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羅——在本週的亞洲之行中,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誓言將在巴基斯坦投資數百億美元,并力促向印度出售更多石油。他還將尋求加深與中國的經濟關係。
分析人士稱,這個富有的阿拉伯王國長期被美國視為最重要的盟友,此次其實際統治者的出訪,突顯了沙烏地阿拉伯對日益轉向亞洲尋求政治與技術支持的程度,他們不能永遠指望西方。
沙烏地阿拉伯異見人士賈邁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10月於伊斯坦堡被沙烏地阿拉伯特工殺害,引起西方強烈反應之後,沙烏地阿拉伯對使其盟友多樣化的需求變得更加迫切。國會已採取措施,明確穆罕默德王儲為此事罪魁禍首,並限制了對該國的軍事援助,而王儲曾殷切期待來沙烏地阿拉伯參與一些項目的美國科技公司,則因懼怕名譽受損紛紛退縮。
但穆罕默德王儲本週訪問的國家——巴基斯坦、印度和中國——則未表達此類顧慮,將與王國的經濟關係置於其對人權尊重情況的擔憂之上。
廣告
分析人士稱,在轉向東方的同時,沙烏地阿拉伯也是在向西方發出信號。
「沙烏地阿拉伯領導層認識到必須使其關係多樣化,」費薩爾國王研究和伊斯蘭學中心(King Faisal Center for Research and Islamic Studies)常駐香港的研究員穆罕默德·圖爾基·蘇德里(Mohammed Turki al-Sudairi)稱。「這個信號就是它還有其他選項。」
以往,沙烏地阿拉伯與亞洲的關係主要在交易,沙烏地阿拉伯出售原油為亞洲經濟體提供動力,同時進口製造產品。自父親薩勒曼國王2015年登上王位以來,33歲的穆罕默德王儲一直在尋求加深王國與亞洲國家的關係,此前已出訪過這一地區。
他的訪問於週日始於巴基斯坦,同為伊斯蘭國家的巴基斯坦給了他英雄般的歡迎:21響禮炮和戰鬥機護航。總統阿里夫·艾維(Arif Alvi)向他頒發了巴基斯坦最高獎項,參議院議長贈予他一支鍍金衝鋒槍。
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談及巴基斯坦急需沙烏地阿拉伯的資金支持,以擺脫一場經濟危機,而穆罕默德王儲的確這麼做了,他簽署了高達200億美元的意向協議,投資礦業、農業、能源及其他領域,並承諾釋放沙烏地阿拉伯監獄中的數千名巴基斯坦人。
「這不是慈善,這是投資,」沙烏地阿拉伯外交大臣阿德勒·朱拜爾(Adel al-Jubeir)稱。「這對雙方都有益處。」
廣告
有多少益處尚待觀察,因為這些協議大多為不具約束力的諒解備忘錄,經常得不到落實。
週二,穆罕默德王儲前往印度,在那裡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以擊鼓和熊抱對他表示歡迎。印度是沙烏地阿拉伯重要的勞工輸送國,數百萬印度人在王國做工。
在訪問中,王儲預計將勸說印度從沙烏地阿拉伯購買更多石油,以驅動其快速增長的經濟,並從沙烏地阿拉伯王國的首要勁敵伊朗手中奪走市場份額。
週三,穆罕默德王儲預計將抵達中國,週四、週五將同習近平主席及其他官員舉行會談。中國是沙烏地阿拉伯原油最大的進口國,兩國之間的關係已在不斷拓展至科技及電商等領域。
兩國關係得以增長,是因為雙方都擁有宏大的發展計劃,並相信彼此可以互助實現。除將沙烏地阿拉伯視為穩定的石油來源國外,中國希望沙烏地阿拉伯能在其「一帶一路」倡議中發揮作用,這是習近平藉以建設鐵路、電力網路和公路,以便更好連接中國同歐洲和非洲盟友的一項雄心勃勃的計劃。
