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过去不到24小时里,一队加长轿车和安保人员两度快速行进在宾夕法尼亚大道上,鸣着警笛护送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去参加就职活动。
不过他去的地方不是白宫,而是特朗普国际酒店。
对于在周三晚上和周四下午到访的人而言,这是一个很能说明问题的目的地。在辽阔的特朗普房地产帝国里,或许没有哪个地方比这座有263个房间的酒店更能体现国际商人唐纳德·特朗普和候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相融共生。
数月间一直存在于理论之中的利益冲突即将成为现实——最快浮出水面的质疑可能由联邦政府发起。它拥有特朗普的这座酒店所在的大楼,已经与之签订了为期60年的租约。从特朗普在周五中午宣誓就任总统的那一刻起,他也许就违背了租约,因为看起来其中有禁止联邦民选官员从政府手中租赁老邮局大楼的条款。这座大楼是宾夕法尼亚大道上的地标建筑。
该酒店的客人包括可能想要讨好特朗普的外国外交官和政客——但在特朗普就职后,就连他们结账时买单的举动都有可能让特朗普被质疑违宪——美国的宪法禁止联邦政府官员收取外国政府支付的款项或赠与的礼物。
周四,特朗普国际酒店外的人群。该酒店所在的老邮局大楼为政府所有。
周四,特朗普国际酒店外的人群。该酒店所在的老邮局大楼为政府所有。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本周,特朗普新内阁的成员也待在这里,还有数十名为他的总统竞选和就职活动奉上了大笔献金的捐赠者。周五,在特朗普宣誓就职前,还会有一场祈祷早餐会在该酒店举行。所有这些预定意味着特朗普集团(Trump Organization)会因该酒店提供了住宿、餐饮和其他服务而收到款项。
“候任总统已经决意在雷区穿行,而这栋大楼就是雷区的象征,”众议院监管和政府改革委员会(House Committee on Oversight and Government Reform)资深成员、马里兰州民主党众议员伊莱贾·卡明斯(Elijah Cummings)说。该委员会负责调查政府官员的任何潜在不当行为。“我们现在正从假设走向现实——我自己并不确定事情会发展到哪一步。”
特朗普的新闻秘书肖恩·斯派塞(Sean Spicer)为继续与该酒店保持密切关联的特朗普作了辩护。“他去自己的酒店?我的意思是,我认为这是一种非常聪明的做法,”斯派塞说。“我觉得人们不该对他去自己酒店的这种事感到震惊。那是一个很美的地方,是他非常引以为豪的一个地方。”
周四,博彩业巨头谢尔登·埃德森(Sheldon Adelson,左)和纽约喷气机队(New York Jets)的所有者伍迪·约翰逊(Woody Johnson)在特朗普的午餐会上。
周四,博彩业巨头谢尔登·埃德森(Sheldon Adelson,左)和纽约喷气机队(New York Jets)的所有者伍迪·约翰逊(Woody Johnson)在特朗普的午餐会上。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斯派塞还表示:“它绝对是一座令人惊叹的酒店。如果还没去过,我建议你们都去一下。”
特朗普和老邮局大楼的故事始于2013年8月,当时,特朗普从总务管理局(General Services Administration,简称GSA)那里拿到了一纸合约,获准开发这处地标建筑。
广告
他的子女——伊万卡(Ivanka)、埃里克(Eric)和小唐纳德(Donald Jr.)——分别在手握这份租约的公司中持有少量股权。而相关记录显示,唐纳德·特朗普拥有该公司的绝大多数股权,是家里唯一一个在该项目中拥有经济利益的人——他自行投入了大约240万美元。
老邮局大楼的估值约为2亿美元,开发资金的很大一部分来自颇受特朗普集团青睐的信贷机构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该银行同意发放高达1.7亿美元的贷款。根据相关协议,自酒店开业之日起,特朗普的一家公司每年要向政府支付300万美元的租金。
“这个地方独一无二,”特朗普在2013年的一次采访中说。“我们有国会山,有白宫,而老邮局大楼恰好位于两者之间。”
周四,知名募款人、特朗普家族的老朋友金特里·比奇(Gentry Beach)在酒店大堂。
周四,知名募款人、特朗普家族的老朋友金特里·比奇(Gentry Beach)在酒店大堂。 Eric Lipton/The New York Times
特朗普急于开始施工,并在2013年夸口说,该酒店将于2017年开业,正好能赶上总统就职游行。
不过,当时几乎没有谁能预见到,华盛顿要庆祝的是特朗普的就职,以及由此将会引发的问题。
GSA和特朗普旗下公司之间的租约中有这样一条:“任何国会议员或代表,或经选举产生的美国政府或哥伦比亚特区政府官员,均不得持有该租约的任何股份或部分,或享有由此可能产生的任何利益”——联邦合同专家称,这清楚地表明,特朗普一旦宣誓就职就会违约。
广告
“联邦采购与合同体制中的美国总统的基本操守和诚信面临着风险,”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专门研究政府采购法的史蒂文·L·斯库纳(Steven L. Schooner)教授说。“我们将迎来一桩真正的丑闻。”
马里兰州民主党人卡明斯说,他预计GSA会宣布特朗普集团违约。GSA的女发言人勒妮·克利(Renee Kelly)未证实该机构有意如此行事,她只是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GSA在周五的就职典礼结束前不会有新举动。”
该酒店的雇员——侍应生、调酒师、餐厅侍者和客房服务员——正就是否加入当地的酒店工会做出抉择。特朗普允许他们加入工会,未提出异议。签名卡正分发到酒店的新雇员手中,他们将决定是否想要被组织起来。
本周,在候任总统特朗普就职之前的几天里,特朗普国际酒店的大堂成了其支持者的社交中心。
本周,在候任总统特朗普就职之前的几天里,特朗普国际酒店的大堂成了其支持者的社交中心。 Gabriella Demczu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劳动纠纷最终要由全国劳动关系委员会(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做出裁决,其中包括一桩涉及拉斯维加斯特朗普国际酒店(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 Las Vegas)的纠纷。该委员会的成员将由特朗普挑选。
“我们想要把这家酒店的工作人员组织起来,让他们加入工会,然后就合同进行谈判,”当地工会主席约翰·鲍德曼(Samantha Boardman)说,该工会代表着华盛顿地区约7000名酒店和赌场工作人员的利益。
该酒店的雇员要是进行歧视投诉,或者就加班酬劳、工人安全或健康问题进行投诉,最终可能要接受联邦机构的调查,而那些机构的负责人会由特朗普任命。
广告
此外,如果特朗普旗下的这座酒店寻求雇用外籍客工——特朗普在马阿拉歌庄园(Mar-a-Lago)就这么做了——劳工部(Department of Labor)和国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将需要就发放签证的方方面面进行核准。
“他的雇主身份只会让问题复杂化,”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所长劳伦斯·米舍尔(Lawrence Michel)说,这是一家研究劳工问题的自由派研究机构。“拥有企业就必然会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