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喀布尔——就在塔利班任命代理内阁领导这个他们花了二十年试图征服的国家仅一天后,伴随胜利而来的令人目眩的挑战在周三开始突显出来。
阿富汗与邻国巴基斯坦的紧张局势加剧。阿富汗长期存在的人道主义危机进一步加深。武装分子对异见人士的残酷镇压有可能进一步削弱公众的信任。
据在场记者称,塔利班周三在全国各地镇压了几场小型抗议活动,围捕了数十名示威者,并在人满为患的监狱中虐待他们。在镇压之前,塔利班曾于周二宣布,未经政府批准,不得进行抗议活动。
几名阿富汗记者表示,他们周三在喀布尔警察局前报道抗议活动时被捕,并在拘留期间遭到殴打——这是自塔利班上台以来第一批关于记者遭到虐待的报道之一。
广告
当地报纸《Etilaat-e Roz》的摄像师奈马特(Nemat)说,街头有数十名女性聚集在一起,拿着标语牌和一个扬声器,他和他的同事刚到那里,警察局的塔利班武装分子就没收了他的摄像机并逮捕了他。
“我告诉他们我是一名记者并给他们看了我的身份证,但他们指责我组织了抗议活动,”奈马特说。“他们把我带进一个房间,用围巾绑住我的手,然后开始用电线打我。”
据塔利班和巴基斯坦官员称,塔利班已经面临国际孤立,他们也在努力应对阿富汗与巴基斯坦边境长期存在的紧张局势,最近几天,巴基斯坦军队在那里继续炮击可疑的武装分子藏身处。据塔利班高级官员称,过去一周在阿富汗东北部地势崎岖的库纳尔省发生的零星迫击炮袭击造成至少四人受伤,其中包括一名儿童。
现在塔利班掌权后,他们还面临一个与边界紧张局势一样复杂的问题——多年来,巴基斯坦既支持阿富汗的塔利班,又指责阿富汗政府为塔利班的一个巴基斯坦分支提供安全避难所,他们将该分支看作一个直接威胁。
在长达二十年的叛乱中,塔利班利用了阿富汗人民对阿富汗历届政府的不信任,并且非常清楚哪些问题会引发叛乱。
8月中旬突然辞职的阿富汗前总统阿什拉夫·加尼(Ashraf Ghani)仍在努力挽回自己破败的名声,他在周三发表声明,否认自己在喀布尔被攻占数几小时前卷走数百万美元逃离首都。
他再次道歉,并表示自己的命运与前人的命运相同。他在声明中说:“我自己的任期以与我的前任类似的方式结束——未能确保阿富汗的稳定和繁荣,我深感遗憾。”
上周在喀布尔一个货币兑换处的塔利班武装分子。
上周在喀布尔一个货币兑换处的塔利班武装分子。 Victor J. Blu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虽然塔利班周二宣布新领导层旨在统一该运动并使政府运作正规化,但它引起了西方的警觉,即该组织早先承诺的包容性可能是空谈。
新内阁主要由1990年代塔利班专制政权的前领导人组成,没有女性。这加剧了国内外对该组织正在回归过去的激进行为的担忧。
广告
在德国拉姆施泰因美国空军基地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说,新的塔利班政府“没有通过包容性的考验”,该政府包含“有着恶劣往绩的人。”
布林肯指出,塔利班已将他们新选出的领导人确定为“看守”内阁的一部分,并表示美国对最终政府的任何支持都“必须付出努力来获得”。
然而,塔利班的声明确实得到了北京的谨慎认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对记者说,中国欢迎该国的新领导层。
“这结束了阿富汗长达三周多的无政府状态,是阿恢复国内秩序和战后重建的必要一步,”根据中国外交部发布的文字记录,他说。
他说,中国敦促建立一个“广泛包容”的政府,但尊重阿富汗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
在阿富汗国内,新领导人正面临一系列迫在眉睫的危机,包括反对他们统治的人发起的全国性抗议运动。
广告
塔利班有时对示威活动——即使是规模相对较小、由女性领导的示威活动——采取暴力手段。
周二,新闻和文化部代理副部长扎比胡拉·穆贾希德(Zabihullah Mujahid)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所有抗议活动都必须事先得到司法部的批准。
他说,“目前的抗议是自发的,有些人正在制造骚乱。”他告诉记者,他们不应该报道抗议活动,因为它们是“非法的”。
周二,塔利班武装分子在喀布尔向空中开枪驱散集会,抗议者逃离。
周二,塔利班武装分子在喀布尔向空中开枪驱散集会,抗议者逃离。 Jim Huylebroe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然而,在警告发出一天后,抗议者再次走上街头。
塔利班没有透露有多少示威者被拘留,但几名当地记者描述了喀布尔一座监狱的悲惨画面。
他们说,当周三被拘留的摄像师奈马特的三名同事前往警察局要求释放他时,他们也被拘留了。
广告
“警察局的营房里全是囚犯,”记者之一阿贝尔(Aber)说。
他说他看到一名示威者遭毒打后浑身是血,还看到塔利班武装人员虐待囚犯。“他们嘲笑我们说:‘你们想要自由?什么自由?’”他说。
来自《Etilaat-e Roz》的记者几小时后被一名塔利班官员释放,他们说,这名官员警告他们不要报道“非法抗议活动”。
《纽约时报》的一名记者采访他们时看到他们身上有大量瘀伤,似乎是由电缆或其他钝器的打击造成的。
“这是喀布尔发生的第一起涉及记者的非常严重的事件,如果我们不团结起来,可能会发生更糟糕的事情,”《Etilaat-e Roz》的发行人扎基·达里亚比(Zaki Daryabi)说。“我们还没有从塔利班官员那里得到任何回应,但我们想知道如何提出申诉。”
塔利班没有回应记者被拘留和攻击事件的置评请求。
喀布尔的一处市场,摄于上个月。
喀布尔的一处市场,摄于上个月。 Jim Huylebroe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新政府也在与日益加深的人道主义危机作斗争。
国际红十字会(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Red Cross)主席彼得·毛雷尔(Peter Maurer)最近几天前往阿富汗会见了塔利班领导人,并参观了该组织的设施。
广告
虽然有恢复正常的迹象,商店开门营业,人们照常过着日常生活,但痛苦随处可见。
有些人的需求很简单,但是很紧急。他们正在寻找失踪的家人,或者需要紧急医疗护理。而很多人只是担心未来。
毛雷尔在周三说:"目前,阿富汗社会仍然存在着严重的信任缺失。”
他说,恐惧无处不在。
“我在路边看到了许多新的墓地,这让我震惊,”毛雷尔说,这证明了近几个月的战斗之激烈。
阿富汗的问题如此严重,持续时间如此之长,形势如此严峻,整个国际社会都有责任提供援助,他说。
然而,大多数国际援助很可能与塔利班能否履行不为国际恐怖分子提供避风港的承诺有关。伴随着他们闪电般征服全国,越狱事件可能会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
塔利班上个月向阿富汗首都进发时,位于喀布尔以北30英里的巴格拉姆机场一所监狱里的囚犯在支持者的帮助下趁乱逃离。
毛雷尔说,红十字会仍在努力“了解”该国仍有多少人被拘留,但他承认,“很多囚犯”已经逃脱。
俯瞰喀布尔,摄于周三。
俯瞰喀布尔,摄于周三。 Jim Huylebroek for The New York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