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德里——每当又有一个工薪家庭买回家里第一部空调,就会在卡马尔普尔12巷C座引发兴奋之情。5月时,这座迷宫般的混凝土建筑内的温度一度高达47.2摄氏度,热到令人窒息。空调开上几个小时,就可以让一个通常是全家人都睡在里边的房间凉快下来,改变人们的生活。
“醒来时会觉得精神抖擞,”考希利亚·德维(Kaushilya Devi)兴高采烈地说道。她是一名家庭主妇,她丈夫在5月份买了一部空调。“我不会说我们是中产阶级,”她表示。“但我们又朝那个方向迈进了一步。”
不过,在3700英里开外的卢旺达基加利,来自逾170个国家的谈判代表于本周汇聚一堂,想要达成一项协议,在全球范围内逐步停止使用具有吸热效力的氢氟烃(hydrofluorocarbons, 简称HFC),以及德维等人买得起的那种会用到HFC的最便宜的空调。
购买自家的首部空调,或许是数以百万计的印度人脱贫的标志。印度是全世界最热的国家之一,人们购买空调后可以生活得舒适一些,但他们的购买行为对全球变暖问题有着深刻的影响。
广告
作为一种超级温室气体,HFC的吸热效力是二氧化碳的1000倍。它占大气中温室气体的比例很小,但一些科学家称,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中,单是以HFC为冷媒的空调使用量激增,就会让全球气温上升将近1华氏度。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值,因为气温只要再升高3华氏度,就有可能把地球送进一个不可逆转的未来:海平面不断升高,风暴和洪水更加猛烈,极其恶劣的旱灾,食物短缺,以及其他灾难性后果。
这道HFC禁令的制定工作耗费了将近七年时间,如今终于有了眉目,但它并未像去年的巴黎气候变化协议一样获得极大关注。此外,基加利会谈聚焦的是一个狭窄的经济领域——仅限于空调和冰箱使用的HFC。
不过,可能在本周末达成的这项协议,或许会对气候变化产生同样大甚至更大的影响。和巴黎协议不同,即将浮出水面的基加利协议将具有国际法的效力,包含让富国为穷国提供资金、帮助其遵守协议的法律要求,并列明违反协议的国家会受到的贸易和经济制裁。
新德里能源与资源研究所(Energy and Resources Institute)所长阿杰·马瑟(Ajay Mathur)说,在印度,有6%至9%的家庭在使用空调,首部空调购买行为——不是第二部或第三部——正在推动增长。他说,每当政府机构加薪,空调销量都会猛增,因为公务员会变得更自信,觉得可以付得起金额更高的电费账单。
“十年前的我是这样。我的许多年轻同事是这样,”马瑟说。“我的司机是这样,他在为我工作了20年之后终于给家里买了第一部空调。这是社会阶层流动的标志。”
但马瑟表示,一项让世界各国承诺快速淘汰HFC的全球性协议的出炉,将意味着许多印度人永远“无法享有空调的好处”。
广告
快速淘汰HFC会给美国带来巨大收益,因为许多替代性化学品都是由陶氏(Dow)、霍尼韦尔(Honeywell)等美国化学品公司生产的。不过这些生产商承认,替代品的价格比HFC要高。
“这些替代品更易燃,毒性也更大,”倡导组织美国空调供热制冷协会(Air-Conditioning, Heating and Refrigeration Institute)的会长斯蒂芬·尤列克(Stephen Yurek)说。“因此有必要确保设备的设计更加精良、维护更加到位,有必要确保正确、安全地安装设备。要做到这些,你得对相关人员进行更好的培训,因此价格会更加高昂。”
但制定折衷方案并不是各退一步那么简单。专家称,在印度空调市场被引爆之前禁用HFC是至关重要的。
“现在是处于iPhone时刻,原本很少见的产品转瞬间就有可能变得无所不在,”美国能源部(Energy Department)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Lawrence Berkeley National Laboratory)的工程师尼哈尔·沙阿(Nihar Shah)说。
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城市居民中只有5%拥有空调。十年后,这一数字上升到了将近100%。
“在这种事情发生前,就应该让最好的空调技术就位,”她说。“否则,你就得让这些以HFC为制冷剂的空调在另一个十年里大行其道。”
广告
在德里的布拉里——即德维居住的社区,卡马尔普尔是其中一部分——空调意味着社会阶层的提升,以及对未来的投资。这里的房主大部分是来自印度北部山区的移民,多为政府职员或司机,会大力投资于子女的英语教育。
银行经理S·S·帕塔克(S.S. Pathak)说他之所以安装空调,是因为家里的孩子正为参加医学院入学考试而努力学习,有了空调,孩子们深夜用功时就不会犯困,不会被携带病菌的蚊子叮咬。
桑德海厄·肖汉(Sandhya Chauhan)及其家人住在两间发霉、无窗的地下室内。夏天的夜晚,屋子里非常憋闷,六名成年人常常汗流浃背,整夜辗转反侧。他们已经在这里住了20年,由于全家人每月的收入加起来只有3万卢比左右(约合450美元),根本无法找到其他住处。
但这个5月的情况是最糟糕的,气温高到惊人,以至于肖汉的朋友说地球就要撞上太阳了。在一位医生警告肖汉,热衰竭正影响她大儿子的健康以后,她丈夫赊购了一部空调。
他们远远谈不上是中产阶级——“我们从未这样想过,”肖汉说——但购买空调改变了他们看待自己的方式。
“孩子们睡得很香,”她说。“打心眼儿里有一种幸福感。觉得爸爸做了件大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