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海地總統若弗內爾·莫伊茲(Jovenel Moïse)在私人住所遭到暗殺,加劇了這個加勒比海國家的動盪,也加深了人們對更大規模政治暴力的擔憂。
臨時總理克勞德·約瑟夫(Claude Joseph)表示,總統「被懦夫刺殺」,他呼籲全國民眾「保持冷靜」,並試圖向海地人民和全世界保證,警察和軍隊正在控制局勢。
但約瑟夫的話並沒有消除人們對可能出現混亂的擔憂。
「沒有議會了,參議院早已不知道在哪裡,最高法院也沒有院長,」前法國駐海地大使迪迪埃·勒布雷特(Didier Le Bret)說,至於約瑟夫,「一切都指望他了。」
海地的政治暴力史
2013年太子港,舉著弗朗索瓦和讓-克洛德父子照片的海地人,此二人統治海地達20年。
2013年太子港,舉著弗朗索瓦和讓-克洛德父子照片的海地人,此二人統治海地達20年。 Dieu Nalio Chery/Associated Press
海地長久以來一直充斥著猖獗的犯罪和暴力,莫伊茲被暗殺是該國多年動盪的極端結果。海地曾是一個奴隸殖民地,其主人的殘暴惡名昭彰。1803年,奴隸起義擊敗了拿破崙·波拿巴的軍隊,海地從法國贏得了獨立。但在此後兩個世紀裡,海地陷入獨裁和政變的循環,國家積貧積弱,難以為許多人民提供基本服務。
近三十年來,在綽號「醫生爸爸」(Papa Doc)的弗朗索瓦·杜瓦利埃(François Duvalier)、及其綽號「醫生娃娃」(Baby Doc)的兒子讓-克洛德(Jean-Claude)的獨裁統治下,海地苦難深重。1990年,出身貧困地區的牧師讓-貝特朗·阿里斯蒂德(Jean-Bertrand Aristide)成為海地首位民選總統。但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他就在政變中被廢,到1994年才在數千美軍的幫助下重新掌權。
廣告
阿里斯蒂德在2000年再次當選,但在另一次武裝起義後又被迫下台,流亡國外。他將其稱為包括美法政府在內的國際勢力策劃的「綁架」。
地震、霍亂、腐敗
2月,太子港一處在2010年地震中遭到嚴重損毀的教堂。
2月,太子港一處在2010年地震中遭到嚴重損毀的教堂。 Lynsey Addari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010年,一場毀滅性的地震夷平了這個國家的大部分地區,這場災難被視為一個機遇,讓政府得以加強自身重建能力,恢復破損基礎設施,並重新開始。超過90億美元的人道主義援助和捐款不斷湧入,此外還有來自當時實力強大的盟友委內瑞拉價值約20億美元的廉價石油和貸款。國際援助組織都迅速趕來幫忙處理重建工作。
但這些資金並沒能讓海地走上新的道路——許多專家認為,自從重建開始以來,該國的情況變得更糟了。在造成至少1萬海地人遇難的地震發生後不久,霍亂就暴發了,這與受感染的聯合國維和人員入境有關。聯合國多年後才承認牽涉此事,但它受到國際公約的外交豁免權保護,拒絕承擔法律責任。
曾做過流行歌手、在2011年成為總統的米歇爾·馬爾泰利(Michel Martelly)被指控大規模腐敗,並對用於重建的資金管理不善。
海地法院任命的審計員提交的報告中詳細披露,在八年時間裡,委內瑞拉借給海地的20億美元中的大部分都被貪污或浪費。在從政之前是個名不見經傳的水果出口商的總統莫伊茲也被捲入了一份報告,因為他參與了一樁挪用修路資金的案件。
忍無可忍的海地人民走上了街頭
2019年,海地萊凱區的抗議者要求莫伊茲下台。
2019年,海地萊凱區的抗議者要求莫伊茲下台。 Meridith Kohu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隨後幾年裡,面對持續的經濟低迷、不斷上升的犯罪率和腐敗,對政府忍無可忍的海地人爆發了抗議,要求馬爾泰利辭職。但他保住了權力,在一個任期結束後,他在2015年的選舉中選擇莫伊茲成為繼任者。
莫伊茲的上位之路從一開始就充斥著污點。他的競選團隊被指控欺詐和腐敗,在選民投票的14個月後他才正式掌權,選舉法庭沒能發現存在大規模選舉違規的證據。他於2017年就職時,還面臨與委內瑞拉援助有關的貪腐指控。
廣告
在接下來的幾年裡,莫伊茲利用他對司法系統的控制駁回了指控,並削弱了從未承認他選舉勝利的反對派。結果導致政府日益癱瘓,並在2020年初完全陷入停頓,當時整個國家正面臨新冠疫情的威脅。
領導層危機、權力真空和新冠疫情
去年,莫伊茲現身位於太子港市郊佩蒂翁維爾區的私人住所。
去年,莫伊茲現身位於太子港市郊佩蒂翁維爾區的私人住所。 Dieu Nalio Chery/Associated Press
莫伊茲和反對派之間對於他總統職位的分歧演變成了一場全面政治危機,導致海地既沒有議會,也定不下新的選舉日期。隨著危機的持續,莫伊茲開始靠不得人心的法令執政,進一步削弱了其政府的合法性。反對他統治的抗議愈演愈烈。
隨著新冠病例的散播,政治僵局嚴重損害了該國本就薄弱的醫療體系。海地仍是西半球唯一一個沒能獲得任何新冠疫苗的國家,如今已難應付近期的感染激增。由於檢測能力有限,官方的新冠死亡人數相對較低,但援助人員表示,醫院都人滿為患。
犯罪集團和恐怖統治
2019年,綽號「燒烤」的吉米·切裡茲爾(中左,紅衣)穿過太子港的一個社區。
2019年,綽號「燒烤」的吉米·切裡茲爾(中左,紅衣)穿過太子港的一個社區。 Dieu Nalio Chery/Associated Press
海地的權力真空漸漸被有組織的犯罪頭目所填補,他們在過去一年佔領了首都的部分地區,實行恐怖統治。綁架、搶劫和與幫派暴力導致海地部分地區已經無法治理,許多海地人甚至不敢出家門,一些援助機構被迫減少活動,而這個國家的許多人都要依靠它們生存。
權益組織認為幫派暴力的激增與海地的政治僵局有關,指責知名政客與有組織犯罪團伙沆瀣一氣,在缺乏正常運作的政府的情況下恐嚇對手、清算舊賬。
廣告
上個月,海地最大黑幫頭目之一公開向該國的傳統權貴宣戰,號召民眾洗劫知名企業。
「銀行、商店、超市和經銷商的錢都是你們的,」以綽號「燒烤」(Barbecue)而為人熟知的黑幫頭目吉米·切裡茲爾(Jimmy Cherizier)在社群媒體上的一段影片中說道。「去拿回屬於你們的東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