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众议院民主党领袖联署致信拜登总统,呼吁对沙特阿拉伯采取更警惕的态度,并警告该王国不要在弹道导弹方面与中国进行更多战略合作。
这封信在拜登正计划今年夏天前往沙特阿拉伯时发出,一些民主党领袖批评了这一行程计划。负责起草这封信的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B·希夫周日表示,拜登不应前往沙特阿拉伯,理由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参与了华盛顿邮报记者贾迈勒·卡舒吉的谋杀。
这封来自希夫、其他四位委员会领导人和另一位资深立法者的信并未敦促拜登取消他的访问,但它表示,与该王国的接触应该旨在“重新调整关系以服务于美国的国家利益。”立法者使用“重新调整”显然是为了向拜登政府官员强调,他们需要坚持他们曾经多次作出的承诺,即“重新调整”美国与沙特阿拉伯的关系。
署名信于周二公开发表,《纽约时报》在此之前获得这封信,众议院议员提出政府需要在六个方面关注沙特:全球石油市场、也门战争、对人权活动人士的拘留、对卡舒吉谋杀案的调查、获取民用核技术的行动以及与中国的军事合作。
广告
美国官员表示,中国正在帮助沙特阿拉伯建造弹道导弹并获得能力更强的导弹。这封信是美国立法者首次向白宫公开提出导弹问题并敦促采取行动。
沙特阿拉伯多年来一直从中国购买短程弹道导弹。但这种关系在过去两年中在加强,尽管美国和中国之间敌意日浓。美国官员表示,沙特现在正在购买威力更大、航程更远的导弹,他们正在获取技术自行生产部件、建立生产设施和进行试射,目标很明显是为了能够生产自己的导弹。
位于加利福尼亚州蒙特雷的明德大学蒙特雷国际研究学院的军备控制专家杰弗里·刘易斯说,他曾看过沙特阿拉伯导弹试验场的卫星图像,该试验场是中国一处试验场的缩小版。他补充说,沙特有能力生产火箭发动机和组装导弹。
他说:“他们做的好不好?也许他们制造小的,进口大的。”
CNN在去年12月报道,美国情报官员评估称,中国与沙特阿拉伯共享了重要的弹道导弹技术。
“导弹问题与该地区的核问题是分开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伯克尔国际关系中心的中东问题专家达莉亚·达萨·凯伊说。“现在人们担心沙特阿拉伯建立自产导弹的制造能力。”
广告
国会官员说,这封信的主旨是,沙特阿拉伯必须明白,中国与美国的竞争越来越激烈,沙特扩大与中国的伙伴关系并非没有代价。批评沙特阿拉伯与中国合作的人士表示,该国正在转向北京,以获得美国不会出售给其他国家的那种弹道导弹。国会官员担心,最终该地区会变得更加动荡和危险。
美国官员还担心,如果伊朗研制出核武器,沙特阿拉伯可能也会尝试制造。伊朗有一个民用核计划,美国和其他国家正试图对其加以限制,以使其领导人无法将其转变为武器计划。但拜登政府以此为目的的战略——让伊朗遵守特朗普政府退出的核协议条款——正在失败。
沙特阿拉伯是美国的亲密伙伴,也是美国军事装备的主要买家。但卡舒吉遇害后,随着沙特阿拉伯和王储穆罕默德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沙特阿拉伯加强了与中国的合作,中国是沙特石油的主要进口国,在整个印太地区的军事利益正不断增长。
去年,中国外长王毅在沙特阿拉伯利雅得会见了穆罕默德王储。美国官员说,中国正在帮助沙特打造弹道导弹并获得能力更强的导弹。
去年,中国外长王毅在沙特阿拉伯利雅得会见了穆罕默德王储。美国官员说,中国正在帮助沙特打造弹道导弹并获得能力更强的导弹。 Bandar Al-Jaloud/Saudi Royal Palace, via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沙特阿拉伯一直在努力提高其导弹能力,而主要对手伊朗也采取了同样的行动。伊朗拥有能够打击中东和南欧任何地区的中短程弹道导弹,其中最先进的流星-3型可以飞行1200多公里。
沙特阿拉伯仍然高度依赖美国的军事训练和装备,这是美国可以利用的地方。在他们的信中,民主党立法者敦促拜登使用这种优势。
“公开报道表明,沙特阿拉伯正在寻求与中国加强战略合作,包括进一步采购弹道导弹,”信中写道。“我们敦促您明确表示,以损害美国国家安全利益的方式与中国建立伙伴关系,将对美沙关系产生持久的负面影响。”
广告
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在上周的一次在线活动中表示,拜登上任时就想要确保美国与沙特阿拉伯的关系“在我们前进的过程中符合我们自己的利益和价值观”。
“但也要维护这一关系,”布林肯补充说,“因为它能帮助我们完成许多重要的事情。”
他没有提到沙特阿拉伯与中国日益密切的军事和安全关系,他和拜登都表示,中国是美国最大的长期挑战者。
另外,一个由9·11袭击遇难者亲属组成的倡导团体正在利用拜登将前往沙特阿拉伯一事向美国政府施加压力,以查清沙特政府官员与劫机者的联系。据该活动的组织者布雷特·伊格森称,周二,他们的家人就此议题向政府领导人发送了两封信,包含大约1800个签名。伊格森的父亲在世贸中心南塔遇害。
第一封信写给国会,要求举行监督听证会,以审查沙特政府官员与9·11阴谋之间的联系。第二封信写给拜登和布林肯,要求国务院采取极端措施,将沙特阿拉伯认定为恐怖主义的支持国,这将使这个石油资源丰富的国家面临经济制裁。
他们在两封信中写道:“近21年后,对于沙特阿拉伯王国在我们至亲遭受的大规模谋杀中所扮演的角色,我们一如既往地决心让它负责。”
广告
去年,在袭击发生20周年之前,9·11遇难者家庭成员向拜登施压,要求将政府审查沙特关联的材料解密。拜登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导致此类材料一直滚动发布。这些信件引用了摘录,包括联邦调查局在2021年7月撰写的概述,称一项调查确定两名劫机者得到了以一个沙特政府下属办公室为中心的网络的协助,其中包括该国驻洛杉矶领事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