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英国公投决定退出欧盟。这一历史性决定将重塑英国的世界地位,让欧洲大陆陷入不安,并震动整个西方政治秩序。
周五早间,英国几乎所有城市和城镇都报告了投票结果,脱欧阵营的得票率是52%,超过对方的48%得票率。超过1741万张票支持脱欧,大约1590万票支持留下。
金融市场接到这个消息,英镑大幅贬值。
周四公投前的不同民调结果显示两方均有可能获胜,但公投的结果仍然震惊了多数英国人、欧洲人,也震惊了他们在大西洋彼岸的盟友,突显了反精英、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思潮在当前经济与文化脱序的时代所爆发出的强大力量。
广告
“让我们勇敢憧憬一个独立的联合王国的黎明,”英国独立党(U.K. Independence Party)领袖奈杰尔· 法拉奇(Nigel Farage)在凌晨4点刚过的时候,对欢呼的支持者这样说。独立党是推动脱欧公投的一股主要力量。
英国将成为第一个退出欧盟的国家。从2008年金融危机到俄罗斯复兴,再到去年的难民潮,由28个成员国构成的欧盟面对接二连三的危机应对乏术,步履日益艰难。
这个公投结果让力主留欧的首相卡梅伦遭受打击,并且有下台的危险。英国反欧盟阵营则获得了一次重大胜利。不久前,人们还认为这股势力占上风的可能性很小。
金融市场一直预测英国会投票留在欧盟,如今却面临着价值缩水和市场震荡的可能性。经济学家曾预言,脱离欧盟的决定将严重损害英国经济。
卡梅伦在公投前承诺,如果英国人投票决定脱欧,他将迅速启动脱离程序。但即使他兑现承诺——一些脱欧阵营领袖曾建议缓慢行事——英吉利海峡两岸的情况也不会立即发生变化,现有的贸易和移民规则都将继续生效。退出欧盟的过程预计将十分复杂且充满矛盾,不过根据欧盟条约,这个过程的时限基本是两年。
对欧盟而言,这一结果是灾难性的,将引发关乎其方向、凝聚力和未来的一系列问题。建立在自由主义价值观和共享主权理念之上的欧盟,和北约(NATO)一齐构成了欧洲战后秩序的关键组成部分。
广告
英国是欧盟内部仅次于德国的第二大经济体,是在联合国安理会拥有一席之地的核大国,是自由市场经济学的拥护者,同时也是美国的亲密盟友。
欧盟已经在承受经济增速放缓、失业率高企、移民危机、希腊债务危机及乌克兰的冲突等重重压力,英国的出走对它而言是又一个重大打击。
“最主要的影响是, 欧盟体系在未来两年里将出现大规模的混乱,”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French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Relations)创始人兼执行主席蒂埃里·德蒙布里亚尔(Thierry de Montbrial)说。“在如何应对英国脱欧的问题上,政治过渡成本将是巨大的,还存在其他想要离开的国家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或者出现银行挤兑现象的风险。”
欧洲将不得不“在一个关联程度不一的体系里进行自我重组,”曾是德国外交关系理事会(Germ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负责人的哈佛大学教授卡尔·凯泽(Karl Kaiser)说。“如果有可能,符合欧洲利益的做法的确是把英国留在这个统一的大市场中,留在一种特定的安全关系中。”
虽然脱欧运动的领导者颇为认真地谈论了主权和议会至上的原则,并以甜腻的腔调谈及英国在摆脱布鲁塞尔的束缚之后成为“洒满阳光的明亮高地”的前景,但能总结并左右这场运动的,其实是移民问题引发的焦虑——身为欧盟的一员意味着在整个欧盟范围内的迁徙自由和劳工自由。
英国2015年净增移民33万人,其中一半以上来自欧盟内部,而卡梅伦并未就如何才能限制移民涌入做出有力回应。此外,毋庸置疑的是,尽管移民对经济和税收收入的贡献大于他们带来的成本,但英国一些地方的人还是觉得自己的民族认同遭到了打击,而且移民的涌入也带来了学校、医疗和住房方面的巨大压力。
