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今年2月24日入侵乌克兰那天,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的政治遗产隐隐出现在普京总统黎明前的讲话中。
“控制力和意志的瘫痪是走向彻底毁灭和湮没的第一步,”普京在提到苏联解体时语气严肃地说。“我们失去信心只是一瞬间,但这足以扰乱世界力量的平衡。”
对普京来说,苏联解体是“上个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是数百万俄罗斯人的“真正悲剧”,因为它使俄罗斯人被新形成的国家边界分散。按照普京的说法,这场灾难是一名气魄不足的领导人造成的,他太愿意屈从于奸诈且别有用心的西方的要求,克里姆林宫的电视宣传现在经常提醒观众,普京决意不再重复这种错误。
1991年12月,戈尔巴乔夫在莫斯科的告别晚会上。按照普京的说法,苏联解体是“上个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
1991年12月,戈尔巴乔夫在莫斯科的告别晚会上。按照普京的说法,苏联解体是“上个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 Alexander Zemlianichenko/Associated Press
在乌克兰,普京的战争正在苏维埃帝国的阴影下进行,这个帝国是在戈尔巴乔夫执政时期灭亡的。普京以恢复莫斯科对它声称属于俄罗斯的土地的统治为名,发动了一场已导致数千人死亡的战争。但普京推翻戈尔巴乔夫政治遗产的斗争超出了对领土的控制,它还延伸到了对个人自由和政治自由的控制,这些自由是苏联的最后一任总统引进来的,现在正在被克里姆林宫迅速削弱。
“戈尔巴乔夫的所有改革现在都已化为乌有,化为灰烬,化为青烟,”戈尔巴乔夫的朋友、电台记者阿列克谢·韦涅季克托夫在今年7月的一次采访中说。“那是他毕生的工作。”
广告
戈尔巴乔夫去世时91岁,1990年他仍在掌权时,由韦涅季克托夫创办、完全按照自己意愿行事的自由电台“莫斯科回声”开播,该电台后来成为俄罗斯新取得的自由的象征。今年2月,普京下令军队进入乌克兰后,克里姆林宫迫使该电台停播。
今年3月,戈尔巴乔夫用自己的诺贝尔和平奖奖金在20世纪90年代初资助创办的独立报纸《新报》也在新的战时审查法的威胁下被迫暂停发行。
乌克兰部队向位于乌克兰东南部的俄罗斯阵地开火,摄于本月。普京发动这场战争的部分原因是为了在他称为俄罗斯领土的地盘上恢复莫斯科的主导地位。
乌克兰部队向位于乌克兰东南部的俄罗斯阵地开火,摄于本月。普京发动这场战争的部分原因是为了在他称为俄罗斯领土的地盘上恢复莫斯科的主导地位。 David Guttenfeld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健康状况不佳的戈尔巴乔夫本人今年没有公开对乌克兰战争发表看法。他的戈尔巴乔夫基金会是一家“寻求促进民主价值观”的研究机构,在俄罗斯入侵的两天后发过一份声明,呼吁“迅速停止敌对行动”,“立即开始和平谈判”。
但母亲是乌克兰人、父亲是俄罗斯人的戈尔巴乔夫支持普京的观点,认为乌克兰是一个“兄弟国家”,理应在俄罗斯的轨道上运行。他支持普京在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半岛的做法,称此举代表的是一个以俄罗斯人为主的地区的意愿。他严厉批评西方“试图把乌克兰拉入北约”,并警告,这种尝试“只会导致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的不和”。
但他似乎对可以避免最糟糕的情况有信心。2014年被问及乌克兰与俄罗斯的紧张关系时,他对西伯利亚一家新闻媒体说,“俄罗斯与乌克兰发生战争——这很荒谬。”
“他是一个原则性地反对暴力和流血的人,”《新报》主编、去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德米特里·穆拉托夫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新报》主编、去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德米特里·穆拉托夫这样评价戈尔巴乔夫:“他是一个原则性地反对暴力和流血的人。”
