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英國安全部門負責人週三表示,自今年年初以來,伊朗已試圖殺害或綁架至少10名駐英國的批評人士,他也強調了各種不同來源的可察威脅,包括俄羅斯、中國以及國內的伊斯蘭和極右翼恐怖分子。
在對英國國家安全風險進行年度評估更新時,英國軍情五處處長肯·麥卡勒姆將伊朗描述為「最常陷入恐怖主義」,且願意訴諸暴力來鎮壓反對者的國家行為者。
此前,據稱在伊朗國際這家電視台工作的兩名駐英記者接到了倫敦警察廳的人身威脅通知。這一消息的披露促使英國外交部一名官員向伊朗駐倫敦最高級外交官發出了正式警告
但在烏克蘭戰爭和對華關係日益緊張的背景下,麥卡勒姆承認,英國情報機構在確定優先事項的問題上面臨挑戰。例如,必須要在阻止「潛在的青少年恐怖分子在極右翼網路空間的激進化」,以及保護英國「軍事機密不受俄羅斯駭客攻擊」的努力之間取得平衡。
廣告
他說,這個國家面臨的多重威脅「極其」複雜。
倫敦國王學院從事安全研究的教授彼得·諾伊曼表示,伊朗間諜活動的增加很可能與伊朗對其國內聲勢不斷擴大的抗議運動的擔憂有關。
他還表示,麥卡勒姆提及的各種威脅表明,近年來英國安全部門的關注重點發生了變化,從伊斯蘭恐怖主義轉向了更廣泛的行為者。
「你能察覺到不同——在2020年甚至是2021年,他都不會以那樣的方式發表那番講話,」諾伊曼說。「這是一種迅速的轉變,一種真正的改變,」他補充道,並指出雖然來自伊斯蘭恐怖主義的威脅仍然存在,但「感覺已經減少了很多」。
麥卡勒姆在倫敦軍情五處總部發表的講話大部分都集中於來自俄羅斯的威脅,他表示,俄羅斯的挑釁行為將在未來多年內對英國構成挑戰。
他表示,西方國家正在做出回應,指出有600名俄羅斯官員——其中400人被判定為間諜——已被驅逐出歐洲,他稱之為「歐洲近代史上對俄羅斯情報機構最重大的戰略打擊」。
倫敦的俄羅斯大使館。
倫敦的俄羅斯大使館。 Tolga Akmen/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他還表示,事實證明,對俄羅斯總統普丁來說,大規模的官員驅逐和西方出台的旨在孤立俄羅斯的經濟制裁是一次出乎意料的艱難考驗。
早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前,英國就對俄羅斯間諜活動極為敏感,在2018年俄羅斯前間諜謝爾蓋·V·斯凱瑞帕爾及其女兒尤利婭在英格蘭索爾茲伯裡被神經毒劑毒害後,英國就加大了對俄羅斯間諜網路的反擊力度。
廣告
那次事件促使英國以間諜罪名驅逐了23名俄羅斯外交官,自那之後,英國拒絕了來自俄羅斯的100份外交簽證申請。
但俄羅斯仍在繼續各種破壞戰略,包括網路攻擊、虛假信息、間諜活動和干涉民主程序。它還試圖利用其寡頭的財富(其中許多人身處英國)來兜售影響力。
與中國的緊張關係近來也有所加劇。但麥卡勒姆表示,與俄羅斯不同,中國似乎在打一場更加微妙、更具戰略性的「持久戰」。它不僅尋求拉攏和影響政治分歧兩端的英國議員,還在這些議員的公共生涯早期就培養關係,打算建立人情債以供日後利用。
儘管如此,英國華僑中的反對派還是受到了騷擾和脅迫,正如最近在中國駐曼徹斯特領事館的民主抗議者遭受襲擊的情況一樣。在那場衝突中,支持香港民主的抗議者說他被蒙面男子拖入領事館,隨後受到毆打。
至於伊斯蘭和極右翼本土恐怖主義,軍情五處表示,自2017年以來,當局已挫敗37起有計劃的襲擊,其中八起發生在過去12個月。
對伊斯蘭恐怖主義的調查約佔英國安全部門恐怖主義相關案件的四分之三。即使是相對沒那麼複雜的陰謀也被證明是致命的,包括2021年保守黨議員大衛·埃默斯在倫敦東部埃薩克斯郡濱海利遇刺身亡事件。
廣告
麥卡勒姆表示,由極右意識型態驅動的恐怖主義繼續從有組織團體演變為更分散的網路威脅。
「個人在自家舒適的卧房裡就能輕易進入右翼極端分子的網路空間,相互聯繫,思想也開始激進化,」他說。
調查人員發現,右翼煽動者越來越多地試圖獲得武器,特別是槍枝,包括自製或是3D打印的模型。
「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右翼極端主義影響者在全球範圍內活動,助長不滿情緒,放大陰謀論,」麥卡勒姆說。「看起來這一問題將會持續下去。」