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解决一系列与特朗普大学有关的诉讼而达成的和解协议所涉的2500万美元,将不会由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的慈善基金会支付。特朗普大学是这位候任总统以前进行的营利性教育经营项目,如今已经停办。有学员指控该教育机构存在价格欺诈行为。
特朗普的代表上周五给纽约州总检察长埃里克·T·施耐德曼(Eric T. Schneiderman)发了一封只有一段文字的信函,表示这项和解协议的资金不会来自“任何慈善基金会或其他慈善机构”。
这封信出自特朗普集团(Trump Organization)执行副总裁兼法律总顾问阿兰·加腾(Alan Garten)之手,《纽约时报》查看了该信件的一个副本。加兰没有回应时报的置评请求。
过去,特朗普曾使用他的慈善基金会唐纳德·J·特朗普基金会(Donald J. Trump Foundation)的资金解决生意和个人活动引发的诉讼。上个月,在总统竞选处在胶着状态时,华盛顿邮报报道了特朗普慈善基金会有超过25万美元的资金被用于解决法律纠纷。
广告
“考虑到外界称特朗普有利用慈善资金解决个人及生意上的法律纠纷的历史,我们要求提供书面保证,确保特朗普大学的和解资金不会来自任何慈善机构,”总检察长的发言人埃米·斯皮塔尔尼克(Amy Spitalnick)说。
斯皮塔尔尼克在2013年对特朗普大学提起了诉讼,他的办公室协助达成了这项和解协议,该协议同时解决了两项在圣迭戈联邦法院提起的集体诉讼。其中一起诉讼原本会在几天后开审。和解协议令正在组建政府的特朗普得以避免陷入一个十分尴尬的境地。
在竞选期间,特朗普曾表示他不喜欢和解官司,坚称学生们觉得特朗普大学“很棒”、“漂亮”。上周六早,他在Twitter上表示:“赢得总统选举唯一的坏处就是,我没时间就特朗普大学的诉讼经历长时间的庭审然后胜诉。真遗憾!”
诉讼显示,在2004年至2010年运营的特朗普大学曾通过高压销售策略和有关该课程的虚假宣传,骗取学生数千美元学费。有大约7000名学生有资格拿回他们支付的一部分学费。这项协议还需要获得法院的批准。
特朗普大学的一些学生支付了高达3.5万美元的学费。其中的杰夫里·图芬吉安(Jeffrey Tufenkian)曾在2011年告诉《纽约时报》,他在特朗普大学的经历“几乎完全没价值”。他表示,这个课程用掉了他和妻子的大部分积蓄。
目前还不清楚特朗普大学提取的一份保单能否覆盖部分和解资金。
广告
和解资金通常可以被企业当税额减免,在本案中似乎也是如此。不过,因违反纽约州教育法而被处罚的100万美元罚金——和解协议的一部分——可能无法抵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