《新报》主编、去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德米特里·穆拉托夫这样评价戈尔巴乔夫:“他是一个原则性地反对暴力和流血的人。” Sergey Ponomarev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尽管如此,戈尔巴乔夫对这场战争的确切看法仍然是个谜,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始于他死前六个月。穆拉托夫说,他在过去两年里经常去医院看望戈尔巴乔夫,他认为戈尔巴乔夫“处于无法评论当前政治事件的状况”。
普京周三发表了一份声明,听起来带有和解的意思,尽管他在议会和国有媒体的盟友当中甚至有人说出了让戈尔巴乔夫下地狱的话。
广告
普京在声明中对戈尔巴乔夫的“亲朋好友”说,“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是一位对世界历史进程产生了巨大影响的政治家和国家领导人。”
“他深深懂得改革的必要性,他力求为紧迫问题提供自己的解决方案,”普京还说。
2014年,俄罗斯军队在克里米亚的乌克兰军事驻地附近。戈尔巴乔夫支持普京吞并克里米亚半岛的做法。
2014年,俄罗斯军队在克里米亚的乌克兰军事驻地附近。戈尔巴乔夫支持普京吞并克里米亚半岛的做法。 Mauricio Lim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虽然这份简短声明让普京看似一名超越政治纠纷的国家领导人,但人们很快就清晰地看到,戈尔巴乔夫不会受到克里姆林宫的敬重。克林姆林宫发言人说,戈尔巴乔夫葬礼的形式还有待决定,比如是否会举行国葬。
普京所宣传的信息的一个基石是,在经历了戈尔巴乔夫带来的混乱和耻辱的20世纪90年代后,他稳定了俄罗斯,重建了俄罗斯的经济,重塑了俄罗斯的大国地位。
结果是,戈尔巴乔夫在死后马上成了一个象征,克里姆林宫的盟友们用来支持他们的说法,即试图让社会自由化、与西方友好相处能导致灾难。去年,普京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采访时无意中说出,他认为戈尔巴乔夫是个软弱的谈判者,冷战结束时,西方通过暗示北约不会东扩,但没有将这个承诺写入条约,欺骗了这名苏联最后的领导人。(美国官员说他们没有做出过那个承诺。)
“你们骗了那个小傻瓜,”普京在采访中用一句儿歌
广告
这种历史抱怨构成了普京观点的基础,他认为西方不值得信任,俄罗斯需要一名更强有力、更坚定自信的领导人。俄罗斯官方媒体在周三对戈尔巴乔夫的猛烈抨击中强调了这一观点。
“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可以作为一个例证,说明一位国家领导人的良好意愿可把整个国家变得糟糕透顶,”俄罗斯国家通讯社俄新社周三早间发表的一篇专栏文章写道。文章戈尔巴乔夫对“一个被摧毁的国家,对20世纪90年代的噩梦,对在内战、种族清洗、恐怖袭击和帮派斗争中丧生的数百万人”负有责任。
国有电视台脱口秀节目的常客、军事分析人士伊戈尔·科罗琴科的话更加直白。他在Twitter上提及戈尔巴乔夫时写道:“在地狱里焚烧吧!”
1985年,戈尔巴乔夫与罗纳德·里根总统在日内瓦会晤。苏美两国的军控谈判降低了核毁灭的可能性。
1985年,戈尔巴乔夫与罗纳德·里根总统在日内瓦会晤。苏美两国的军控谈判降低了核毁灭的可能性。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对于那些渴望与西方建立更好关系、希望国内有更大自由的俄罗斯人来说,戈尔巴乔夫仍是一位有远见的人物。但《新报》主编穆拉托夫说,这位前苏联领导人的最大政治遗产也许是他与罗纳德·里根总统降低了核毁灭可能性的军控谈判。相比之下,普京从不回避使用他的核武库和可怕的新型导弹威胁西方。
“他们送给我们的礼物是,让我们在没有全球核战争的威胁下至少生活了30年,”穆拉托夫在谈到戈尔巴乔夫和里根时说。“我们糟蹋了这个礼物。这个礼物已经不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