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伯特·穆加貝(Robert Mugabe)是辛巴威的獨裁統治者,執政近40年。本週,他宣布即將辭職。關於這位「戰鬥英雄」出身的總統的前景,很快出現了很多疑問。
如果歷史可以借鑒的話,可以看出,許多鐵腕人物離開領導職位後的生活並非一帆風順,這可能會導致讓他們下台的行動變得更加複雜。
無論是為了避免被起訴,還是守住通過腐敗獲得的財富,或者是在某些情況下避免死在對手手中,很多威權領導人都不肯放棄手中的權力。下面我們回顧一下那些失去權力的鐵腕人物後來的境遇。
查爾斯·G·泰勒等待審判,2012年。
查爾斯·G·泰勒等待審判,2012年。 Pool photo by Toussaint Kluiters
查爾斯·G·泰勒(Charles G. Taylor),利比裡亞
查爾斯·G·泰勒的例子說明,一個威權領導人想要和平退休是多麼困難。泰勒曾是一名軍閥,後來成了利比裡亞總統,於1997年至2003年領導這個國家。在政府和叛軍試圖結束利比裡亞內戰的談判中,有多名國際領導人介入並承諾提供庇護,於是他最終辭職。
廣告
「歷史會善待我的,」泰勒在辭職演講中說。之後,他在加納總統的護送下離開了這個國家,最終去了為他提供庇護的尼日利亞。「我已經接受了作為犧牲品的角色。」
但後來的事情並不像泰勒期望的那樣。
有一段時間,他和幾十名親戚流亡在尼日利亞,用據信是從利比裡亞的財政收入中偷來的錢維持原來的生活方式。但要求逮捕他的呼聲越來越大,他最終因戰爭罪站在了國際法庭上,因為他在鄰國塞拉利昂長達10年的內戰中所扮演的角色而被指控謀殺、性奴役,以及使用兒童士兵。
泰勒被判處50年監禁。這是自紐倫堡審判以來,首次出現前國家元首被國際法庭定罪的情況。
在2013年的一次聽證會上,胡斯尼·穆巴拉克向支持者揮手。
在2013年的一次聽證會上,胡斯尼·穆巴拉克向支持者揮手。 Associated Press
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埃及
胡斯尼·穆巴拉克是另一位掌權多年、下台後最終遭到審判的領導人。
廣告
穆巴拉克擔任埃及總統長達29年,但在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運動期間,面臨民眾起義。經過18天的大規模抗議,數千人每天在開羅的解放廣場(Tahrir Square)集會,穆巴拉克於2011年2月下台。
他把權力移交給了軍政府。僅在兩個月後,該軍政府逮捕了他。這個國家要求他為自己幾十年統治期間對人權的踐踏和腐敗負責。
他因一系列指控受審,有時是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被推進法庭。在之後六年的大部分時間裡,他在法律上處於懸而未決的狀態,最終被判犯有腐敗罪。在被關押了6年之後——有時是在醫院,有時是在埃及臭名昭著的托拉監獄(Tora Prison)裡——今年他獲得釋放,在武裝警衛的護送下,回到自己位於開羅赫利奧波利斯社區的宅邸。
穆巴拉克的審判經常被認為是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拒絕下台的原因之一。阿薩德在阿拉伯之春運動期間面臨民眾起義,後來起義演變成曠日持久的內戰。
穆阿邁爾·卡扎菲在的黎波里,2010年6月。
穆阿邁爾·卡扎菲在的黎波里,2010年6月。 Ismail Zitouny/Reuters
穆阿邁爾·卡扎菲(Muammar el-Qaddafi),利比亞
穆阿邁爾·卡扎菲提供了另一個教訓:堅持掌權太久也有風險。
廣告
有42年的時間,卡扎菲一直統治著利比亞。然後出現了阿拉伯之春運動。
在卡扎菲的領導下,利比亞安全部隊鎮壓了聚集在利比亞第二大城市班加西街頭的反政府抗議者。該國的民眾起義迅速蔓延,在卡扎菲拒絕讓步之後,抗議演變成了大規模內戰,最終引發了國際社會的干預。2011年初,卡扎菲發誓說,為了維持對利比亞的控制,他寧願以烈士的方式死去。
「我將奮戰到底,至死方休,」他在電視講話中對全國人民說
卡扎菲始終不肯屈服,儘管他顯然已經無法再控制這個國家了,因為叛軍迅速佔領了他堡壘般的大院,並於2011年8月完全控制了的黎波里。
幾個月後,2011年10月,卡扎菲在試圖逃跑的過程中死在叛軍的手中。
6月,約瑟夫·卡比拉。
6月,約瑟夫·卡比拉。 Phill Magako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約瑟夫·卡比拉(Joseph Kabila),剛果民主共和國
剛果民主共和國總統約瑟夫·卡比拉依然緊握權力。按照憲法的規定,他應該在第二個任期結束後,也就是去年12月下台。但他拒絕退位,在國內引發了漫長的政治和經濟危機。
廣告
他之所以堅持擔任總統,可能並不是因為願意繼續領導國家,更多是出於對自身安全和財富的擔憂。卡比拉是2001年在父親洛朗-德西雷·卡比拉(Laurent-Désiré Kabila)被暗殺後上台的。
在之後的那些年裡,他被廣泛指控以犧牲國家利益為代價積聚財富。調查人員和一些政府官員表示,卡比拉掠奪了數百萬美元的公共資產。他知道自己下台後可能面臨腐敗和人權指控,並被沒收非法所得。選舉被推遲到了2018年12月,尚不清楚是否會如期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