一项名为“猎狐行动”的强势行动 。布鲁克林联邦检察官表示,麦克马洪是该计划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被告迈克尔·麦克马洪进行了几个月的调查工作后,”起诉书称,“同谋者计划了一项具体的引渡行动,通过心理胁迫跟踪并遣返无名氏一。”
检方表示,麦克马洪知道无名氏一受中国政府追捕:他曾在进行监视时,用电子邮件给自己发了一个中国的英文报纸页面链接,上面列有100名在一场反腐运动中被通缉的逃犯,其中包括无名氏一。
广告
检方还说,麦克马洪在与一名共同被告(此人是中国公民,曾住在皇后区)谈话时曾提议把车停在无名氏一的房子外面,对其实施骚扰,“让他知道我们在那里。”
麦克马洪的律师劳伦斯·卢斯特伯格说,私人公司经常雇调查员,寻找同时也被当局追捕的人,他的当事人有关骚扰的说法只是建议他们进行更公开的监视,但他说,这从未发生。
“我没有看到一份证据,表明迈克知道自己以任何形式为中国政府工作,一份都没有,”卢斯特伯格说。
布鲁克林的联邦检察官办公室拒绝置评。
卢斯特伯格指出,他的当事人也没有得到与调查人员合作的机会。
“在他被捕之前,联邦政府从来没有对他说过,‘嘿,你知道这里的情况吗?你正在被中国政府利用,’”卢斯特伯格说。
伊朗是一个在国内面临激烈抗议浪潮的神权国家,多年来也一直盯着国外的批评者,并且利用美国的侦探。2020年7月,麦基弗收到一封电子邮件,要求他注意布鲁克林的那栋房子,他后来得知那栋房子是阿林尼内贾德的住所。
据起诉书,发件人基亚·萨迪吉写道:“我代表一位客户与您联系,寻找一名来自阿联酋迪拜的失踪人员,该人为躲避债务而逃离。”
阿林尼内贾德在伊朗当记者时,曾经常对渎职和腐败进行曝光,并因撰写批评前总统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的文章而受到逮捕或更糟的威胁。2009年,她的记者证被吊销,被迫逃离伊朗。在住地布鲁克林,她一直在新闻媒体上高调露面。今年7月,一名携带着上膛AK-47突击步枪的男子在她家门外被逮捕
麦基弗说,他对阿林尼内贾德一无所知。据起诉书的说法,萨迪吉在邮件中写道,需要麦基弗在一个“潜在地址”监视该失踪人员的服务。
“我们需要记录该地址居住者和所驾驶车辆的高质量图片/视频,”一封邮件写道。萨迪吉在另一封邮件中写道,客户想得到“人脸和汽车的照片”以及车牌号,“如果有可能的话,还希望得到邮箱中的信封照片。”
对麦基弗来说,这份差事似乎一点也不复杂:“我原以为一天就能干完。”
起诉书指出,萨迪吉是伊朗情报人员,他曾在美国、加拿大和英国对侦探进行研究,并雇佣他们为伊朗情报机构获取监视服务。
2020年7月22日,麦基弗给萨迪吉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汇报监视工作已经开始,并附上了一张该住宅的照片。
同年8月和9月,麦基弗收到再多工作几天的要求,包括提供照片和视频。一封电子邮件写道,该客户还想得到“每个访问该地址的人脸照片,即使只是营销人员和销售人员。”
“所有人和事的照片,”萨迪吉在另一封邮件中写道。“客户想得到大量的内容,即使是你或许认为没有价值的内容。”
2020年10月,麦基弗接到了联邦调查局打来的电话。他同意合作。
“我当时的反应是,嘿,不管你需要什么,我都配合,”麦基弗说。
麦基弗说,他在联邦调查局完全知道的情况下继续与萨迪吉联系,并在2021年初进行了更多监视工作。又一次,萨迪吉曾问是否能把一辆配有摄像头的汽车停在那栋房子前面,提供实时视频。起诉书说,麦基弗的这些服务总共得到了不到6000美元的报酬。
回过头来看,麦基弗不认为自己忽视了萨迪吉一再要求中的明显危险信号。但他承认,他错过了一些可能引起怀疑的线索,比如,他向萨迪吉提出的问题从未得到过满意的回答。
例如他说,他问了所谓的逃债人的姓名,以便确定用这个名字的人是否住在布鲁克林的那个地址。他一直没有得到答复。他现在认为,伊朗人曾试图阻挠他可能独自进行的任何核实。
“我本可以做的一件事是,对那栋房子进行追踪,找到‘谁住在这里?’”麦基弗回忆说。“然后,我就可以谷歌一下那个女人的名字。”他说,如果他知道了她的名字,他的反应会是,“哇,等一下。”
阿林尼内贾德在接受采访时说,她了解到监控程度之深后非常愤怒。
“我在远离家乡的地方被伊朗政权雇人监视,”阿林尼内贾德说。
据起诉书的说法,秘密策划者研究了从阿林尼内贾德的住所到布鲁克林海滨的路线,以及用船将她带到委内瑞拉再送回伊朗的方法。
“毫无疑问,他们完全有可能干成这件事,”麦基弗说。他还说,“我很高兴他们没能成功。”
麦基弗说,在他多年的私人侦探生涯中,他总是努力保持警惕,对自己接手的差事认真核查。他不认为自己缺乏经验,但他知道客户会撒谎。他说,如果说这件事给了私人侦探一个教训的话,那就是,当心不要遭人利用。
“我就被利用了,”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