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多哈——即便在塔利班还没有重新掌权之时,阿富汗将成为恐怖组织的温床就已经是让反恐专家们寝食难安的噩梦,特别是基地组织(Al Qaeda)和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简称ISIS)。
周四,ISIS在喀布尔制造了两起爆炸,导致数十人死亡,其中包括13名美国军人,这让人们更加担忧这场噩梦会迅速成为现实。
“我难以形容这有多么令人难过和沮丧,”阿富汗最受欢迎的电视台之一Tolo新闻的所有者萨阿德·穆赫辛尼(Saad Mohseni)表示。“感觉就是一切照旧——更多爆炸、更多袭击,只是现在我们将不得不在塔利班政权下面对这一切。”
20年来,美国及其国际盟友为铲除恐怖主义而采取的军事行动,已经让基地组织和ISIS付出了重大代价,杀死了许多武装分子和领导人,并在很大程度上阻止了他们占领领土。
广告
但恐怖主义问题专家表示,事实证明,这两个组织都有能力适应,它们演变成了更加分散的组织,不断寻找新的全球问题地区扎根,并将其暴力极端主义付诸行动。
周四在喀布尔机场附近发生的两起自杀式爆炸事件表明,尽管美国做出了努力,但这些组织仍然拥有造成大规模伤亡的毁灭性力量。这也带来了挥之不去的难题,即塔利班是否能兑现其在2020年初特朗普政府同意从阿富汗撤军时所做出的核心承诺——阿富汗将不再是对美国及其盟友发起袭击的集结地。
爆炸发生后,人们来到喀布尔的一家医院接受治疗。
爆炸发生后,人们来到喀布尔的一家医院接受治疗。 Victor J. Blu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塔利班对阿富汗的迅速占领并不能保证国内所有武装分子都能受其控制。相反,ISIS在阿富汗的分支——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Islamic State Khorasan,简称ISIS-K)——虽然规模小得多,但却是一个充满恨意的对手。今年,它已在阿富汗针对平民、官员和塔利班本身发动了数十起袭击。
联合国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得出结论,在美军撤离前的几个月,来自中亚、俄罗斯北高加索地区、巴基斯坦和中国西部新疆地区的约8000至10000名圣战分子涌入了阿富汗。他们大多数人都与塔利班或基地组织有关,这两者的关系十分密切。
但还有一些人则站在ISIS-K一边,这对塔利班承诺为阿富汗提供的稳定和安全构成了重大挑战。
尽管恐怖主义问题专家怀疑在阿富汗的ISIS武装分子是否有能力对西方发动大规模袭击,但许多专家也表示,在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地方,ISIS已经是比基地组织更危险的存在。
广告
“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在亚洲或非洲,ISIS明显是更大的威胁,”约旦安曼政治社会研究所(Politics and Society Institute)的伊斯兰主义运动专家哈桑·阿布·哈尼(Hassan Abu Hanieh)表示。“ISIS的传播范围明显更广,对新一代人更具吸引力。”
就在周三,美国官员才警告称,该组织可能会派遣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混入喀布尔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Hamid Karzai International Airport)外围的人群。
挣扎着离开阿富汗的大批阿富汗人可能成为恐怖袭击的软目标。
挣扎着离开阿富汗的大批阿富汗人可能成为恐怖袭击的软目标。 Akhter Gulfam/EPA, via Shutterstock
拜登总统之所以坚持让所有驻扎当地的美军在8月31日之前全部撤离,这一威胁可能也是他的考虑因素之一。
“在地面上的每一天,我们都知道ISIS-K正在试图以机场为目标,对美国以及联军,还有无辜的平民发动袭击,”拜登在周三表示。
联合国的报告称,ISIS-K在六年前由心怀不满的巴基斯坦塔利班分子创建,在今年大幅增加了袭击的频率。
该组织的人数已降至约1500至2000人,大概只有2016年顶峰时期的一半,当时美国的空袭和阿富汗特种部队的突袭造成其人员伤亡,许多领导人丧生。