在沙烏地阿拉伯方面,穆罕默德王儲已經開始實施一項名為「願景2030」(Vision 2030)的計劃,旨在開放沙烏地阿拉伯,實現經濟多元化。他預計中國企業將有助於該計劃取得成功。
廣告
「像中國在這個方面有很多的經驗和資金,也有沙烏地阿拉伯進行2030願景規劃經濟結構改造的經驗,資金,技術,以及我們的人才,」中國外交部下屬研究機構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的中東問題研究員李國富表示。
中國與沙烏地阿拉伯合作已進入新的領域。兩國於2017年同意在沙烏地阿拉伯開設一家工廠,生產中國製造的無人機。去年,中國為沙烏地阿拉伯發射了兩顆觀測衛星
中國與沙烏地阿拉伯之間的紐帶建立在經濟為重、無視彼此內政和人權實踐的共識之上。中國對卡舒吉被殺一事一直保持沉默,沙烏地阿拉伯也沒有批評中國大規模拘禁穆斯林少數民族人士的做法
這可能會增加薩特科技公司的機會。
在去年訪問美國期間,穆罕默德王儲參觀了谷歌和蘋果的總部,並會見了亞馬遜首席執行官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希望讓他們參與到他的發展計劃中來。但在卡舒吉被殺後,談判停止了,一系列美國企業暫停了與沙烏地阿拉伯的聯繫。
中國分析人士李國富說,沙烏地阿拉伯目前與美國和歐洲的關係「很不舒服」,許多國家的政府都譴責了這起殺戮事件。
廣告
「這也是為什麼沙烏地阿拉伯做出這種戰略性的調整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他說。
中國企業沒有退縮,隨著國內經濟放緩,它們正在尋找新的市場。上個月,被美國官員稱為潛在國家安全威脅的中國電信公司華為在沙烏地阿拉伯首都利雅得開了一家門店。利雅得是華為在中東最大據點。
亞馬遜暫停了在沙烏地阿拉伯開設分公司的計劃,與此同時,中國電子商務企業執御(Jollychic)擴大了在利雅得的總部。
「中國科技公司在安全與公共安全事務上的立場,在中東各國政府看來是個決定性因素,」前谷歌海灣政府關係主管,諮詢公司「MENA催化劑」(MENA Catalysts)聯合創始人薩姆·布拉蒂斯(Sam Blatteis)說。「在隱私和安全孰輕孰重的問題上,它們面臨一種類似的利弊權衡。」
在拉攏沙烏地阿拉伯領導人的同時,中國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免疏遠其他中東國家。例如,中國外交部長王毅週二在北京會晤伊朗外長穆罕默德·賈瓦德·扎裡夫(Mohammad Javad Zarif)時表示,他希望加深兩國之間的「戰略互信」。
「中國一直堅持不選隊戰隊,平衡交往的原則,」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副研究員鄒志強表示。「「中國不會為了與沙烏地阿拉伯合作而採取對抗伊朗這樣的行動。」
廣告
儘管沙烏地阿拉伯與亞洲的關係日益密切,但幾乎沒有人認為它會與美國徹底決裂。沙烏地阿拉伯已花費數千億美元購買美國武器,其中許多武器都有長期維護協議,這使得沙烏地阿拉伯很難轉向其他系統。
儘管美國國會對沙烏地阿拉伯感到憤怒,但川普總統一直支持穆罕默德王儲,認為他是自己的政府反擊伊朗、尋求巴以和平協議計劃中的重要夥伴。
「中國正日益成為沙烏地阿拉伯的重要參與者和重要合作夥伴,但如果你看看與美國的戰略關係,就會發現沒有人能取代美國,」沙烏地阿拉伯國有新聞網站阿拉伯電視台英文版(Al Arabiya English)主編穆罕默德·阿勒亞亞(Mohammed Alyahya)說。「所以我認為,轉向中國的想法是不準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