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一份最新报告,全世界因工作入狱的记者数量创下了新纪录,达到262人,其中一半以上被关在土耳其、中国和埃及。
几乎四分之三被捕的记者是因被控参与反政府活动入狱,许多指控依据的是广泛而模糊的反恐法律。一个创纪录的数字是,21人因“虚假新闻”的罪名入狱,随着强人领袖效仿特朗普总统对“假新闻”的攻击,以遏制批评者,这个词在各地都获得回响。
每年统计被捕记者人数的倡导团体保护记者委员会(The 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在报告中表示,特朗普“取悦强人领袖”,为捍卫人权付出甚少。
该团体称,“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民族主义言辞,对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执迷,以及坚持把批评他的媒体称为‘假新闻’的做法帮助强化了纵容这样的领导人对记者拘捕的指控和法律起诉体系。”
广告
该报告的作者伊兰娜·拜泽尔(Elana Beiser)称,至12月1日为止,全球共有262名记者入狱,比去年259名的记录略有增加。
土耳其共有73名记者入狱,中国41名,埃及20名,排在后面的国家中被捕人数最多的是厄立特里亚国(15名)、越南和阿塞拜疆(各10名)、乌干达(8名)、沙特阿拉伯和叙利亚(各7名)、巴林(6名),以及刚果民主共和国、埃塞俄比亚、伊朗和俄罗斯(分别4名)。
该团体称,甚至可以说这些数目被低估了,因为它的统计方式要求入狱和记者工作之间存在清楚的关联性。
保护记者委员会甚至在土耳其发动针对媒体的打压行动之前,就已将该国称为一个恶劣的冒犯者,那场打压始于去年早些时候,在2016年7月的未遂政变后进一步加强。
报告引用了调查记者艾哈迈德·希克(Ahmet Sik)的案例,他自2011起入狱。他在曝光神职人员费特胡拉·居伦(Fethullah Gulen)在土耳其政府中的追随者的影响力之后遭到起诉,现在,居伦与土耳其政府关系破裂,希克又被控与居伦信徒合作。
该团体的报告也引用了多名中国记者的案例,尽管他们的健康状况不佳,仍然被政府拘捕,其中包括杨同彦,他在11月从监狱获释后不久因脑瘤去世,另一名被提到的记者是患有肾病的黄琦
广告
保护记者委员会说,相似的是,埃及一位被称为“Shawkan”的摄影师默罕默德·阿布·扎伊达(Mahmoud Abou Zeida)患有贫血症,需要输血,但政府拒绝为其提供医疗照料。2013年8月,扎伊达在报道军方与遭罢黜的伊斯兰总统穆罕默德·穆尔(Mohamed Morsi)的支持者之间的血腥冲突后入狱。
该团体称,在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al Sisi)于4月访问白宫后不久,埃及政府通过了一项新的反恐法律,允许当局将免除了与恐怖主义有关指控的记者列入监视名单,限制他们的财务活动和权利。
该团体发现,97%的被捕记者在他们的祖国入狱;22人(8%)为女性;75人为自由职业者,占全部人数的29%。
根据该团体,监狱调查只统计了被政府监押的记者;不包括失踪或被认为受到非政府组织囚禁的人,比如,被也门胡塞反政府武装绑架的多名记者。
保护记者委员会表示,统计调查中坐牢时间最长的记者是优素福·鲁兹穆拉道夫(Yusuf Ruzimuradov),他于1999年在乌兹别克斯坦被捕。该团体称,15名在厄立特里亚国坐牢的记者未经正式指控就遭到拘留,其中包括格布雷希韦特·柯勒塔(Ghebrehiwet Keleta),他于2000年被捕,另外有11名记者在之后一年被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