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聯邦衛生官員表達了樂觀態度,稱與一年前相比,美國已經為應對今年冬季的新冠感染激增做好了更充分的準備,他們也再次呼籲美國民眾在節日季到來之前接種最新的疫苗加強針。
拜登總統的首席醫療顧問安東尼·福奇博士表示,雖然病毒發展的軌跡仍不穩定,但政府相信在感染和疫苗的作用下,已經創造出「足夠的群體免疫保護,不會讓去年此時的情況重演」,當時奧密克戎這一新毒株似乎突然出現。
在感恩節家人團聚之際,新冠病毒對大多美國民眾的威脅似乎比一年前要小。當時奧密克戎正以驚人的速度傳播,拜登禁止了來自非洲八國的旅客入境,並提醒美國民眾不要恐慌,由於官員擔憂醫院超負荷運轉,他隨後還派遣部隊醫務人員前往支援。
現在,白宮新冠疫情應對協調官員阿希什·賈阿博士表示,只要美國民眾繼續接種疫苗和加強針,他對節日季防疫很有信心。「從亞型變種的特徵來看,我們是有能力有效防控感染的,特別是在民眾積極接種疫苗的情況下,」他在白宮簡報會上說。
廣告
這可能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提醒。因為厭倦了過去兩年接二連三的疫苗接種運動,美國民眾一直不願意接種政府在9月推出的新版加強針。截至目前,只有3500萬人接種了莫德納和輝瑞的改良疫苗。而政府購買的劑量是接種人數的近五倍。
雖然聯邦衛生官員稱,如今通過疫苗接種和治療基本可以預防任何新冠死亡,但平均每天仍約有300名美國人死於新冠。流感和呼吸道合胞病毒感染等其他呼吸道疾病,經過兩年的低感染水平後,感染也在重新增加
新冠疫情的走勢仍不明朗。對於奧密克戎新的亞型變異株XBB,聯邦官員始終惴惴不安。目前這一新亞種在美國的感染病例中只佔很小比例,但它在美國主要國際機場的旅客檢測中出現,在印度和新加坡也傳播開來。
福奇博士表示,XBB似乎能非常精準地避開此前感染或接種疫苗產生的抗體,而抗體正是人體抵禦病毒的第一道防線。但疫苗專家早已表示,如果抗體無法阻止病毒,免疫系統的其他部分仍能發揮作用,抵禦嚴重疾病。
福奇博士稱,數據顯示,在新加坡等國家,XBB導致感染人數激增,但住院人數並沒有相應上升,這讓他和其他專家感到鼓舞。
在疫情期間家喻戶曉的福奇今年年底將從政府部門退休,這很可能是他最後一次出席白宮簡報會,他也利用這個機會敦促美國民眾接種新版加強針。
廣告
「我要說的、我最後要說的——或許是我在這個講台上最後一次對你們說的——那就是為了你個人的安全,為了你家人的安全,只要符合條件,請儘快接種最新的新冠疫苗,」福奇說。
拜登政府將在未來六週內再次推進新版加強針的接種。它宣布將投入4.75億美元,用於擴大社區衛生中心和其他地點的疫苗接種規模,官員們還希望通過在世界盃期間投放廣告來影響美國民眾。政府還提醒稱,療養院必須為入住者提供新疫苗,否則將面臨監管機構的執法。
與此同時,美國疾控中心也發布了關於新疫苗有效性的信息,被一些專家稱為令人振奮。
疾控中心發布的一項重要新研究顯示,新疫苗對成年人預防有癥狀疾病能力的增強可達到28%到56%,具體增強比例取決於年齡和上次接種疫苗後的間隔時間。研究人員發現,在最後一次接種疫苗的兩個月到八個多月之間再打一劑改良加強針的人群裡,間隔時間越長效果越好。
「這能夠一勞永逸嗎?並不能,但已經能提供相當的保障,」美國食品與藥品管理局的疫苗監管負責人彼得·馬克斯博士說,他推動了新版加強針的研發。
這是首次發表的關於新疫苗現實有效性的研究,調查了9月中旬至11月中旬期間報告出現新冠癥狀的36萬名成年人。其研究價值受到了一個事實的限制,即在那段時期,感染比例最高的奧密克戎亞型變異株BA.5已經消退,如今只佔美國感染病例的四分之一。
廣告
「現實世界裡的變異株已經不一樣了,」得克薩斯大學醫學部病毒學家施培勇(音)說,他對新版加強針分別進行了獨立以及與輝瑞合作的實驗室研究。
施培勇還表示,很難衡量新版加強針的效果,因為太多人都因此前的感染獲得了一定免疫力,包括從未接種過疫苗或是加強針的人。他說,這可能導致新版加強針的有效性評估出現人為偏低的情況。
麻省總醫院的傳染病醫師羅比·巴塔查亞博士表示,疾控中心的研究表明,改進過的加強針「顯然值得接種」。
其他一些專家則持更懷疑的態度,稱新疫苗似乎只能對有癥狀疾病提供中等程度的保護,雖然短期內有效,但尚不清楚效力可持續多久。
威爾康乃爾醫學院的病毒學家約翰·摩爾表示,研究人員並未說明改進過的加強針是否比被替換的原始加強針更有效,而此次更換給聯邦政府製造的成本是巨大的。「在我個人看來,就算有不同,也不會太大,但我們誰也說不清,」他說。
雖然美國民眾冬天會在室內活動,一連串的假日聚會也會導致更多感染,但持謹慎樂觀態度的並不只有聯邦官員。巴塔查亞博士說,他不認為病毒會在這個冬季造成像去年那樣多的痛苦和死亡,因為「我們的群體免疫更強了」。
廣告
疾控中心週二發布的另一項研究則強調了抗病毒藥物Paxlovid的有效性,該藥品適合輕中症的成年新冠患者,他們有較高的重症風險。
研究人員將確診後五天內服用Paxlovid的近20萬成年人與截止8月的五個月期間未服用該藥的50多萬人做了對比,發現,在確診後30天內服用Paxlovid的成年新冠患者住院率比未服用該藥的人低了51%。
該研究發現,在符合Paxlovid服用條件的患者中,只有28%的人獲得了處方。研究人員稱,應向所有符合條件的人提供這種藥物,特別是老年及存在多種潛在健康問題的群體。這項研究沒有涉及患者完成五天療程後,新冠癥狀出現反彈的概率有多少,而一些醫療服務供應方表示,他們懷疑療程是否還不夠長。
北卡羅萊納州最高衛生官員科迪·金斯利表示,他希望這項新研究能說服一些醫生和患者使用該藥物。他說,北卡州約有三分之二的成年人屬於新冠重症高風險群體,但不知何故,醫生都不願給他們開具Paxlovid的處方。
「這是一個長期存在的問題,我們對此也反覆申明,」他說,並表示,「我們聽到的說法是,『我跟醫生討論過,醫生說,既然癥狀輕,那等它消失就好了。應該用不上這藥。』」
但他表示,是否服用Paxlovid實際上應該取決於患者是否易受新冠重症影響,而非癥狀本身的嚴重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