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道院楼舍花园参加六天衣裸随意日活动的大约有600人,多数是裸体主义者,还有一些人只是出于好奇。
在修道院楼舍花园参加六天衣裸随意日活动的大约有600人,多数是裸体主义者,还有一些人只是出于好奇。 Lynsey Addari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英格兰马姆斯伯里——修道院楼舍花园坐落于威尔特郡的一个古老村庄。周日是在这里举行的衣裸随意活动的最后一天。因为寒风暴雨的困扰,许多来访的客人不得不放弃了他们不穿衣服的计划。

但这不包括退休的法院速记员罗杰·门罗(Roger Monroe),他勇敢地脱掉了裤子,啜着杯中的茶。他解释说,在此时此地,他可以享受两种消遣活动,其一是身处花园,其二是不穿任何衣服。喜欢这两种消遣的英国人,可能比你想像的要多得多。

他解释说,他不能在家里这么做,因为他的邻居比较保守。所以在除草及修剪草坪时,他会用在旧货摊上买的扎染围裙挡住自己可能会有碍观瞻的身体部位。“在我割草时,我会尽可能地接近全裸。”门罗说。不过在修道院楼舍花园,他可以在欣赏花儿的同时扔掉围裙。

广告

修道院楼舍花园每年为这个离威尔士边界不远的小村庄吸引成千上万的游客。这座花园有几项名胜,包括2000种不同种类的玫瑰,花园幽径与郊野的阡陌纵横交织,还有就是每年夏天的这六天衣裸自便聚会。花园的主人是伊恩(Ian)和芭芭拉·波拉德(Barbara Pollard)夫妇,他们就喜欢不穿衣服,而且因此得了“裸体园丁”的美名。

那么,那个正挥舞着花锄,穿着一身脏兮兮的衬衫和裤子的人是谁呢?

“我可是穿衣服的园丁。”那人连忙说道。他说自己叫卢克·霍林斯沃思(Luke Hollingsworth),是修道院楼舍花园的员工。他说,只要不强迫他裸体,他并不介意别人裸体。

真正的裸体园丁波拉德先生说,他受到裸体的灵感启发是在44年前,当时23岁的他一文不名,做园艺工作。

“当时我穷的只剩一条短裤,不夸张地说,我需要在买衣服或给全家买吃的之间做出选择。”他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坐在一把厨房椅的边上,穿着一双惠灵顿长筒靴,衬衫敞着怀,里面是一件网格汗衫,此外再无其他衣服了。“我当时想,反正我的衣服都会穿坏,为什么不干脆脱掉,继续我的生活呢?”

他的决定受到了欢迎。他说,大约半小时后,一个邻居的声音从墙那边传来。那是一位老太太,和自己的妹妹住在一起。“你想不想来喝杯茶?”老太太问道。随后她又说,“我想我的妹妹自从未婚夫死在战场上以后,还没见过一个裸体男人呢。”(她指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战。)

很快,到了1994年,波拉德夫妇买下了修道院楼舍,(裸体地)重整了楼舍的花园,并向公众开放。这座花园后来上了BBC最受欢迎的园艺节目。随后,他们决定开始衣裸随意日活动。波拉德先生说,那时观众们开始打来电话询问,“你们裸体在花园里干活儿?我们能不能也裸体去拜访你们的花园呢?”

广告

衣裸随意活动每次能吸引多达600名访客,波拉德说,其中大约有70%是裸体主义者,10%是非裸体主义者,但想尝试一下是种什么感觉,另外20%则是“纺织客”,也就是那些穿着衣服的人。

像这样的一个避风港的必要性,在去年的一件事中被突显出来。当时,格洛斯特郡一名62岁的老人,唐纳德·斯普里格(Donald Sprigg)被逮捕,罪名在花园里裸体惊扰了他的邻居,并且“有伤风化”。这些指控后来被取消了,但此案让裸体园丁们不免有兔死狐悲之感。

另一名游客,建筑监察经理巴里·格林纳普(Barry Greenop)说,他第一次访问修道院楼舍花园是跟他的园艺俱乐部一起,后来他又怀着对衣裸随意日的好奇第二次来访。一丝不挂地在大自然里散步,如此彻底地改变了他的观念,他说,从那时起他开始裸体骑自行车。

裸体主义者们显然曾转变了一个持怀疑态度的人。当格林纳普在几年前参加一次裸体骑车活动时,他和他的团队对面来了一个穿着整齐的骑车人。“在十字路口,他脱光了衣服,调过头来并加入了我们的行列。” 格林纳普回忆道。

大雨在修道院楼舍倾泻而下,并伴随着刺骨的寒风。身材魁梧的尼克·塔林(Nick Tarling)曾是一名卫生与安全监理,好像很想说服更多的人。他走到外面,欣赏花园里阶梯式的瀑布,声称这些坏天气不会影响到他。“我曾经连续赤裸三个星期。”他说,“你会渐渐适应各种气候,真是很惊人。”

回到茶室里,一些访客给自己的裸体装饰各种稀奇古怪的配饰,这里一个滑雪帽,那里一个腰包,还有经典的英国式短袜凉鞋组合,做好了准备冒雨出门。

每个人都在桌子旁边裹着暖和的衣服。考虑到他们都是支持裸体的英国天然主义者,这看上去很怪。

广告

这是为什么呢?

“太冷了。” 这个团体的女主席朱迪丝·斯汀康比(Judith Stinchcombe)说,“我们或许是天然主义者,但我们可不是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