广告
这场运动是由声音最响亮的脱欧支持者之一英国独立党组织的,参杂着排外主义、本土主义以及被批评者视为种族主义的某种东西。但较为主流的正式的脱欧运动也提及了移民问题,其口号“拿回控制权”让那些觉得政府无法限制移民从欧洲等地涌入的选民产生了共鸣。
欧洲的其它反建制和极右派政党,比如法国由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领导的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荷兰由海尔特·维尔德斯(Geert Wilders)领导的政党,以及德国另类选择党(Alternative for Germany) ,将为这一结果的出炉额手相庆。 对于欧盟的另外两个最重要的国家——法国和德国——定于明年举行的两场大选而言,反欧情绪的高涨程度可能成为至关重要的影响因素。
英国的这场运动充斥着无关事实的断言和指控。双方都大打情感牌,而最为常见的情感牌就是恐惧。
留欧派援引专家和精英的观点警告称,英国退出欧盟将会带来经济灾难,意味着英镑暴跌,税率提高,紧缩政策加码,失业率上升。
主张脱欧的一方则警告称,继续留在欧盟会产生难以控制的移民、犯罪和恐怖主义问题。有大批人正从有7700万穆斯林的土耳其涌入英国,该国与叙利亚和伊拉克接壤,而且希望加入欧盟。
就在举行投票的前一周,强烈支持留欧的年轻工党议员、41岁的乔·考克斯(Jo Cox)惨遭杀害的事件震动了整个英国。检方表示,一名男子被指控杀害了她,这名男子曾叫喊“英国优先”,“这是为了英国”,以及“保持英国独立”。
广告
尤其是在占英国人口85%的英格兰,人们陷入了民族自豪、文化例外主义和怀旧情绪之中。许多英国选民选择相信前伦敦市长、卡梅伦的潜在挑战者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等反欧盟领袖的坚定主张,即作为一个伟大的国家,英国在脱欧后将更加强大,可以获得更大的成功。
相比之下,苏格兰和北爱尔兰有强烈的支持欧盟的情绪,这恰恰增强了英国内部的紧张气氛。
因为出现这样的结果,支持苏格兰独立的人将有新的理由进行另一轮公投,尽管他们可能希望等到确定自己能获胜时。
长久以来,北爱尔兰一直与欧盟成员国爱尔兰开放边境,它将面临新的现实。那片开放的边境将变成欧盟与非欧盟成员国的边境,为安全和经济因素考虑,将会设立边防哨所,对过往人员的物资和护照进行检查。
卡梅伦感到,自己是被自身政党内的反欧盟力量推动着于2013年宣布进行公投的。其他保守党人的一种担忧也起到了助推作用,即担心独立党及其领袖奈杰尔·法拉奇在大幅分流保守党的选票。
尽管如此,卡梅伦在经济学家、奥巴马、欧洲盟友和大企业的支持下开始拉票。只不过,公投一如既往地与相关的问题无关,而是关乎投票那段时间的政治氛围。当下,政治氛围怨气很重。
广告
不出所料,卡梅伦也被新的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削弱了力量。后者属于更传统的强硬左派,于工党在2015年5月的大选中惨败之后意外地成为该党领袖。
在英国于1975年举行的上一次公投中,科尔宾对英国加入当时被称为欧洲经济共同体(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的欧盟投了反对票。这一次,他表示他和工党将支持继续留欧,但他拒绝与卡梅伦一起拉票,不愿对这个政敌施以援手。
在被问到他对欧盟持什么态度时,科尔宾表示“不是很喜欢”,以最高程度10分论,他打了“7到7.5之间”的分数。
尽管卡梅伦一直强调英国的经济、安全和国家影响力将面临风险,科尔宾则在谈论维护工人的权利。
如果公投前的经济预测成真,支持脱欧一方的胜利和英国退出欧盟可能会令英国变得更穷,而这将损害科尔宾所代表的群体中的许多人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