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喀布尔——还在母亲的子宫里时,唐纳德·特朗普就异常敏感。在他母亲感到痛苦的夜晚,他会变得焦躁不安,不断翻身和踢腿。
后来,一个下雨的秋日午后,在一座尘土飞扬、大约有200栋土坯房的村子里,他要出生了。那里没有护士或助产士,于是邻居的妻子来帮忙。新生儿很平静。他有一头金色的头发,完全正常的双手和双脚。
这不是玛丽和弗雷德·特朗普夫妇(Mary and Fred Trump)的儿子唐纳德·J·特朗普。他是贾米拉和赛义德·阿萨杜拉夫妇(Jamila and Sayed Assadullah)的第三个孩子唐纳德·特朗普。2016年9月3日,他出生在阿富汗中部戴孔迪省沙赫里斯坦区。在当时,美国那个和他同名的人正在为赢得共和党提名后的首场总统辩论做准备。
给孩子取名唐纳德·特朗普是出于父亲对大亨唐纳德·特朗普的钦佩之情。
广告
阿萨杜拉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在他的家乡,扁桃收成好坏常常决定了人们挨不挨饿。但他拿到了一个大学学位,看过特朗普的书,还在电视上看到过他。他家电视用的电,来自一个援助组织为该村提供的太阳能电池板。
阿萨杜拉希望,用一个著名的房地产开发商和电视明星的名字作为儿子的称呼,会以某种方式改变孩子的命运。
唐纳德·特朗普的阿富汗身份证文件。
唐纳德·特朗普的阿富汗身份证文件。 Jim Huylebroe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但希望中的好运还没有降临。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选择这个名字加剧了家庭的不幸。
给孩子起一个非穆斯林名字的决定激怒了阿萨杜拉的亲戚,以至他们一家觉得在村里不再受欢迎。于是,他们搬进了喀布尔一处租来的房屋里。
“我当时在看特朗普的书,”阿萨杜拉在喀布尔接受采访时说,年幼的唐纳德·特朗普坐在他的腿上,细小手指抓着父亲的手机。“我看了他那本《如何致富》(How to Get Rich)。然后我又看了他的经历:他如何建起特朗普大厦,如何成为政党领袖。我知道他是个努力工作的人。我想如果我给儿子起名唐纳德·特朗普,这以后会影响他的性格和行为。”
阿萨杜拉表示,外表的直接相似更是坚定了他的想法。
“我儿子出生的时候,头发完全是金色的,和特朗普的头发一样,”他说。“所以当我看到他的头发时,我就想,‘我要给他起名特朗普。’”
广告
孩子出生的前10天,他还没有名字。按照传统,应该是祖父母对孩子的名字有优先发言权,新生儿的父母要听从建议。阿萨杜拉想要打破这个传统,但他的突破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他都不敢告诉家人。不过他至少还有妻子贾米拉的同意。
当阿萨杜拉的决定公开之后,他的家人第一个嘲笑了他。接着,嘲笑变成了愤怒。
“当我给儿子起名唐纳德·特朗普,他们都不开心,”阿萨杜拉说。“他们告诉我,‘你怎么可以给儿子取一个异教徒的名字?’”
“所以在那以后,我和家人的关系就不好了,”他接着说。“我父亲是个易怒的人。他告诉我,他无法容忍我把儿子叫做唐纳德·特朗普。于是我离开了,我们一家人搬到了喀布尔。”
在喀布尔学生常去的一个书店里,有唐纳德·J·特朗普和弗拉基米尔·V·普京写的书的普什图语译本。
在喀布尔学生常去的一个书店里,有唐纳德·J·特朗普和弗拉基米尔·V·普京写的书的普什图语译本。 Jim Huylebroe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年幼的唐纳德·特朗普现在一岁半了,即使一家人搬到了喀布尔,他的故事也很少被外人知道。但最近,男孩的身份证副本开始在社交媒体上流传。阿萨杜拉表示,这是人口登记部门的员工在未经他允许的情况下发布上网的。
阿萨杜拉表示,自己在负责核验来自其他省的身份证件的喀布尔政府办公室里,没有得到尊重对待。他甚至受到威胁,说将被送往阿富汗情报机构接受质询,一切都是因为他给儿子起名唐纳德·特朗普。
广告
“我去了那个部门,那里的工作人员看到这个名字后,问我:‘这是什么啊?唐纳德·特朗普?’我说是啊,有什么问题吗?”阿萨杜拉说。“他们像看笑话一样看着我,说,‘瞧,他给儿子取名叫唐纳德·特朗普——真是没文化。’我对他们说,他们的工作只是确认身份证。”
批评者称,阿萨杜拉以美国总统的名字给自己的孩子命名,是为了引起人们对他的关注,寻求外国的庇护。但他否认了这个想法,说他从来不想让孩子的身份如此公开。
自从年幼的唐纳德·特朗普的名字传开后,另一个家庭也出现了类似的故事。同样来自戴孔迪省沙赫里斯坦地区的古拉姆·阿里·帕伊曼(Ghulam Ali Paiman)说,他在将近两年前有了一对双胞胎,他给一个孩子取名为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给另一个取名为贝拉克·侯赛因·奥巴马(Barack Hussein Obama)。不过,他的妻子有不同意见,想给第二个孩子取名为特朗普。
不过,他的故事很难证实。
帕伊曼给《纽约时报》寄来了他所说的医院出生证明的复印件,但它们是本周签发的,也就是在这对双胞胎出生近两年后。医院主管证实前不久签发了那两份出生证明,但表示,两年前没有哪对双胞胎出生时叫这两个名字。
传统上,大多数家庭在孩子出生后的第六天给他们起名,那时候他们早已离开医院了——如果是在医院出生的话。
广告
帕伊曼的说法无法得到独立验证。
“这是我第一次听说这对双胞胎叫特朗普和普京,”沙里斯坦的区长沙法克·雅各比(Shafaq Yaqoobi)说。“我认识他们的父亲。我从未听他或其他人说,他给自己的双胞胎儿子取名叫特朗普和普京。”
“但我听说过唐纳德·特朗普,”他补充说,“他的父亲是赛义德·阿萨杜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