广告
但自2020年6月以来,该组织一直由野心勃勃的新指挥官沙哈卜·穆哈吉尔(Shahab al-Muhajir)领导,他努力招募了有叛变想法的塔利班成员和其他武装分子。联合国报告称,“ISIS-K仍然活跃且具有危险性。”
阿富汗的ISIS大多对塔利班怀有敌意。有时,这两个团体会争夺地盘,特别是在阿富汗东部,而ISIS最近谴责塔利班对阿富汗的接管。一些分析人士说,塔利班网络的武装人员甚至叛逃加入了阿富汗的ISIS,为其队伍增加了更多战斗经验。
ISIS的历史表明,切断和遏制恐怖主义网络有多么困难。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后,该组织起初是基地组织的一个分支,但后来脱离,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大部分地区建立了所谓的哈里发国(一个伊斯兰神权国家),其鼎盛时期的面积与英国相当。
该组织对全球扩张的极端主义愿景、社交媒体的广泛使用和极具视觉冲击的暴力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武装人员,在阿拉伯、欧洲和美国城市引发致命袭击,并促使美国组建国际联盟予以打击。
随着美国及其合作伙伴对该组织的主要领土进行轰炸,ISIS向其他国家扩张。自2019年3月失去在叙利亚的最后一块领土以来,该组织在其他地区的分支机构一直保持活跃,包括西非和中非、西奈半岛和南亚。
自从奥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领导基地组织并通过向电视台提供的录像声明传播他的观点以来,基地组织也发生了重大变化。
基地组织还在也门、伊拉克、叙利亚以及非洲和亚洲的部分地区建立了分支机构,其中一些修改甚至抛弃了该组织的意识形态,改为追求当地目标。ISIS的现任领导人艾曼·扎瓦赫里(Ayman al-Zawahri)未能在伊斯兰激进分子心目中达到和本·拉登同等的地位,且他年事已高,据信患病并居住在阿富汗的某个地方。
上周,叙利亚武装分子手持塔利班旗帜。塔利班在阿富汗的胜利已成为各种圣战分子的集结号。
上周,叙利亚武装分子手持塔利班旗帜。塔利班在阿富汗的胜利已成为各种圣战分子的集结号。 Omar Haj Kadou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新线杂志》(Newlines Magazine)总编哈桑·哈桑(Hassan Hassan)是一本关于ISIS的书的合著者,他说,总的来说,基地组织没有像ISIS那样对其附属机构保持同样的运作控制,这可能给后者带来了优势。
他说,对于基地组织来说,“这就像开设达美乐(Domino)披萨连锁店,然后派人进行质量管控。”另一方面,ISIS将“更进一步,从原来的组织派人任经理”。
广告
ISIS还呼吁进行所谓的独狼袭击,恐吓世界各地的城市,在这种袭击中,圣战分子会录制一段视频宣誓效忠该组织的领导人,然后实施暴行,但其行动并非来自该组织指挥官的命令。之后,中央组织会宣传和支持这些袭击。
这两个团体仍然是死对头,争夺新兵和资金,并曾在阿富汗、叙利亚和其他地方直接对抗。
随着美国撤军和塔利班扩大控制范围,阿富汗现在可能成为他们的主要战场。
在去年与特朗普政府达成的协议中,塔利班誓言不允许基地组织利用阿富汗领土攻击美国。但是,塔利班将在多大程度上尊重这一承诺,以及他们是否能够做到,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ISIS则不受这样的限制,这可能使它更好地利用美国8月31日期限前撤军和从美国支持的政府向塔利班过渡的混乱局面。
哈桑说:“从一支安全部队到另一支安全部队的转换,自然会给ISIS提供机会。”
广告
塔利班这次选择如何治理,很可能会影响阿富汗恐怖组织的未来。在夺取喀布尔之后的公开声明中,塔利班官员展现了一种软化的形象,暗示他们不会像以前那样用铁拳政策来执行对伊斯兰教规的严格解释,这指的是2001年被美国领导的入侵赶下台之前。
但伊斯兰运动专家阿布·哈尼说,该组织很难团结起来,领导层采取温和措施可能会导致强硬派成员投奔ISIS。
“这对塔利班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他说。“即使他们想摆脱激进派,也绝非易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